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友懷一案「施」然「涂」脂抹粉

肖友懷一案「施」然「涂」脂抹粉



肖友懷一案,本該就遣返以後塵埃落定,卻原來此案乃一「連續劇」,由親共的陳婉嫻挑起主線,再由社區組織協會的施麗珊,與民主黨的涂謹申攜手,以非常醜陋的方式終結。這種全新組合的「合拍戲」,相信未來會在香港興起亦未定。

施麗珊揚言「問題不在於懷仔本人或協助他的人,而是抨擊懷仔的團體」。她的意思,準確地說是犯了法最終逼不得已就範沒有問題,相反任何人抨擊事件才是問題。這種乖戾荒誕的說法,視法治為無物,也是對香港人智慧的一大侮辱,怪不得惹來網民許多精彩的比喻,真箇把有問題的她抨擊得體無完膚。

跟蔡耀昌、孔令瑜齊名,合稱禍港三大害的施麗珊,以偏幫大陸新移民拿取福利出名。當中最出位的言論,該算是上年在一個論壇上,質疑指責新移民的香港人,本身對香港又有甚麼貢獻?本以為那已是她醜陋行為的極限,可是矯揉造作之人,在耍賴無恥方面原來是無極限的。借助肖友懷一事,她更變本加厲,語擔心事件令入境處收緊對無證兒童留港的審批,再一次顯露出法律於她而言如浮雲,與梁振英那種藐視法律的態度一模一樣,不禁令人聯想他倆是否同出中共一脈?不過,她與何喜華兩人,該於今屆特首選舉中,擔綱作梁振英之不二粉絲卻屬事實。

至於代表民主黨的涂謹申,擺出一副偽善尊容,滿似充滿愛心的教唆肖友懷以照顧外婆為由,盡快申請單程證來港相聚,不只肉麻到令人毛骨悚然,更加為今天已見人滿之患的香港雪上加霜。

然而,若把同屬民主黨的蔡耀昌拼在一起,整件事情就變得十分明朗。顯而易見,民主黨一再出現以大陸人利益為先的黨員,表示已超過了所謂的個人意願,相反更似是黨的意願,而民主黨在這些事情上,該如何向支持他們的選民交待?或者,何俊仁在六四當日於電台表示「當年下令鎮壓六四的政權,便是為香港政改設下8‧31框架的政權,兩者當然有關」,已隱隱透露了玄機。須知當年政改向政權下跪的民主黨,也是鎮壓六四,與及設下8‧31框架的同一政權,既已向主子效忠,那幫助主子的人民蠶食香港,自不然是作為臣子該有之義。

由此得見,無論是擺明親共的陳婉嫻,到與港共梁振英存在瓜葛的施麗珊,再到偽裝為民主派卻奉中共為宗為主,涂謹申所代表的民主黨,跟中共都是一脈相承,都是以榨乾、摧毀香港一切為目標。

可惜的是,縱然再多的事實擺在眼前,要令港豬立下決心抗共還似遙遙無期。不然的話,剛過去的維園「六四嘉年華」,又那來十多萬人專程去捧支聯會的場!?

偽善矯情的港豬,遇上喜歡為大陸人塗脂抹粉的賣港賊,可謂一拍即合,算是遣走了一個肖友懷又如何?只要一日狀況維持,則尚有千千萬萬的「肖友懷」自會壓境,等待渡過深圳河來做新香港人!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