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明天以後》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明天以後》


人生在世,既會嘗到戀愛的甜蜜,也定必會經歷分手的痛苦。
一般人會怎樣面對分手的傷痛、怎樣捱過這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大概,我們會每天以淚洗臉,無時無刻也想著已失去的愛人,看著某些物件和到訪某些地方,我們會觸景傷情,回想只可重溫的快樂片段。然後隨著時間流逝,我們會逐漸忘記傷痛,回復正常生活,直到一天,我們遇上另一個人,開始另一段戀愛。

週而復始,人人也是如此。
分手過後的明天,無論如何痛苦,也必定會到來,我們必須面對。

除非,我們有辦法可以阻止明天到來吧。

************************
亞木和小詩是一對已分手的情侶。
不,正確點說,他們是一對「正在分手中」的情侶。

甚麼叫「正在分手中」?分手不是一瞬間、一次會面或一次談話,即是會在短暫時間內完成的事情嗎?

對其他人來說,這說法是對的。
不過,對於亞木和小詩,他們的分手過程已持續半年有多。

「明天吧。到了明天,我便會忘記妳的了。」

這是亞木經常說的話。
縱使小詩已提出分手,他亦接受了必須分開的事實,他卻捨不得真正離開小詩。每次他總會推卻明天,說著明天過後,他便會下定決心徹底忘記她。

然而一日復一日,亞木就是不肯接受現實。

「對你來說,明天根本永不會到來,對嗎?」
「難道… 我的要求很過份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求求妳吧,小詩,等等我,好嗎?總有一個明天我會忘記妳的。」

每次,小詩也會軟了心腸,接受亞木的說法,等待那個還未來臨的明天。
她會如此拖泥帶水的原因,說穿了就是太著緊亞木的感受。即使分手也好,她也希望亞木能快快樂樂生活下去,不用帶著痛苦過活,於是,她便接受了亞木的說法,陪伴他一起等待。除此之外,亞木也著實懂得「界線」在哪裡,算是接受了雙方不再是情侶,不會再提出牽手或接吻之類的要求。

小詩認為,亞木只是捨不得那條牽連著雙方的「虛線」罷了。然而隨著時間的沖洗,這條虛線會逐漸消退,直至一天這條虛線會完全消失,亞木便可放開手了。

即使好友們對她的想法不敢苟同。

「小詩,妳真的這樣想?」
「對啊。」
「這樣下去,妳認為會有怎樣的結果?」
「簡單,總有一天他會懂得放手,接受虛線已完全消失。」
「妳真的這樣覺得?」
「真的。」
「好吧,恕我直言,妳有想過這事情,其實可能會沒有結果嗎?」

好友說的話,令小詩陡地呆了一呆。

「沒有結果?我不明白妳的意思。」
「沒有結果就是沒有結果,一直拖下去直到地老天荒。而你們之間的『虛線』,其實和『實線』沒有任何分別,你們根本不會真正分手。」

小詩想通了。
她明白亞木口中的「明天」不會到來。

這天,小詩下定決心,「長痛不如短痛」,不再讓亞木決定,自己取會主導權,讓一切終結,讓明天正式到來。

說來巧合,這天的亞木的態度,竟比平常更溫柔,對小詩更為親暱。也許亞木不自知,他的潛意識裡,根本不希望自己和小詩完結,甚至奢望找機會和她重修舊好,再次成為情侶。

好友說對了,亞木追求的根本不是虛線的消失,反而是實線的形成。

「亞木。」
「怎麼了?」

小詩深深吸了一口氣,以冷靜平和的語氣,說出想了很久的話。

「是時候了,明天讓一切終結吧。」
「甚麼?」亞木反應很大:「不!不!別讓明天到來,我求求妳!」

亞木急得哭了。
他的呼天搶地和小詩的平靜,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他們糾纏了接近二十分鐘,亞木依然不肯放手。

「既然我們不會再在一起,何不灑脫一點,就此結束?」
「不,我不想,我真的不想…」

「好的,你說你不想結束,那你可以好好想一想,再誠實告訴我,你心底裡真正想要的到底是甚麼嗎?」

亞木止住了眼淚,停止了抽泣。
他的腦海,浮現了兩個字。

他想了想,鼓起了最大勇氣,預備說出的時候,小詩卻制止了他。

「不用說出口。我直白點說明一切吧,除了『分手』以外,你想的任何事情也不可能發生,明白了嗎?」

亞木垂下頭,默然不語。

「就這樣吧。」

小詩說罷,連再見也沒有說便轉身離去。
她邊走邊想,明天的亞木將會如何?渡過了明天,那明天以後,又會如何呢?

她輕輕搖頭,笑了笑,驅走了腦海的一切想法。
這一切,已經與她無關了。

雖然痛苦,但也只有這個做法,明天以後的亞木,才會有走出傷痛、忘記過去、重新做人的機會。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