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

精神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

《喜劇之王》對臨時演員的警語「精神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嚟!」猶如當頭棒喝,每每提醒臨時演員雖然並不起眼,但亦該時刻提起精神,全因鏡頭前面一視同仁,即使沒有對白,但一舉手一投足也足以影響整個演出。反佔中大遊行,正是一次對臨時演員的終極考驗,僱主對臨記的對待更是異於常態,同行臨記都羨慕不已。

昨天,可謂是臨時演員的奇蹟日。反佔中遊行裡的臨時演員,成為了比主角張融先生更搶眼奪目的鏡頭拍攝對象,無論是「被安排」在酒樓食飽飽卻要充自願來參加遊行的阿公阿婆、烈日當空下在維園等待購物掃貨的大陸女人,抑或是天后站出閘行了兩步打個白鴿轉就在天后站入閘離開,然後發現沒有出糧的一家大細,都在傳媒隨意訪問之下不約而同地成功演出一個個出醜的遊行人士角色。

須知要演出這種醜態百出的角色,不只要厚臉皮、膽識,亦要夠無知、無恥,更要隨時候命對答如流的應變能力,才可以充成一個表面關心香港、為著未來而站出來,實際上只為了一餐半餐酒樓午膳而出賣香港的路人甲乙丙,一方面要裝成善良天使嚷著要搞和平,一方面卻又按捺不住愛國情緒而對反反佔中人士大打出手兼掟雞蛋,這場內心戲真夠難演,大概只有錢,才可練成他們精湛的演技。

論臨時演員福利,張融實在夠厚道,不論功勞,也不論遲到早退,一律厚酬優待。本來區區一個臨時演員,極其量只有一盒叉燒飯作膳食,工時長而時薪微薄,在鏡頭前亦甚少有表演機會,頂多扮路人甲乙丙丁在主角後面走過而已,要化妝裝扮的臨記更可悲,求其在臉上撲撲粉畫兩筆,亂塗一番就成了慘不忍睹、血肉模糊的死屍一條。

張融優待臨時演員的級數可謂是世界級。首先是交通,無論被自願參與遊行人士來自何方,一律皆有冷氣專巴接送,免去舟車勞頓或烈日曝曬之苦。膳食方面更是無可挑剔,明知遊行人士遠道而來,必定餓著肚子,便預早包場訂好幾間酒樓,大排延席,粥粉麵飯大包樣樣齊,難怪公公婆婆一家大細都要來,實行食窮張融。除此之外,為盡顯臨時演員都可以團結一致的精神,更派發整齊鮮紅色套裝,標榜自己是某某同鄉會或某某商會的一分子。任食任拎的臨時演員工作,恐怕找遍天下都找不到比反佔中遊行的好。

張融聘請的臨時演員,確實盡顯「四海之內皆兄弟也」的多元民族團結一致精神,使原本港人治港的普選特首議題上,亦受到來自大陸深圳、福建、四川、湖北、安徽等五湖四海三山五嶽的同鄉會的關注。這份來自遙遠他鄉的關懷之情,甚至比住在香港卻政治冷感的人還要多,直情多得吃不消,問他們來香港參與遊行是為了甚麼,一個二個都會說為和平,但怎樣為和平而遊行又是答不出來,充分表現一個來自遙遠的他對香港社會半明半昧,卻又為著世界和平、中港一家親的偉大理想而遠道而來的堅持,即使他們沒有演技,但誠意搭救,又是一班好臨記。

臨時演員終歸是臨時演員,也許根本沒有既定劇本,更沒有事先採排,錯漏百出自然是意料中事,偶而在廣大香港市民面前亮相只是自暴其短,讓安坐家中享受冷氣的香港觀眾恥笑這班所謂自願而來的遊行人士,也可當成娛樂節目,這班連廣東話都說不準的遊行人士,反正只是烏合之眾,不足為懼。香港特首普選劇本,終究需由港人自導,萬不能將僅餘的自主權和發言自由都交到毫不關事的大陸人手中,否則便是死得不明不白。主角被臨時演員殺死,乃荒天下之大謬。由始至終,論能表達真正民意的,只有七一遊行,至少七一遊行之內,人人都清楚自己的訴求,是為香港社會,是為真正的香港民主未來,而絕無因金錢利益而胡言亂語。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