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幸福之歌》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幸福之歌》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幸福之歌》


自亞木得悉好友亞峰和小詩已重新走在一起,自己在不知情的狀況被取消資格後,他沉鬱了好一段時間。不過,也許是心地善良和重視朋友的性格使然,回復平靜過後,他便告訴自己一件事情。

一件荒謬得不能再荒謬的事情。

「為了維繫友情,讓我把對小詩的愛,化為守護他們的力量。」

好友小東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傻了嗎?」小東問道:「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
「我當然知道。」亞木回答:「我要成為守護天使,確保他們會得到幸福。」
「亞峰和小詩這類人,值得你去守護嗎?」小東傻了眼。
「絕對值得。」亞木表情堅定:「因為他們是我一生一世的好朋友啊。」

小東無言。他想起多年前在雜誌上讀過、對亞木這類「傻瓜」的嘲諷描述。

『世上有一類傻瓜,他們最擅長的不是去愛,反而是隱藏自己的愛。他們隱藏真正感受,為的可能是要守護某些東西,例如友情。到最後,他們可能會傷痕累累、孤獨終老,但也在所不惜,因為這就是他們去愛的扭曲悲涼方法。』

自此以後,亞木、亞峰和小詩,偶爾會一起三人行,四處遊玩。在這對戀人面前,亞木既要若無其事,隱藏內心的痛楚,也要留意兩人的身體語言,懂得在適當時間悄然離開,讓他們有獨處空間。久而久之,亞木已習慣了這種感覺,變得麻木了。

「我們要結婚了。我和小詩希望邀請你成為伴郎,見證我們的幸福。」

這一天,終於來臨。
亞峰的盤算、小詩的真正心意,亞木無法知曉。但這個要求求,已足夠令本已「心如死水」的亞木,再次掀起激動的感覺。他內心的真正情感,再次被喚醒:多年過去,他還未真正忘記小詩,但這次他不單要徹底忘記,更要化身成「月老」,把最愛的她親手向另一個人奉上。

「拒絕吧,你不應該答應的。」

對著聲淚俱下的好朋友,小東的意見也是一貫的斬釘截鐵。

「我不能拒絕。」亞木嗚咽:「要我拒絕,我絕對做不到。」
「為甚麼做不到?」小東惱怒:「『不要』、『No』,這些說話你不懂嗎?」
「好朋友的人生大事,我怎能拒絕啊!」亞木叫道。
「好朋友?」小東陡然站起身:「此時此刻,你還當他們是你的好朋友?亞木,我求求你別再這樣子。醒一醒,好嗎?」

亞木低下頭,繼續抽泣。

「我做不到。」

就這樣,亞木答允了成為伴郎。
除此之外,亞峰還提出了另一個要求:希望亞木在婚禮上獻唱一首歌曲。這一首,是亞木當年自己作曲填詞、名為《幸福》的歌曲。

「為甚麼,你們不是聘請了現場演出的樂隊嗎?」亞木問道。
「他們怎能和你比較啊?」亞峰在哀求:「小詩真的很喜歡這首歌曲,她很希望你可以在婚禮上,以鋼琴演奏和唱出這首歌曲啊。」
「但我已多年沒有唱過這首歌。」亞木猶豫不決:「你還是先讓我想一想吧。」
「我等你的好消息。」亞峰笑道:「一場朋友,希望你不會拒絕吧。」

比起成為伴郎,這個要求,更令亞木感到為難和猶豫不決。
自己創作這首歌曲的原因,他已記不起了,但翻看歌詞和聽過當年錄製的demo後,他幾乎可以肯定,自己是絕無可能在亞峰和小詩的婚禮上,心境平靜地演唱這首歌曲的。亞木是一個不懂得拒絕的人,是以在他還未下定決心前,對於亞峰不停的催促和追問,他只能逃避和拖延。

最後,在婚禮的兩天前,他終於受不了亞峰近乎逼迫的追問,勉強答應這個要求。
不過,他卻提出了一個答允要求的前提。

「請把鋼琴的方向調節,讓我可以背向賓客演唱。」亞木說道。
「為甚麼?」亞峰奇道:「這樣的話,你豈不是留意不到觀眾的反應嗎?」
「對我來說,這更有助於我專心演唱。」亞木回答:「因我從來也不習慣面對人群啊。」

對於亞木的要求,亞峰倒覺合理,是以欣然答應,高高興興的拿出手機,把這好消息告訴小詩去了。

亞木心裡明白,他並非不習慣面對人群。
他只是不想人們見到他徹底崩潰、淚流滿臉的情景罷了。

亞峰和小詩的大日子,轉眼來到。調節好心態的亞木,一大清早已好整以暇,確保自己盡責任,令亞峰和小詩有難忘和完美的一天。

『好,現在請亞峰讀出愛的宣言。』
『新娘子好漂亮啊!』
『妳是否願意,不論他生病或失意時,也永遠陪伴著他?』

一整天,亞木也在盡力配合,經常臉露笑容,亦留意身邊的狀況,貼身照顧小峰的同時,也在確保流程的暢順。轉眼間,來到了整天的最後一個流程:晚宴。此時,滿臉倦容的的亞木,正在一邊吃東西,一邊重溫歌譜,確保演唱不會出錯。

「你肯定要演唱這歌曲?」身旁的小東一臉擔心:「我怕你會承受不了。」
「答應了的,便一定要做到。」亞木喃喃說道:「一定要。」

小東不再多言。

『現在有請伴郎上台,獻唱他當年為亞峰和小詩寫的一曲《幸福》,請大家熱烈鼓掌!』

現場旋即掌聲雷動。亞木上台時,心想這首歌曲,原來是為亞峰和小詩寫的嗎?由得他吧,這並不重要。現在的他,理應心無旁驁,專心一意為這對好朋友完成最後、亦是最重要的事情。他來到鋼琴坐下,背向賓客的他,馬上屏息靜氣,開始演唱。也許是歌詞和旋律動人,亦可能是亞木的演唱特別投入,現場的賓客,大多停止了談話和進食,入迷地聽著這首名為《幸福》的歌曲。一如自己所料,只是唱到一半,亞木便已淚流滿臉,感概良多。然而他還是竭力保持鎮定,以平和的聲線和流暢的鋼琴伴奏,順利完成了整首歌曲。

演唱完畢,他以恤衫的衣袖抹去眼淚,隨即站起身,向掌聲和歡呼聲此起彼落的賓客鞠躬道謝。隨即,亞峰走上前,熱烈地擁抱亞木。

「好朋友,多謝你,這是我們今天得到最好的禮物。」

亞木沒有答話。他望向不遠處淚流滿臉的小詩。
就在此刻,他忽爾感到一種無比的輕省。他想起歌詞裡,自己最被觸動的一句。

【幸福不是必然  即使不敵世情  也要堅決向前】

憑這首寫給自己的幸福之歌,他終於放下小詩,可以重新站起,邁步向前。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