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願你今夜別離去》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願你今夜別離去》


「今晚別走,留下來陪我,可以嗎?」

樂兒的苦苦哀求,確令家俊有過一絲動搖。
然而理性卻剛好出現,及時驅走不該有的動搖,並提醒家俊應該做的事情。

他親一下樂兒的額頭,輕輕推開她依偎著自己的微溫身軀,再離開被窩,從散落一地的衣物裡,拾起自己的內衣褲和西裝。他穿上衣服的同時,樂兒也徐徐坐了起來,不捨地望向他。

「真的不可以?」樂兒問道:「只是一晚罷了,找個藉口也不能嗎?」
「別為難我,好嗎?」家俊微笑:「妳應該遵守遊戲規則啊。」
「遊戲規則?」樂兒噘起嘴來,皺了皺眉。
「對不起,我不應這樣說。」家俊歉疚地點了點頭:「但妳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樂兒沒再說話。
她心裡明白,即使難接受,家俊說的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一會,穿好衣服的家俊,說了句再見便步出酒店房間。離開後,他加快腳步,希望趕及在午夜前回到家,以免苦候的妻子生疑。

家俊離開後,樂兒沒有馬上起床。她伸手從床頭櫃取過煙盒和火機,點燃一根香煙,一邊吞雲吐霧,一邊思考自己與家俊的關係。

她深愛家俊,但他們之間只有單純的肉體關係,沒任何將來可言。若不是妻子身患惡疾、沒法行房,當日他也不會和自己發生關係。難聽點說,自己只是家俊的「洩慾工具」,他不可能、亦不會離開妻子。

這些事情,她從愛上家俊的第一天便已知道。她肯如此自貶身價,為的是希望留在家俊身邊,佔有他的身體、感受他的溫柔、享受他完全付出的性愛 ─ 即使當中沒有「感情」可言。

這就是樂兒扭曲的愛情觀。

【只要能擁有對方的身體,就算沒愛情也不要緊。】

或許因為她生長在破碎家庭,自少便看著父母的離離合合和混亂男女關係,她不認同對傳統的愛情、婚姻或家庭觀念。在她眼中,所謂「名分」只是一張紙,脆弱得隨時也可燒毀。

即便如此,她卻不滿自己和家俊的現況。
她不願每星期只見面兩三次,不願每次只是吃晚飯和做愛,更不願他每次也匆匆離去,剩下自己孤單度過寂寞夜晚。

「上帝,讓家俊陪伴我一個晚上,可以嗎?」

可惜不論她怎樣向上天祈求,和向家俊哀求,他也不會放棄原則。

「我妻子的疑心很重,精神面亦很脆弱。我不在午夜前回家的話,我怕她會胡思亂想甚至做傻事。」

真的有這麼兒戲嗎?
樂兒漸漸認為,這只是家俊編出來敷衍自己的藉口。
既然已經「完事」,滿足了性慾,他又何需繼續留下,陪伴一個自己根本不愛的女人、和顧及她的感受?

一次又一次的遭受拒絕,令樂兒想通了。
或者正確點說,她想歪了。

她決定用自己的方法,令家俊不得不陪伴自己一整個晚上,沒法離去。

這天,樂兒致電家俊,說出晚上的「特別安排」。

「在酒店房間吃晚飯?為甚麼?」家俊疑惑:「妳不是喜歡在外吃飯,享受彷若情侶的感覺嗎?」
「我想有更多依偎在你身旁的時光,不可以嗎?」樂兒笑道。
「原來如此,那隨你意思吧。」家俊回答:「只要不影響我離開的時間,我沒有異意。」

掛掉電話,樂兒的嘴角微微上翹,流露奸狡的笑容。
家俊墮入陷阱了。

晚上,樂兒和家俊在酒店套房的餐桌上,享用客房服務送上的晚餐。喝著紅酒、吃著牛排的樂兒,春風滿臉,笑得比平日燦爛,說的話也比平常多。

「今天有甚麼特別事情?總覺得妳特別高興。」家俊問道。
「你不記得今天是甚麼日子嗎?」樂兒笑著反問。
「今天嗎?讓我想想…」

家俊很努力的想,但不知何解,今天晚上他的腦筋毫不靈光,反應遲緩,甚至開始有頭痛和昏昏欲睡的感覺。他竭力令自己保持清醒 ─ 能否回答問題是其次,重要的是他不想在此時此地入睡。

「我的頭很痛,想不到。」家俊輕揉太陽穴,一臉茫然。
「啊,不要緊,你可到床上休息一下,我不介意的。」
「不,我絕對不能…」

家俊口裡強硬,卻沒法阻止身體的反應。他感到暈眩,眼皮越來越重,幾乎從椅子跌下。幸好樂兒及時接著他,並帶著腳步浮浮的他走到了床邊,扶著他躺下。臥在軟綿綿的床上,他連眼也睜不開,沒法保持清醒了。

迷迷糊糊間,他聽到樂兒說的最後一句話。

「今天是我們相識的五週年紀念日,所以我會給你一個難忘的晚上。晚安了,家俊。」

家俊頓時恍然大悟,但身不由己的他已沉沉睡著了。

樂兒終於得償所願。整個晚上,她也可以依偎著沒有離去的家俊,睡得特別香甜和安穩。她用的方法簡單不過:她在家俊的酒加入了安眠藥。

但她怎也沒有想過,這個簡單的方法,竟帶來極嚴重的後果。

家俊醒來已是隔天早上十時多了。慌亂不堪的他,馬上推開身邊的樂兒,急忙起來飛快地穿好衣服。即使怒火中燒,他卻沒有責怪樂兒的閒暇,亦沒有理會她的錯愕和疑問,他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房間,飛快衝到街上登上一輪的士,更不惜付上額外車資,要求司機火速載他回家。他著急地想著家裡身患惡疾兼有嚴重躁鬱症的妻子,希望盡快回到家,且不斷祈盼沒發生甚麼事情。

太遲了。
回到家,割脈自殺的妻子躺臥在染血的浴缸,她傷口的血已流乾了,從外表已知返魂乏術。浴缸旁邊放著一封信,是她的遺書。

『我知道你在外邊有女人,卻不會怪你,因為我沒法滿足你。作為你的妻子,我只有一個卑微的願望,就是希望你每晚也能回家陪伴我、開解我、讓我不用孤單一人。為甚麼?為甚麼你連這樣也做不到?是你不再愛我,甚至開始討厭我嗎?我不想恨你,但也不希望成為你的負累… 再見了。』

樂兒的願望達成了,但她從此也再見不到家俊。
悲痛欲絕的家俊,打開窗戶從三十樓一躍而下,當場慘死。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