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我者死

逆我者死



砰砰砰!八下槍聲劃破空氣,那名狂奔的非洲裔男子跪膝倒地,再也不動。後面一名美國巡警環視四周,從地上執起一把電擊槍,冷靜地走向屍體,丢在旁邊,再報告警局:「該名非洲裔男子搶走他的電擊槍,並且企圖傷害他。」

他想不到過程被途人錄影下來,成為有力的證據,結果他被控以謀殺罪。案發在四月四日光天化日之下,這名巡警槍殺逃跑的黑人,像打死一隻蟑螂,若無美國近年的警察暴力日趨嚴重,接連有手無寸鐵的黑人,被白人警察槍殺,最矚目的是去年八月在密蘇里州弗格森市,黑人青年布朗被白人警員威爾遜開槍擊斃,大陪審團最後決定不起訴威爾遜,激發全國黑人示威浪潮,白人警察的手槍,打破了美國種族融和的神話。

有美國傳媒人分析,這些衝突往往始於雞毛蒜皮的小事,卻急轉直下,最終一發不可收拾,罪魁禍手常常是警察,而白人和黑人的待遇有天淵之別。舉例說,相似的糾紛,事主若然不服從警察,以相關人權和法律為由,拒絕警察執法,白人警察會耐心向同種白人解釋,小事化無;對黑人即如狼似虎,說不上兩句便衝去制服在地,鎖上手扣,拳打腳踢。

曾經有懷孕八月的黑人婦人,被孔武有力的白人警察強按在地,即使她不往嚎哭:「我懷孕了!」,壓在她背上的警察反扭她的手腕,冷冷道:「哪你為何反抗?」另有警察當著妻女面前毆打一名黑人男子,拳拳打頭,血花濺出,最後有五名警員壓在他身上,他卻動也不動。他的妻子全程用手機錄影,愈看愈惶恐,警員還特意面對鏡頭大聲說:「先生冷靜!」佯裝他在反抗,結果是該名黑人送院後搶救不治。追源溯始,只是他們當時被警察詢問,但拒絕出示身份證,這些片段都在網上輕易找到。

有節目主持人破口大罵,道:「一張他媽的身份證有什麼大不了?」坦言警察暴力的原因簡單,因為「你是黑人,卻膽敢違抗我的指示,故老子要當眾教訓你。」這種原始的獸性,香港人不會陌生,只是白人換成中國人,乃當今香港的上等公民,本地人則是次等公民,警察自然優待前者,賤視後者。這跟法律無關,甚至沒有理由,純粹是「逆我者死」。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