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批鬥少年

老人批鬥少年



古德明號稱中英雙絕,博學多材,但他狠評李怡的短文《遁辭知其所窮》,錯誤之多,已經是胡說八道了。

今年香港各大學爆發退聯潮,二月份港大學生會率先公投通過,退出學聯。李怡在短評《退聯》指出坊間有人猜疑港大「染紅」,公投勝出是中共「統戰」的效果,成功削弱學聯在往後民主運動的影響力,更可能引發其他大專院校的退聯骨牌效應,「中共最高興」。李怡反問:「中共高興是否就應該成為反對的理由?」若然六四集會人數少了、元旦遊行人數少了和泛民得票少了,統統歸納為「因為中共最高興」,瞎目聲討意見相反的人,就如毛澤東所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支持。」

偏偏很多人喪失理性思考,李怡笑問:「敵人吃飯,我們吃不吃?」這句話是引證:「你吃飯是錯的,因為敵人也吃飯,他們最高興了。」 這個判斷不能成立,古德明卻無中生有指責他:「力言中共高興的,大家也不妨做,否則就是學毛澤東『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都要反對』。」

他又說中共蠶食香港自由,推行「國民教育」,全靠學聯、學民思潮、公民黨、社民連等民主派,在議會內外合力反抗,才能稍挽狂瀾,而學聯受共產黨和本土派(包括李怡)夾擊,漸告分崩離析,唯有宣告不出席六四晚會,一如王丹所言:「中共最高興。」

我的中學老師告訴我三年前「反國教」如火如荼,「學民思潮」三位學生連夜絕食,震憾人心,他每晚盡量到政府總部支援,但永遠記得直到十萬人包圍政總,大聯盟卻忽然一夜撤兵,反國民教育潰敗。去年雨傘革命,學聯發起所謂包圍政總升級行動,卻指揮大批市民在龍和道吹風淋雨一整夜,筋疲力竭,讓清晨「速龍隊」大舉血腥清場,瓦解革命,只為證明「升級行動未如理想」。至於民主黨五年前進入中聯辦密室談判、通過「偽政改方案」,放棄爭取全港一人一票直選行政長官,更是導致今年偽政改假普選的罪魁禍首。如今偽政改表決在即,香港危在旦夕,先後有公民黨成員湯家驊,民主黨成員狄志遠和黃成智轉軚,支持「袋住先」。

學民思潮、學聯和泛民等屢次出賣群眾,可謂劣跡斑斑,並非如古德明所言:在議會內外合作,力抗中共。學聯又跟泛民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帳目不清、小圈子選舉和「建設民主中國」的宗旨,加上雨傘革命時的劣行,退聯正是大學生獨立自主,用選票懲罰失職的政治代理人,體現民主的最佳表現。古德明胡亂猜度學生的動機、無中生有,恰好淪為文革式的「批鬥」,用傳媒的力量批鬥下一代。

晚年失節還有黎則奮。港大退聯公投有近四成投票率,是各大專院校最高,他在《港大學生會再染紅指日可待》文中,公開指斥投票學生是中聯辦操控的陸生、共青團成員,「說明共産黨策反成功,而非所謂本土派的勝利。自以為『獨立自主』的所謂本土派白忙一場,最終也是為他人作嫁,真箇是為誰辛苦為誰忙,話你戇鳩怕你嬲。」他口中「戇鳩」的本土大學生,在這篇文章刊登後兩個月,持續發動公投退聯,先後有三間大學公投通過,其中浸大退聯行動組,只有一名弱質纖纖的女學生。

古德明和黎則奮應該閱讀港大退聯學生的聲明:「對關注組而言,退聯從來都是原則問題。港大退聯後,中共是否最開心,與我等無干,不曾在考慮之列。只有奴才方會時刻猜忖主子心意,每天誠惶誠恐。『中共最開心論』或能唬騙無知婦孺,卻絕不適用於具獨立思考能力之大學生。」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