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相愛很難》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相愛很難》


「夠了!我不想再聽!」
「媽的,難道你認為是我想說下去的嗎?」

就這樣,難得的二人世界,竟也起了爭執。
小唯和家良,結婚在一起已有十年了。

十年前,奇蹟讓他們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如夢似幻般的重遇。亦因著酒精、大麻和其他毒物的驅使下,兩人隨即打得火熱,深深愛上對方,放下了所有的包袱,把彼此積壓已久的感情,一次過全面爆發出來。那三天,他們不但沒有離開過房間,二人連成一體的時間,也遠比分開為兩個獨立個體要多。若不是身體機能作出警示,提醒他們有補充營養和水份的必要,也許他們還會持續不知多少天。

這三天的性愛,沒有任何阻隔和防備措施,自然高潮連連,刻骨銘心。但正因如此,他們可能要付上的代價,也相對的更大。

果然,個多月後的測試結果,小唯證實懷孕了。

「太好了!太好了!」
「對啊,對啊!沒想過我們這麼快便有自己的兒女啊!」

懷有自己血脈的小生命將會誕生,小唯和家良高興得不得了。
然而他們真的是高興嗎?

要是細看他們表情,我們絕對看不到一絲快樂或高興。小唯的笑容,很快便止住了,換上不停扭動身子和肌肉蹦緊的不安表現。家良的手滑進口袋裡,不停咬著指甲和舔嘴唇,神情非常焦慮。一會後,為了掃走不斷加劇的不安和焦慮感覺,他們選擇最能令自己快樂的事情。

拿出針筒,注射毒物,脫掉衣服,瘋狂做愛。

說真的,已被扭曲的愛情和萬惡的毒物徹底侵蝕,變得近乎瘋狂的兩人,到底憑甚麼可以誕下小孩,組織正常家庭,然後重過正常和健康的生活?也許,要是這種人繼續沉倫毒海,直至喪失生命,小孩沒法出世,雖然是沒有希望的悲劇,但也算是齣令人看得暢快的悲劇,對嗎?

但那他媽的「天意」最可惡的地方,是給予你虛假希望,讓你以為這是大團圓,待你苦苦奮鬥和掙扎後,方才萬念俱灰,接受祂的「弄人」,弄清這是個鬱悶得令人難以看下去的沉悶結局。

難以想像,懷孕期沒有徹底戒掉毒物的小唯,竟然可以順利誕下健康的男嬰,和家良開始一家三口的生活。這天賜的奇蹟,令他們重新振作,決心離開阿姆斯特丹,回到出生地戒掉毒癮,為組織幸福家庭,努力工作。

轉眼間,十年過去,他們的第二名兒子,也剛剛滿了五歲。
只是十年以來,他們被這百物騰貴、充滿壓力的擠擁城市、迫得透不過氣來。為了生活和養大育兩名孩子家謙和家朗,他們差不多放棄了所有的娛樂,除了工作以外,就只有加班工作和賺取外快。回到家,因要照顧過度活躍症的大兒子,和輕度自閉症的小兒子,已令他們身心疲累,兩人的關係,和沒感情的「同屋租客」沒甚麼分別。

今天因著家良生日,他們難得的放下兩名兒子,出外享受二人世界。不過,他們談話的內容,竟也不自覺的牽扯到生活問題,令兩人吵了起來。

「生活,生活,又是生活!」家良大叫:「難道我們之就只剩下生活,沒有樂趣可言了嗎?」
「家朗明年便要進入小學,學費絕不便宜。」小唯放下紅酒杯,冷冷說道:「還是你打算放棄讓他入讀直資學校?」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家良瞪大眼睛,狀甚苦惱:「有時候,我也只是想享受生活…」
「現在的我們,不是已經在享受生活了嗎?」小唯打斷家良的話:「你知道在這裡吃飯有多貴嗎?請別忘記,請客的可是我啊,壽星公先生!」
「我知道,我知道!那便算了吧,別吃了!」

家良說罷,霍然站起,拂袖而去,剩下錯愕的小唯。

這次以後,小唯和家良,學懂了一個道理。
這個道理,名叫「沉默是金」。

自此以後,即使還是夫妻,他們再也沒有在對方面前流露過任何情感。不論是喜、怒、哀還是樂,他們也習慣了把情緒埋藏在自己心底,滿有默契的不會向對方談及。因為他們也明白到,自己不能改變現實或改變對方,沒法修補關係的話,那至少做到不再說話,最起碼,他們不會再有爭拗和傷害對方的機會。

他們是對彼此死心了嗎?
或許是吧。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也只有這樣的相處方式,他們才可以繼續維繫這個「家庭」,也只有逃避觸碰對方,他們才可以延續這有名無實的「名份」。

他們的故事,到底會如何終結?

或許,當家謙和家朗長大成人,離開家庭以後,小唯和家良也自然會離開對方,在人生晚年重過獨身的新生活,追逐另一段新的愛情。

或許,命運會為他們帶來危機,令他們在患難中互相扶持,重新找回失去已久的愛情,再一次戀上對方,修補已破碎的關係。

又或許,從最佳損友發展成為纏綿朋友,再發覺原來相愛很難的小唯,會再一次離開家良,讓家良決定是否再拋下一切,展開另一次尋覓小唯的旅程。

他們故事的終結,也許只有天會知道吧。
就像我們每一對愛侶的故事,同樣的,也許只有天會知道。

【從朋友變成相愛,從相愛變成生活,從生活變成責任,從責任變成沉悶… 然後呢?有人可以告訴我嗎?】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