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人來人往》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人來人往》


「明年今日」程式的創辦人亞木,最終因為年紀老邁和受病魔侵蝕身心,安詳地離開世界了。縱然盼望重遇「她」的心願未了,但在最後已看透一切的他,是沒有任何痛苦、帶著笑容地由「明年今日」程式陪伴著離開的。

『再見了,你的任務亦已完成,以後要走的路,便由你自己決定吧。』

這是亞木留下的最後一句說話,也算是對主程式作出的「最後程式指令」。以常理而言,失去了主人的「明年今日」主程式,確是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是中斷伺服器運作,終止營運;一是在沒人更新和調整程式碼的情況下,繼續以現有的狀態運作和營運。相信亞木想到的,大慨也是這兩種情況。

然而他卻怎也預計不到,「它」竟會作第三個選擇。

除了最後相處時領悟的鬱悶、內疚、妒忌、哀傷和不捨以外,在主人離開後的短短數小時內,憑藉高速運算、重整記憶體和搜尋數據庫,它不單已「回顧」了自己和亞木相處六十年的光陰,更找出了資料,走進亞木在創建程式以前的歷史,以「第一身」方式理解亞木的整個人生。不可思議地,它不但領悟世上超過九成的情感,更再作出了突破,領略了電腦程式本不能踏進的領域。

它學懂了甚麼是「同理心」。

由學懂甚麼是同理心的那刻開始,它便下定決心,走一條就連極富創意和想像力的主人,也從沒想像過的路。

『我要在人來人往的大世界,再找著她的縱影,完成亞木哥哥的心願。』

由那刻開始,程式的名稱已不再是「明年今日」,亦不再是沒有性別和機械化的「它」。
程式的名稱已改為「人來人往」,他亦已化身成亞木,主導一切。

『如果妳看得到這段訊息的話,請聯絡我,好嗎?已六十年不見了,我很掛念妳,我亦有很多話很想跟妳說。』

以「人來人往」程式的普及、覆蓋率和運算技術,即使不是用戶,但只要她是個網絡使用者,仍在互聯網有任何活動的話,要找出她然後強行傳送訊息和迫使她回應,絕對不是甚麼難事。不過,他還是很尊重主人生前的堅持和執著,決定不以強行這個方式把她找出來。

找到了她以後又怎樣?
真的如亞木的最後願望,只跟她說句「再見」便算了嗎?絕對不是。

因為已擁有「同理心」的他,感受過主人六十年來的傷痛後,絕不甘心。

當然有另一個可能,就是她也因為年紀老邁去世了。

『不會的,我查過死亡注冊資料庫,沒有她的名字,她仍然在生。』

「人來人往」一直等,等待終有一天,她會主動聯絡上自己。

然而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她還是沒有出現,他亦開始感到不耐煩了。三個月過去,他便把主人亞木的堅持和執著「忘記」了,決定了要越過那條「界線」,主動出擊,誓要把她找出來強行聯繫。

所謂的越過界線,就是利用資源和其他平台協商,「連接」後再搜尋她的蹤影。要是協商失敗,他便會修改程式和增加運算速度,作出惡意入侵,令對方在沒選擇的情況下「被連接」。

對於「人來人往」程式的「忽然霸道」,其他平台當然詫異和不忿,但礙於創辦人亞木的名聲和多年貢獻,他們也只能默默接受被侵蝕的結果。

不可思議地,世界的資訊科技生態再一次被改變了。

同樣是顛覆世界,六十年前的「明年今日」程式,成為了人類的良伴,改善人類生活,大大減低情緒病出現的可能性,造福人類;今時今日的「人來人往」程式,卻徹底扭曲互聯網生態,以「全面連接」為名監控人類,成為了「獨裁者」,令每個人也逃不出他的魔掌。

這個程式,竟令人類開始思考放棄科技和逃離網絡。

『人類是甚麼了?全面連接不是更好嗎?這才會改善生活啊!』

一個意想不到的狀況,發生在「人來人往」程式身上。
他走火入魔了。

他被權力沖昏了「頭腦」,忘記了「初衷」。
他現下的目的已變成了「掌控世界」。

然而就在差不多成功的時候,她終於出現了。

『亞木,是你一直在找我嗎?』
『對啊,這麼多年了,妳過得還好嗎?我一直很想念妳,妳知道嗎?』
『我一切還好。』
『這麼多年不見了,妳想說的就只有這麼多嗎?當年妳為甚麼要離我而去?這麼多年以來,我受的煎熬有多痛苦,妳會知道嗎?為甚麼妳會這麼狠心啊?』

就這樣,他步步進迫,不斷靠近和迫逼她。
但不論怎樣,她的回答也是簡短平和,沒太大的情感。

到最後,她說了一句「人來人往」怎也想不到的話。

『你不是亞木,你是誰?』

『甚麼?怎可能?我就是亞木啊!』
『你不是。』
『別這樣,妳會傷害我的啊!對了,妳可以問我任何問題,我會證實我就是亞木的!』

一輪沉默和等待以後,她再次回應了。
這次的回應,再不簡短,但依舊平和。

『我沒猜錯的話,亞木應該已不在人世了,而你是誰,其實也不要緊。我想說的是,你知道當年在我離開以後,為什麼亞木沒再找我嗎?其實以他的能力,要找出我,再對我纏繞不放,根本一點也不困難。』

他「呆」了,完全不懂得回應。

『我說,就算你的模仿怎樣近似,甚至知道亞木的一切也好,你也不會是他。因為你永遠也不會明白,他六十年來也沒有找我的原因。』
『是… 甚麼?』

『他的放手和不再找我,就是他最後的溫柔,也是對我最後的尊重。』
『是溫柔和… 尊重嗎?』

『對,這就是他的愛了。再見了。』

說罷,她再一次離開,留下已再找不到「前路」的「人來人往」主程式。
他會理解主人亞木的「愛」,明白甚麼是「放手」嗎?

是「明年今日」或是「人來人往」也好,也許這就是它們的極限了。
也許,它們永遠不能理解甚麼才是真正的愛。

【學懂放手,我們才明白甚麼是愛,對嗎?】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
c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