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本地樂隊劈啪樂壇

專訪本地樂隊劈啪樂壇

專訪本地樂隊劈啪樂壇


2020年伊始,熱血時報網台深宵節目〈劈啪樂壇〉首次以樂隊名義推出音樂專輯《We Are Hong Kong》。為此,今期〈大香港人.地.記〉找來樂隊成員(日新、762、阿A、大力、Anson及湘傑)談談新專輯的樂與怒。

劈啪樂壇,是樂隊亦是節目

對於熱血時報聽眾而言,當然不會感到陌生 - 既是網台節目,亦會製作原創歌曲。逢星期五〈愚樂無窮〉深宵時段,時宜即席jam歌,又會訪問音樂人,並分享樂理及音樂知識;後來更設「劈啪點唱機」,邀請熱血時報網台節目主持作live演唱。

或曰不少媒體或平台都有性質類近的節目,但有趣的是〈劈啪樂壇〉眾主持都是樂手 - 主音有日新與阿A、低音結他手(Bass手)有譚仔及762、結他手有Anson和Kinka、鼓手大力及鍵琴手湘傑。當中阿A與762,更會在節目中作曲作詞,亦曾以個人名義推出多個專輯;而前述的liveband,亦由劈啪眾成員兼任。至此,出碟變得理所當然;難怪大力笑言〈劈啪樂壇〉是「會出碟的節目」。

湘傑則認為,網台節目除了放送音樂,更重要的是有產出;據他所述,《We Are Hong Kong》專輯中的鍵琴部份,直接在節目直播期間錄製。

「回想起來,〈劈啪樂壇〉每一集,都是『真人show』,將我們寫歌、作歌、jam歌等互動,無論是好的壞的,都一一呈現觀眾面前。」

「雖然『劈啪樂壇』不曾辦演唱會,但其實熱血時報的舞台演出,如黃洋達的talk show或台慶等,都少不了這隊band的身影。」主音之一阿A表示,「劈啪樂壇既是節目,亦是一隊目前來說『有實無名』的樂隊 - 我們做盡所有樂隊會做的事,獨欠以樂隊名義舉辦的演唱會。」


專輯面世日期一再提早 考驗轉數及應變能力

對於每隊樂隊來說,發行專輯是個里程碑。有見近年的實體唱片銷售狀況,因此無論是762或阿A的專輯,都在〈熱血音樂〉上架,部份更配以結他譜及〈TCO〉主持兼插畫師Eric的畫作出版;憑著書中密碼,或網上付費後收到的密碼,即可登入並下載專輯內所有歌曲 - 《We are Hong Kong》亦不例外。

主音之一阿A表示:「2019年7月,我向黃洋達提出不如以『劈啪樂壇』名義出碟!不過由於要預留多點時間編曲,因此計劃2020年書展推出。但2019年熱血時報七周年台慶後,我們得悉出碟日期推前至2020年1月。」多得香港政府忽然於2019年11月宣佈,來年十五個農曆年宵市場將不設乾貨攤位,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熱血時報遂聯同熱血公民及香港自治行動(HKAA)合辦『年宵大網絡:新年發大財』網絡年宵,每日推出精選產品以優惠價格出售,讓顧客於指定時間內購買―當中包括《We are Hong Kong》專輯。

不過,專輯面世日期大幅提早,即代表整個製作過程,包括編曲、錄音、拍攝封面及印刷等,須於一個月內完成。時間如此緊湊,相信對任何樂手來說都是個大挑戰。「有好機會,當然要好好珍惜!即使辛苦,亦是值得。」湘傑說。鼓手大力則坦言參與專輯的製作,是為了發大財。

然而劈啪眾子都認為看來艱難的任務,正好可以挑戰自己,更是一展身手的好機會。「應該快啲做,即刻做!」


歌曲背後 各有故事

選曲方面,另一位主音日新堅持要將由首位結他手Kinka所作、762作詞的〈劈啪樂壇〉節目主題曲放到專輯裡:「這是我們主題曲!所以一定要有。」阿A補充:「〈劈啪樂壇〉首播時,需要一曲做為片頭,Kinka特別為此譜寫了一段音樂。後來大家就在節目中合力將之完成,成為一首完整主題曲。」

熱血時報的網台節目每每呼應時局,〈劈啪樂壇〉首張專輯亦不例外。無論香港或國際時局,都時刻變化,於是寫成一首關於香港的歌曲〈We are Hong Kong〉;這同時亦是黃洋達的點唱,指定要放入專輯。歌詞中提到「有危自有機/沉着應戰堅守到尾」隱含着對今時今日香港人的勸勉,因此選擇此曲做為專輯名字;另一首〈禁區〉由阿A作曲作詞及主唱,雖然內容講述男女感情出軌,但其實靈感來自2018年DSE中文作文題目「禁區」。

另外又有收錄〈國立大台〉主題曲 - 由五首小曲所組成。本是熱血時報網台橫線節目,每日不同的主題曲;現在將五首歌編成一首,令整個系列變得齊整。762非常喜愛這首作品:「記得從前有電台將節目jingle合輯及出碟......」湘傑搶白:「即代表主流媒體做到的,我們亦可做到!」

頗堪玩味的,則有〈其實開拖使乜擇日〉。「專輯在年宵推出,因此專輯新年歌;而〈劈啪樂壇〉節目首播日,正是大年初三赤口。為了『應節』,當晚我們譜寫了一首關於『炒大鑊』、家人間『六國大封相』的作品。囊括由政見之爭到親戚小孩來拜年時破壞模型的網絡熱話,堪稱2020年最應節過年歌曲。」說到這裡,眾人齊聲大笑。


話題作〈禁煙法西斯〉

事實上,專輯推出以後,最多人會談論的歌曲非〈禁煙法西斯〉莫屬。阿A表示此曲與《762國立精選:實況唱作》中的〈香港煙民慘過難民〉是一對,一正一負。「當年在〈國立大台〉由以結他伴奏的demo版本,直到今日仍在網上流傳。可見不少人與此曲有著共鳴。」兼任熱血時報網台節目〈大香港早晨〉監製的湘傑,則表示朝早點播此曲時都十分過癮。

「每日〈大香港早晨〉完結時,若可點播〈禁煙法西斯〉,我的心情都會變好。原因好簡單,一是我覺得阿A唱這首歌時發揮得很好;二是阿A歇斯底里般的演繹非常有趣,令我好想與大家分享。」

唱就兇狠。但到底現實生活之中,患有鼻敏感的阿A,又是否一個忠實的「禁煙法西斯」?「雖然我好討厭火車頭(編按:即邊走路邊吸煙的人)。遇上他們,我通常來不切躲避,最後只能『硬食』。無論幾嬲怒都好,我只能夠將怒火放入首歌入面!」

聽畢,大力笑道:「我認為喜愛此曲的人,通常都好壓抑。」

側聞〈禁煙法西斯〉一曲其實有兩個版本,乾淨版與粗口版。阿A說,此歌本來沒有粗口,「但為著表達非煙民的憤怒,我就覺得點都要加些粗口。」不過,為與「國際標準」看齊,他們製作了乾淨版,音樂部份完全一樣,但「和平理性非粗口」。


日以繼夜搏命透支:製作樂與怒

歌曲譜寫好之後不能立即灌錄,必須先進行編曲,將每部份處理妥當 - 這方面由Anson負責。請他在專輯中選一首最喜愛的歌曲,他毫不猶豫地點了〈We are Hong Kong〉。

「一開始為〈We are Hong Kong〉編曲,我將它設定做適合於大球場、體育館內播放的打氣歌,因此加入打氣的節奏和拍子,以及慷慨激昂的結他獨奏,務求帶動整首歌,成為一首為香港打氣的歌曲。尤其是尾段,為了製造群情洶湧萬眾一心的感覺,於是加入一段大合唱。聽來隻歌好似已經完成了大半,其實不然。歌曲旋律一定要簡單,因為簡單才『易入腦』,『易入腦』才『有feel』,讓聽眾一聽就感受到澎湃的競賽氣氛 - 但,愈簡單的事,愈難做得好。」

至於〈禁煙法西斯〉,Anson表示末段幾句「食煙/死先」是精華所在。「構思此曲的結尾時,我要求大力用鼓打幾段『重型』的groove,然後我再在當中加入結他,營造非吸煙者面對身邊煙民時,歇斯底里的內心獨白。」足見雖然專輯製作的時間極之緊逼,但眾成員依然嘔心瀝血,絕不欺場。


〈劈啪樂壇〉2020年展望:想開演唱會!

日新說,希望《We are Hong Kong》專輯能賣夠一萬隻 - 誠然,能夠為香港打氣的歌曲及專輯,賣一萬隻亦不夠。阿A補充:「不過,2020年年宵市場只賣濕貨,對專輯銷情確然有影響,因為少了物理上與聽眾的近距離接觸,而且他們不一定全都習慣網上購物。」

「往時,我們會在年宵攤檔內演唱專輯裡的歌。希望日後能有機會走出直播室,於大力的band房直播我們full band演出,讓大家透過網絡,欣賞『劈啪樂壇』的現場表演。」日新說。湘傑則認為,將直播時段遷到band房進行,可提升樂器、歌聲的效果。在專輯中負責混音的大力則說:「首張專輯仍有進步空間,希望未來可以做得更好。若可在我的band房做直播,就有更多時間去啄磨每一隻歌的細節,日後的專輯會更完美。」

〈劈啪樂壇〉大約會於於2021年初踏入100集,眾成員都認為屆時值得辦一場演出兼推出新專輯。大力提議說,不若把〈禁煙法西斯〉與〈香港煙民慘過難民〉編成一首歌?大家登時拍手叫好。

熱血時報謹此寄望〈劈啪樂壇〉眾樂手主持勤勤力力,在未來能有豐碩的成果。

《劈啪樂壇 We Are Hong Kong》網上版購買連結︰
http://passiontimes.hk/4.0/music.php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80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全球化計劃NEW

熱血時報全球化計劃

過去數年,熱血時報致力透過新聞報道和評論文章向大眾傳訊。為把真確資訊傳予更多讀者,現時各位讀者可通過課金系統,以金錢支持個別報道或文章。

每週獲得最多課金支持的3篇文章將會翻譯為英文,以讓英文讀者可從熱血時報取得資訊。其他未入三甲的文章將滾存至下週結算。如讀者希望你欣賞的文章可讓更多人閱讀,歡迎課金支持,同時編輯和作者亦可借此計劃得到大家的實質支持,有助我們進一步提升傳訊質素。

※ 熱血時報將抽取其中30%作行政及製作費用
※ 翻譯不適用於小說類作品,但仍然可以支持你喜歡的作者!
課金金額(HK$)
  • 100
  • 250
  • 500
  • 1000
  • 2500
  • 其他
下限為HK$100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