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一百三十七集.不顧而去

百鬼夜吟.第一百三十七集.不顧而去

百鬼夜吟.第一百三十七集.不顧而去


凌晨,龍翔道觀景台的公廁旁。

阿帆在努力洗車,舉止帶點鬼祟,喃喃自語:「沒事的⋯⋯沒事的⋯⋯」

在凌晨洗車,這不是阿帆平常生活的事情。

大約一個鐘頭前,阿帆駕著車,從大圍經大埔舊路出九龍。

當途經一個影快相的位置,阿帆熟練地收油,將車速減慢到每小時五十公里以下。

突然,一個黑影從路旁衝了出來,阿帆還是來不及閃避,「砰」的一聲巨響,嚇得他措手不及,只望了倒後鏡一眼,路上甚麼也沒有。

阿帆彷彿只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驚魂未定,心想:「走吧!」想著就繼續開車離開了。十分鐘後,他行經龍翔道,望到對面的龍翔道觀景台,就想:「不如看看車身有沒有甚麼⋯⋯」接著,幾經轉折駛到了龍翔道觀景台的公廁旁。

他一落車去看看車頭,發現車頭佈滿了血蹟,大吃一驚,急忙在車尾箱找來清潔工具,然後到廁所取水清潔。

往後幾日,阿帆一直留意有沒有發生於大埔舊路的致命交通意外⋯⋯相關報導,或甚通緝兇徒。他每天都擔驚受怕,直到一個月左右,也沒有相關的後事,就漸漸忘記了。

一年後,阿帆將這車子也賣了,賣了給一個姓譚的女人。

可是,不夠兩星期,譚小姐就打電話回來找他,說:「盧生,不是這麼大整蠱吧?你賣給我的車,有那些『東西』呢?」
阿帆莫名奇妙,說:「那些『東西』?甚麼?」

譚小姐就說起這車的事。

她第一天駕車回家,在家樓下的停車場泊好了車,就覺得有個「小朋友」在車頭躲起來。可是,她繞了車子一圈,甚麼也沒發現。她心想:「難道是錯覺?」

第二天,她開車前,卻發現車旁有大灘血漬,便急忙到車場管理處找保安,但是當她找到了保安回來車子旁,就不見了灘血漬。
保安疑問:「那裡有血漬呢?」
她忙著向保安致歉,說:「唔好意思!打搞了⋯⋯」

接著,她還接二連三繼續發生怪事。

最驚嚇的是在她駕駛的途中,竟然有黑影從路邊衝出來,被她撞過正著。可是,當她停下車來,到車頭去看,又是甚麼也沒有。

而這件事,不止發生了一次,是每天都發生。

她將這些事告訴了一位有陰陽眼的好朋友阿澄,阿澄就說著要看看這架車。

當阿澄一來看這架車,就說:「這架車⋯⋯有隻馬騮的鬼魂呢!」
「馬騮鬼魂?」她驚訝道。

「馬騮鬼魂?」阿帆聽譚小姐將她的經歷說到此,驚訝道。同時,他終於知道在一年多前,在大埔舊路撞到的是甚麼東西!一直以來,他還以為自己殺了人,雖然撞死了一隻馬騮也絕不是甚麼好事,他得悉自己沒有撞死了人,霎時好像解開了心結,續說:「對不起!譚小姐,我也不知道如何解決這件事,退回所有錢給妳,好嗎?」

譚小姐有點無奈,但也沒甚麼其他辦法,只好答應了。

而最後,阿帆買回車子後,找了一位師傅,為他撞死了的馬騮超渡。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