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吟.第二百五十五集.應有此報

百鬼夜吟.第二百五十五集.應有此報


大概七年前,阿信還是夜間外展社工的時候,在一個公園,向當地露宿者作探訪。

遇上了阿章。

曾經,他是一位江湖人士,因被尋仇而失去右手,殘廢了便退出江湖,從此露宿街頭。

「請我飲罐啤酒,可以嗎。」阿章左手顫抖,說。
阿信早有預備,就在背囊拿出半打啤酒,坐在阿章身旁,說: 「 當然可以啦。」
 阿章拿過啤酒,大口大口喝著。

阿信聽過他說不少奇怪的事情。

那天晚上下著大雨,在公園裡的一角,阿章因雨聲雷聲難以入睡。

這時,公園門口出現一個身影,在雨中飄近阿章的方向。

阿章以好肯定語氣,說:「他真的是飄過來的。」
阿信反問:「飄過來?」
「是啊!他飄浮於兩、三個人的高度上。」阿章答。
「那他接著對你做了甚麼事嗎?」阿信續問。
阿章吞一下口水,說:「當他飄近到來,穿過石屎簷蓬降落在我面前⋯⋯」
「然後⋯⋯」阿信道。
「然後,我看到他的面孔,他只有一雙大眼睛,沒有鼻子和嘴巴。」阿章說。
「這麼恐怖?」阿信說。
阿章再說:「他的一雙大眼睛,脫了下來,在地上還繼續看著我。」
「當你怎麼了?」阿信問。
「我嚇得真的腳軟了,跪坐下來,向他求饒。」阿章說。
阿信說:「他就放過你?」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放過我啦!但他就消失了。」阿章說。
「唔⋯⋯很詭異呢!」阿信說。
「這只是其中一次,還有更恐怖的。」阿章說完,又大口大口喝啤酒。
「還有?」阿信奇道。
然後,阿章憶起一件令他悔咎的往事,說:「失去右手,只不過一小部份的報應。」

那是阿章來到這個公園的第一晚。

他拿著幾塊紙皮,找到一個角落,粗糙地舖設了一個「房間」,就躲進去睡。

由於這公園在行車天橋底下,即使是深夜,也沒有寧靜的時候。阿章多次被駛過的車聲弄醒,心情有點煩躁。

不知已被弄醒了多次,突然間四周圍傳來陣陣如爐火的「噓噓」雜音,當中好像還有哀號的人聲。
阿章不耐煩說:「不要嘈啦!」說著同時發現自己已全身動彈不得,一陣強大壓迫力襲至。

他極力睜開眼睛,眼前竟是一遍火海。

火海中似乎有五個人被燒焦,阿章直覺這是自己曾在一次「收數」的行動,將欠債者一家大小活活燒死。

「他們回來了!」阿章大驚道。

可是他仍不能活動,那五個燒焦的人包圍著他,隨即他被火焰吞噬,全身極大痛楚。他痛極大叫:「救命啊!」

那五個燒焦的人齊聲喝道:「當日你燒死我們,你應有此報的!」

阿章不斷求救,不知痛了多久,在夢中醒過來,發現身上出現燒傷的水泡,以及陣陣燒焦味道。

阿章對阿信說:「間中,他們就會回來。」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