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歐洲髮線研究

歐洲髮線研究



歐洲髮線研究



中學時代,英文老師曾教過一句耳熟能詳的西方諺語beauty is but skin deep,再美的容顏只一皮相 - 「膚淺」正好在意象意涵兩方面呈現此句的精髓。然而,法國人有一句諺語比這句更幽默,la beauté ne se mange pas en salade。法語中salade可解作蔬菜或沙律,若取前者,意即「美貌不能當菜吃」(就是「無鬼用」),與廣東話「當食生菜」相映成趣。長得好看不代表可與伴侶廝守到老,所以沒有大用;但其潛台詞卻是長得不好看,婚嫁的機會成疑,遑論同偕白首。

美貌,在西方傳統裡並非只是取悅雙眼的糖果。佛教傳統有說,美貌和體香,都是因前生累積福德而得;故此,美貌絕非皮膚般淺薄。古代西方人也相信外貌反映心靈。人美,即品行端正、才幹出眾(西方人眼中,靈魂主宰智慧與學識)。故此,大哲學家蘇格拉底亦曾因其貌不揚而被詬病,皆因古希臘人眼中,貌醜即反映內心的罪惡。

科技不敵自然定律 壓力過大引致脫髮 

為何要說起這話題?早陣子與讀友閒談,期間不禁聯想到在法國,不少年青男士頭髮稀疏甚或禿頭。某次,論文導師問,班上有無一位男仔(garçon)出現?由於沒印象筆者唯有搖頭,導師即把其外貌描述一二,方才想起確有其人,原來那位是他的學生。忍不住坦白回應:「你所提到那位不是『男仔』,該是『先生』(monsieur)吧!」事關當事人的「地中海」令他看上去老成持重,因此筆者一直誤會是外校來的旁聽生、老師或研究員,萬萬想不到對方未達「而立」之齡。導師追問:「有分別嗎?」由於不想顯得自己太在意別人的髮線,只好回答「沒有」。

經一事長一智,往後每逢遇到「地中海」男士,都會細心觀察其肌膚以判斷年齡,免得把男生錯認做大叔,惹人不悅。經過多番觀察,歐洲白人男士「地中海」之比率,較香港人高出甚多。在酒神格外眷顧的國家,例如德國,不少三十開外的男士頂著啤酒肚,再加上禿頭,看上去難免有些蒼老。聽說英法兩國的「地中海」男士,比例高達四成;在西班牙,甚至佔人口一半!法國作家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也是其中一員。由此可以斷定,禿頭是歐洲人的歷史問題吧?

據說禿頭是由於染色體和荷爾蒙轉變,而男性荷爾蒙過盛會阻礙頭髮再生;女士的頭髮壽命長達四至七年,男士的則只有三年。筆者六年前首次踏足歐洲,認識了一位外型俊美的瑞士「男神」並成為面書朋友,因此不時會看到他的近照。想不到,幾年間他的外貌改變甚多,差點認不出來!連「男神」亦無法倖免,但他們對此已司空見慣;只有看慣濃密黑髮的亞洲人如筆者,才會大驚小怪。頭髮掉了就很難再長回來。

歐洲人「地中海」比率高 易令人錯認男生做大叔  

容顏易老,令人惋惜。年輕女士理應沒有禿髮的煩惱。然而,筆者留意到在法國留學的亞裔女生都有掉髮過多的煩惱,其原因不外乎來自異國生活的壓力,以及水土不服。多年前聽聞歐洲的自來水水質與香港有異,以前者洗髮可能導致脫髮 - 這終究是傳聞,真相不得而知。不少僑生初來報到,順利地適應法國氣候;日子久了,健康問題陸續出現。上帝給人類一雙腳,卻長少了一對翼,這大概已可解釋水土對人體之重要性。

所謂飲水思源,不同的水養不同的人,世上沒有不長根的樹,也沒有不長根的離地人;為養家而來往兩個國家的「太空人」終有累極一日。人生匆匆,雖說天地之大自有可以容身之所,亦可說退無可退,皆因家園是心靈甚至身體唯一的故鄉。因此筆者從不相信人類能移居火星。香港人一向對「移民」的神話深信不疑,深信換個住處,問題自會消失;但忘記了新問題將會湧現。在目前的亂局下,每日選擇移民到外國的香港人多不勝數,但離家的人會一直期盼終有返家之日。

話說回頭,關於「地中海」,友人亦十分害怕脫髮,皆因那是男人最痛。這是當然的 - 人皆愛美,但甚少有人以禿頭為美,只是沒有人會把這個秘密的恐懼宣之於口。據聞醫學之父希波格拉底(Hippocrates)欲以含有白鴿大便的草藥令頭髮再生,最終失敗收場;他亦發現閹割了的男人沒有禿頭問題。相信今人不會為此而傻得去修練《葵花寶典》吧?現代人對付脫髮方法更多亦更科學,卻始終敵不過大自然。

法國的本土運動Savate

法國國民熱愛以運動保持體態優美。savate(或稱boxe française,法式蹆術)是其中一種深受大眾歡迎的運動。這種手腳並用的打鬥術創於十九世紀,與泰拳及一般西洋拳不同,savate主要用腳掌直接攻擊,不用膝蓋和小腿。據說法國大革命後,全民練武,當時的街頭打鬥多數以鞋重擊對方,遂發展出這種新的搏擊運動。當年不少「踢腿大師」,更會在咖啡館「後欄」開班授徒!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