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行抗爭時代落幕

遊行抗爭時代落幕



無論怎樣拉扯,今年七一的遊行,相信已明白告訴香港人,這種抗爭方式已經失效,亦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終結。

一個時代落幕,另個時代誕生,這是恆久未變的人間現象。然而,兩個時代的交替,可以快若流星,亦可慢如樹長,當中時間的長短,未可一概而論。

黎明以前,就是黑暗。黑暗令人恐懼,因為裡頭滿佈未知的危險。能夠在黑暗中感到一點安心,唯有就是靠點點光明照亮,在夜裡求取安身之所。

每一個人處身黑暗的社會,本身就是一根蠟燭,就是一點光明之源。你可以吝嗇一直不燃點,貪戀别人燃亮的燭光,來驅除自己内心的恐懼,慢慢找地方安身。但物有盡時,别人的燭光亦有盡處,到了所有自願付出的燭光熄滅,一切又回復到黑暗。那時,你取出自己的來燃燒,照到的不過是眼前咫尺的路。

漫漫長夜,你仍舊只可步履蹣跚,一直聽著黑夜中的狼嚎而心驚,一直看著草叢中若隱若現的血眼而膽顫,身心永處於無止境的憂患恐怖中,等待不到黎明。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