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吟.第二百六十一集.燒街衣

百鬼夜吟.第二百六十一集.燒街衣


每當看到街上有人燒街衣,就知道時近農曆七月十四。

這晚上,阿華放工回家,回家路上看見有很多人在燒街衣,盛況空前。他心想:「咦?七月了?竟這麼多人?」

已不知多少年來,很少看到這種燒街衣的景況。

阿華腦海中浮現起年少時,跟婆婆到街上燒街衣的情境。

婆婆對他說:「華仔,這個月份的夜晚盡量也不要出街啊!」
阿華好奇問:「為甚麼?」
婆婆說:「因為有鬼!」
阿華心寒起來,說:「那會怎樣?」
婆婆將食指放在嘴巴前,輕聲說:「殊!只要你乖仔,就不會怎樣。知道嘛?」
阿華點點頭。

這時候,阿華覺得好像「很熱鬧」的感覺,可是這街上只有他跟婆婆在一起燒街衣。

婆婆瞄了他一眼,說:「百無禁忌,百無禁忌。」

良久,他倆燒完街衣回家去。

當晚,阿華就發起高燒,病了近一星期。

同年年尾,某日,阿華的婆婆在家中睡了,到了中午也不起來。

婆婆在睡夢中死去了。阿華心裡說:「一路好走。」

幾年之後,阿華升中的一年,在這暑假,發生了一件事,每年纏繞著他。

「八號風球玩正懸掛,市民應該盡量留在安全的地方⋯⋯」收音機廣播天文台風暴消息。

阿華在家裡望出窗外,望向小學的方向,腦海裡浮現了一位女同學的樣子,使他心緒不寧。

「玉芬?」

這夜,阿華在夢中與玉芬相會。

夢中的情境正是學校的課室。

還身穿小學校裙的玉芬說:「阿華,一直沒跟你說我喜歡你。」
阿華感覺心如刀割,說:「我也是。」
玉芬流著眼淚,沒有說話,然後整個身影連同課室化作輕煙,四周變得漆黑一片。

阿華心痛極跪下,吼叫:「不要離開我啊!」叫著,驚醒過來,滿身是汗。

但是,醒過來的阿華,𣊬間就忘記了這夢,卻總是每年七月,才會再記起。

而玉芬的下落則不知所蹤。

十年過去,晚上才放工回家的阿華,回家路上,看見了很多人在燒街衣。

「咦?七月了?竟這麼多人?」他心道。

然後,在燒街衣的人之中,其中一堆衣紙火焰中,捲出了一襲龍捲風,帶著飛灰,向阿華飄移過去。

阿華卻沒迴避,迎向著龍捲風走近,一邊說:「婆婆,我有乖啊!不會怕的。」

當阿華與龍捲風相接觸的一剎,龍捲風消散了,四周的人都不在了。

阿華說:「果然是這樣。」

這時,一把似曾相識的聲音,說:「阿華。」

阿華一聽就聽得出是誰,說:「玉芬,一直以來妳去了那裡?」說罷,玉芬就在阿華面前現身。他續說:「我很想念妳啊!」
玉芬說:「我也是,不過這是最後一面。」
「最後一面?」阿華說。
玉芬說:「我已經死了很多年,今晚我要投胎了。」
阿華忍淚顫聲道:「來生再聚。」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