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吟.第一百四十五集.要死,就死開一邊啦!

百鬼夜吟.第一百四十五集.要死,就死開一邊啦!


已經很多個晚上,阿雄都造這個夢。

在夢中,阿雄到了這個樹林,似乎很熟悉這裡,然後他在這樹林左穿右插,好像在找甚麼似的,最後見到一個身穿紫色晚裝長裙的少女,在一輛救護車旁邊向他揮手,然後七孔流血。

這個夢,阿雄記得是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後。

阿雄是一個輕型貨車司機,每天都會經過吐露港公路從沙田出發,沿路到火炭、大埔,最後再到粉嶺和合石送貨。每天如是,一直也沒有甚麼特別,這樣工作了五年。

某日早上,阿雄在沙田取車上貨時,被一宗交通意外阻礙了出車,足足造成超過一個鐘的馬路擠塞。阿雄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只管埋怨,自言自語說:「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啊?已經一個鐘,還出不到車,今天要幾時才到和合石呢?」還說了很多咒罵,和粗言穢語,續說:「唉!要死,就死開一邊啦!」

結果,再過了半個鐘,阿雄才能夠離開沙田,到火炭的第一站。

途中,阿雄見到有救護車在路旁,而在救護車的旁邊,有一個身穿紫色晚裝長裙的少女,神情呆滯地望著他,似乎說了些甚麼,阿雄卻聽不見,只感到陣陣心寒。

這是阿雄對紫色晚裝長裙的少女的第一個印象。

翌日,阿雄在早餐時,看報紙,看到了一宗交通意外的新聞報導,而意外的死者照片刊登了出來。他知道死者就是那個在救護車旁邊那個身穿紫色晚裝長裙的少女。

自此,他就開始幾乎每天也在夢中見到她,直至到當阿雄對這夢境不止於印象。在夢裡,阿雄間中可以控制到自己,有好幾次他還向那個身穿紫色晚裝長裙的少女追問下去,問:「小姐,妳是不是有甚麼要幫忙呢?」
好一段日子,那紫色晚裝長裙的少女只是向他微笑,沒有說話。

不知過了多少天,經過多少次控制夢境,繼續向她追問:「小姐,妳是不是有甚麼要幫忙呢?」
終於某天,紫色晚裝長裙的少女對他說:「死開一邊啦!嘿嘿嘿⋯⋯」阿雄不明白,如何才可幫到那個少女。

這天,阿雄工作時還不斷想著「死開一邊啦!」有甚麼線索,是不是可以幫到她?而他也不知道為甚麼,今天的工作很順利,他送貨到和合石的時間,比平常早了兩個鐘。

阿雄就在送完貨後,在車上休息,很快就睡著了,並且又造起夢上來。而這次夢中,一開始就看到那紫色晚裝長裙的少女出現在一輛救護車旁邊,同時四周傳來「死開一邊啦!」這句話,由女聲漸漸變化,變成一把很熟悉的聲音。

阿雄自己的聲音!

他才突然想起,那天被一宗交通意外阻礙了出車,自己曾說過「唉!要死,就死開一邊啦!」的這些說話。

原來,是自己說錯了話。接著,就向著救護車旁邊,那紫色晚裝長裙的少女跑去。

阿雄向她不斷道歉,少女終於點頭回應:「好吧!原諒你啦!我走喇。」

就是這樣,從此阿雄就不再夢見那少女了。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