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攀過高山包山冰山的香港攀登好手龔子珊

專訪攀過高山包山冰山的香港攀登好手龔子珊


包,用來食;山,用來行;冰,用來溜,這是常人的理解;但對於龔子珊(Janet),前述一切,只有一個用途:爬!

Janet早與攀爬運動結緣。小學起,已在不同的夏令營中接觸繩網、攀石等歷奇活動,且無一不好;十七歲那年,本是童軍的龔子珊,獲選到加拿大參加行雪山活動。此趟成為她人生的轉捩點。

旅程七日六夜,山高三千多米,只要經過幾個營地就可完成,聽來難度不高,但甫到埗就傳來惡耗 - 一位教練因在當地遇上雪崩死去!不過,Janet未被嚇怕,並隨即參與相關訓練。她坦言一切與一般露營有著天淵之別。

「訓練內容與香港的不同。香港露營主要學紮營,但在外國受訓,我學到如何在冰川行走,同伴出意外如何拯救,如何使用冰斧鑿冰開路,還有露營、煮食等,是完全兩個世界。」

攀冰攀石大不同

七日的雪山旅程,除了雪山,還是雪山。「雖說難度不高,但尾段至攻頂,仍需要面對達四十五度的斜坡,頓時由行走變成爬行!」這最後十米,嚴格來說,是她首次冰雪攀登的經驗。自此Janet成為了冰雪攀登運動員,代表香港出戰冰雪攀登的世界賽。小妮子表示,猶記得首次參賽,第一個感覺不是緊張,而是凍。

「每年都有世界巡迴賽,韓國、俄羅斯、美國、法國、瑞士及中國等均曾舉辦,這些國家始終與香港的地理環境和氣候不同。記得第一次參賽,全是室外場,對於外國人來說,沒甚麼大不了,因此可穿短袖衫褲。反觀港隊,我們穿著幾件羽絨還在嚷著凍。」據她所說,冰雪攀登與大家認知的室內及室外攀石,大同小異,但難度更大。

「攀石和攀冰,移動時均需保持平衡,同時要擬好路線;若計劃出錯,或會消耗過多體力,以致無法完成賽事。不過,攀冰時須手執冰斧攀爬,非常講究技巧。若斧頭的支撐點與移動方向不同,就要花更多力氣;否則冰斧扣不穩冰壁會飛走,人亦會墜下;與攀石不同,因此攀冰所消耗的體力更多。」



「攀冰比賽分為難度賽和速度賽。」Janet說。難度賽一般在半室內的圓拱型的木牆內圍進行,最高點約十八米,參賽者手持兩把鐮刀型冰斧,循指定路線勾著鑲在木牆上的石頭攀爬,同時用攀鞋上的爪裡借力,攀得最高者勝⸺聽來簡單,但參賽者除兩手握斧,還不時要手口並用以騰出一手調整繩索,轉換扣繩點。而且賽道高處無牆立足,需橫跨懸空的賽道。「有時我們全身只有一個支撐點於半空飄盪,再靠鐘擺之力走下一步,失敗則垂直下墜!」聽得人膽戰心驚。

至於速度賽,比較簡單。參賽者爬上垂直的冰牆,最快登頂者勝;所用之冰斧比難度賽短但更鋒利,以方便參賽者於冰牆靈活走動。「速度賽節奏明快,由山腳到山頂,過程就只需十數秒。」

牆上一分鐘 牆下十年功

這項運動對體能和經驗的要求相當高。亞洲人體格較歐美人遜色,而且女子難與男鬥,獎項理應由歐美和男士壟斷吧?「不,韓國、俄羅斯都是冠軍常客。此外,女子亦可選爬男子賽道。」同為亞洲人,又是女性,龔子珊認為種族並非關鍵。「韓國隊致勝之道在於師徒制,以及不斷刻苦的練習。」

「世界賽中,常有女參賽者攀登男子組路線;經常奪冠的都是韓國人和俄羅斯人。韓國人也是亞洲人呀!他們做到,港隊也可以。韓國隊採用『師徒制』,運動員恆常遵從師傅全面而且貼身的教導。惜香港地理、配套皆遜於外國,港隊唯有在外國交流時才能接觸到真雪,我們只能靠攀石及練體能保持狀態。」Janet說,不少參加者因此意興闌珊,選擇退出,令攀冰成為正宗的冷門運動。

「香港場地不足。正式賽場是圓拱形的,但本地只有一幅十五米的直牆作練習用,但直牆對於攀冰運動員來說,過於簡單。」

儘管如此,Janet仍能於2015年全球冰雪攀登速度賽排名榜位列廿一,難度賽則排六十二,可謂難得。挑戰自己和自強不息的精神,令她堅持這冷門運動,務求在世界覓得自己的位置。2019年,Janet於長洲太平清醮勇奪「包山后」寶座。搶包山,本來只是她公開考試後的玩意,無心插柳卻走上了的攀登之路,為她帶來不一樣的人生。那年,她才十八歲,剛好符合參賽資格。

「每個運動員都想獲得佳績,提高自己的世界排名。我喜歡挑戰自己,每次比賽,都可以見到自己的進步空間。譬如七年的搶包山經驗,由無法進入決賽,到後來殺入決賽,由輸家到2019年奪得冠軍,每一步、每一年都是一個見證,見證自己的進步和成長。保持勇於接受挑戰的心態,面對自己的錯處,然後改善之,最終一定會有成果。」

可以想像,縱然她挑戰過的高峰和比賽多不勝數,但此刻決定要繼續攀登。

「目前未有『爬夠』的想法,即使比賽因為武漢肺炎而延期或取消,我仍會繼續練習 - 攀石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今次或許失敗,但只要不斷嘗試,終有一日可以成功走完之前無法完成的路線。」


(熱血時報網台節目「運動真理學」第95集有龔子珊專訪)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84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