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醫師陳翠雯

專訪中醫師陳翠雯



紅磡一個商場裡,有家中醫診所,這裡的藥櫃迴異於傳統中藥百子櫃。這裡就是中醫師陳翠雯(Jacqueline)的診所。

濕疹頑疾成學醫契機

傳統中醫,少見女士,Jacqueline為何選擇做中醫?原來在就業營生的考量之外,她與中醫藥是因病結緣。「小時候我嚴有嚴重濕疹,據母親憶述,出生後一個月,我的臉和身體已長滿濕疹!看西醫,每次最少要五百元。由於西醫藥多用化學物,多以類固醇治濕疹 - 雖說嬰孩不應使用含類固醇的產品,但由於立竿見影,當濕疹嚴重時不得不用;一用就好快好轉,不過一停藥就立即復發。從小到大,就這樣來來回回,很難受!」

Jacqueline坦言自己不是刻意想去讀中醫。中學五年級,公開試失手,本來打算投身社會,碰巧學校派來升學就業小冊子。「小冊子放在家中桌上,我沒有在意。倒是父親見到,掀了幾頁,說我不如上海讀書吧!在上海完成預科後,覺得大學不如選修這裡最好的學科,因此選擇到南京中醫藥大學讀中醫。」

「後來聽得一句『做中醫不用退休,皆因年資愈大愈值錢』;回想當年的自己,根本沒有想這麼多。」


事實上,濕疹頑疾一直纏繞Jacqueline,最嚴重是她在香港考中醫牌時。「其中一個原因會是壓力吧!加上離港五年,一時未能適應,才會如此。」

說到生活環境,Jacqueline認為,中港兩地最大分別,是香港沒有專門修讀中醫的學院。「香港的中醫師只能開中藥的藥方,但在大陸,中醫院有不同的專科,如婦科、腦外科、急症、門診、住院等。中醫師可以處方西藥,亦可以中西藥合壁使用 - 在大陸讀中醫,須讀埋西醫藥的知識。如此一來,他們的中醫執業時,對西醫藥就有足夠認識。」

「另外,香港的中醫會開出處方,再由專人執藥。但大陸的中醫會多用複方的中成藥,如小柴胡湯、桂枝湯等;或視乎情況,以複方加配單味藥材。以桂枝湯為例,若要增加當中桂枝的份量,就會加單味桂枝。」Jacqueline說。

中醫多流派 治病法不同

「我自小信奉道教,陰陽五行、術數等等耳濡目染。因濕疹難癒,皮膚灼熱難耐,中西醫藥扭盡六壬,始終未有起色。後來人漸長,悟通了些道理,所以決定入道(即皈依) - 當年我廿三歲。」因此,對於中醫藥,Jacqueline的心態亦與信仰類近。

據說十個中醫,十條藥方都可能不一樣,但療效未必差異很大。「中醫會找症狀出的根本原因,講究辨症論治,針對的不是病而是症狀。同時會講五行 - 脾胃屬土,腎屬水,一個先天之本,一個後天之本。『健先天之本養後天之本』是其中一個方法,可以健脾胃醫病,也可以補腎。不同派系有不同方法,每種方法都有好處。」

「例如感冒,可以分為風熱、風寒、氣虛、暑濕,各有不同症狀,而我們不會因為認為患者是感冒,而每次都採用同一處方。」Jacqueline坦言攻讀中醫時,對此番理論不太瞭解。「當時我與同學都是讀同一本醫書。唯有實戰,才能將過去所學到的融匯貫通。」


Jacqueline又解釋,中醫觀念中,治療的是整全的人,而非單單疾病本身;但清代之後流行專治時行疫病的「時方」。「『時方』可解決一時的徵狀,但每個人體質不同,即使類近症狀,用藥亦有不同。中醫講救三因制宜 - 因人、因時、因地,其實就是天地人,即天氣、當地氣候以及個人體質。」

「中醫著重『治未病』,既病防傳,未病先防 - 類似西醫說的增強抵抗力。所謂『正氣存內,邪不可干』,若身體正氣足夠,就算接觸感冒病菌,亦不會發病。加強體質、加強正氣,就可『治未病』。」

「對比內臟的組織,中醫更關心功能問題。如『脾胃為後天之本,氣血乃生化之源』,心臟『心陽不足』,即心跳動的力量不足,而不是心臟那一部份的肌肉或組織有問題。」她認為可以用西醫的科技去判斷人體的問題,配合講究五行、陰陽的中醫藥,令體內每個部份都得到平衡。

中醫藥不簡單 醫者要小心用藥

「中醫會視乎性質去處方。如喉嚨痛,或會多用『攻系藥』,以腹瀉或潤滑大腸、促使排便的藥物,去清熱瀉火,直接針對致病源頭。」Jacqueline解釋,「如用大黃一類藥材去瀉大腸火,『脾胃火』自然相對少。這跟以『和解藥』,即調和身體機能為主的藥方的溫和做法不同。」據她所說,肺屬金,脾胃屬土,養好了脾胃的「土」,就能生「金」,使屬於肺部的喉嚨變強,致使喉嚨不易因「火」而感到不適。

「幾年前,有位患有舌癌三期的病人,經西醫診斷後說一定要切除腫瘤,並要做物理治療;副作用是術後可能會失去味覺。不過,西醫亦指出,即使手術成功亦未必完全痊癒,而且有機會擴散。這位病人覺得既然做手術亦無法根治,不如改用中醫藥治療。雖然最終不敵癌魔撒手人寰,但是其家人仍對主診中醫表示感激,因為中藥大大舒緩了他的痛楚 - 與一位在療養院駐診的西醫談起,他亦表示驚奇。」


Jacqueline說:「與求診者建立互信,對方自然願意分享日常生活的點滴。這些資料對辨症很有幫助。」她坦言,聽得不少人說「西醫般三分鐘看一個症」,恕中醫無法做到。「中醫睇一個症,至少需時十五分鐘,我們會向求診者解釋病因和病基、為何會病、會開甚麼藥、為甚麼開這些藥、服用後有甚麼效果 - 可能多了咳嗽、咳痰、甚至咳至嘔吐;或是小便量變多、小便顏色偏黃等。中醫醫不只是病,更是和求診者建立關係,協助他們調理生活作息,達至中庸。」

「病者來求醫,中醫就像偵探查案般,即使是嗓音、呼吸等小動作,眼神、面色、神態等等,中醫都要留意。所謂『望聞問切』,看到求診者氣色差,對方卻不以為然,因為習非成是。如果中醫錯判了,用藥不單無助病情,更可能傷身而不自知。」

廿一世紀西醫主導 中醫師肩負教育重任

與中醫做訪問,自然會提到武漢肺炎疫情,對於政府對中醫的定位,Jacqueline認為今次疫情,中醫無法參與:「政府沒有指示,也無呼籲我們參與!其實中醫可以用藥去減緩疑似患者發病的機率 - 就算沒有患病,亦可以中藥強身,因為它能調理人的陰陽平衡。」

問及小妮子對中醫在廿一世紀的發展,Jacqueline慨嘆:「目前香港是西醫主導,很多人仍對中醫藥存在誤解,以為中醫只能調理身體。如果辨症論治百份百準確,一服藥已經可以痊癒七八成;對比服藥後立即見效的西藥,令普遍人覺得服食中藥後痊癒過程較慢,並以調理為主。」她認為,解決方法是教育。

「中醫師應該要教育病人,並不能攏統斷症,如只說病是因為濕重,但明明病人的舌頭就乾得很厲害呀!或當藥方未見療效,就委過於病人無戒口,胡混過去。就是因為大眾對基礎中醫的知識不足,致令病人有『我有無好到?』的疑問。身體是否已經痊癒,病人本身可以感覺到,因此這問題應是由病人告訴醫師,而非由醫師告訴病人。」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82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