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香港在於羞恥心

認同香港在於羞恥心



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一日,波蘭跟隨蘇聯軍隊入侵捷克,波蘭思想家米奇尼克宣佈當日是他成為波蘭民族主義者的紀念日,因為這一天他以做一個波蘭人為恥。他說:「為波蘭的罪過感到羞恥的人,就是波蘭人。」

中國作家柏陽窮畢生精力,揭示中國民族的醜陋。他的著作《醜陋的中國人》用對話方式寫序,表示中國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諱疾醫,死不認錯,令到民族的悲劇不斷循環出現。無可否認,柏陽對於中國的感情強烈,但一次他在洛杉磯講演,有人問他是否以當一個中國人為榮?他脫口而出:「我不以當一個中國人為榮。」

空談愛國主義,或者擁抱民族自豪感,多是心懷不軌的政客,或者投機取巧之徒。真正認同國民身份的人,才願意分擔民族的羞恥。

「香港灼傷互助會」副主席張潤衡,帶同攝製隊高調赴台,探望慰問台灣八仙樂園爆炸慘劇傷者,事後在臉書炫耀,言談輕浮。他對各界批評充耳不聞,刪除所有臉書留言,直到輿論愈燒愈烈,迫得他上節目《壹錘定音》解釋。主持人問為何接連有自稱是他的中學同學,指控他為引起當年山火的元兇,張潤衡否認及反問:「真相給你找到又如何?」

所謂「真相」牽連五條人命,還有遭山火毀去一生的倖存者,沉重得不能承受,最嚴重的指控,莫過於他究竟是「生命勇士」, 還是縱火元兇?是否利用同學和恩師的意外欺世盜名?有市民窮追不捨,翻查當年八仙嶺山火各張報紙的報導、死因聆訊庭報告還有倖存者的自傳,整理妥當,在網上撰文反駁。雖然山火真相恐怕長埋八仙嶺,但張潤衡一生名譽盡喪,連幾間主流媒體都無力挽回。

傳媒人區家麟對於網民的證據不屑一顧,稱:「網絡民主,本來大好機會給庶民充權發聲,卻也有如揭開了一個潘朵拉盒子,讓仇恨、謠言,不斷散播。」他比喻網民為「庶民」,似乎在他眼中,主流傳媒的地位等同高不可攀的「天子」或者「貴族」,具有絕對話語權。但在戰國時代,商鞅變法,也採用「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方針治國,含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概念,竟然比廿二世紀的香港更進步?

區家麟又斥責網民缺乏「同理心」,不懂得「換位思考」。有網民引用伏爾泰名言:「我們要對生者予以尊重;對死者還以真相 。」反問:「難道六四過了那麼多年。我們就可以忘記,放棄平反?」

過去香港充滿機會主義者,投機取巧,正是名成利的捷徑。如今市民大眾對虛偽矯情、攀附權貴的人恨之入骨,對於剩餘的價值異常執著,正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提高了,願意分擔香港的羞恥,就張潤衡的行為,相信很多人會以身為香港人為恥、身為基督徒為恥。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