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一百二十五集.巴士上層後座

百鬼夜吟.第一百二十五集.巴士上層後座



百鬼夜吟.第一百二十五集.巴士上層後座


都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候的巴士都是「熱狗」。

那段日子,阿振每夜十一點十五分,都會坐上這巴士,從荔枝角回家。在這個深夜時分,通常都有會大量空位,他會走到上層,選擇最後幾排的左邊靠窗的座位。

這巴士會行經青山公路葵涌段。一九九三年,曾經轟動一時的恐怖快相事件,由警察交通部傳出,一張從超速快相拍得的鬼照片,相中有一個老婦鬼影。當時流傳的地點說是屯門的青山公路,而後來再經查證,實質地點就是青山公路葵涌段。

當巴士駛到青山公路葵涌段途中,會有一個巴士站。阿振留意到每次到了這裡,會有一個少女上車,然後她都會上到上層,似乎跟他有相似想法,都是找最後幾排的左邊靠窗的座位去坐。

有時是阿振坐在少女前一排,有時是少女坐在阿振前一排,這要看看每次的入坐情況,說不定。

經過好一段日子,阿振覺得少女也注意到他的存在,間中兩人也會有視線接觸。

有一次,阿振心生一個有趣想法去認識少女,就是坐到最後時,在前面的椅背,用小刀刻上「妳好嗎?」數個字。這做法說起來有趣,但歸根究底是阿振不敢開口。而當他刻了第一次之後,到了第二天,他坐到最後一排時,已看不見「妳好嗎?」的刻字。

對啊!即使同一時間上車,也不一定是同一架巴士呢!阿振唯有再次刻上「妳好嗎?」然後,巴士再到了少女上車的巴士站,然後少女上了上層,坐到了最後的二排坐位。

這時阿振望住少女的背面,再次醒起一個不幸的情況,就是他要是每晚都坐到最後排,那少女又同一時間上車,豈不是她永沒可能坐到最後一排?這就不會看到了?

阿振繼續望住少女的背面,感到有點無奈,想到「不如直接……」然後,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甚麼,竟然好像聽到少女說:「你好嗎?」

阿振望望周圍,都是空位,真的是少女說的嗎?此刻,他心如鹿撞,又不知如何是好。

少女說:「嘻!你很有趣。」
阿振說:「妳是對我說嗎?」
少女說:「難道還有誰嗎?」
阿振說:「喔⋯⋯妳,妳好嗎?」
少女說:「好啊!啊⋯⋯都好耐沒人看到我了。」
「欸?」阿振不明白少女的意思,回應了一下。

這時候,少女的頭以一百八十度回轉,正面望著阿振,說:「我說都好耐沒人看到我了。」阿振嚇得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少女續說:「你不是要認識我嗎?嘻嘻⋯⋯」
阿振想逃走,身體卻無法使喚,顫聲說:「救⋯⋯救命⋯⋯有鬼⋯⋯有鬼⋯⋯」
少女雙眼流出兩道血淚,說:「你不是要認識我嗎?我又沒有害你,為甚麼這麼害怕呢?」
可是,阿振只是不斷叫:「救命!」

突然,一把男聲傳來,說:「先生!先生!到總站了!」
阿振驚醒過來,望見巴士司機,驚魂未定說:「有鬼!有鬼!」說著,沒理會巴士司機慌忙下車。

這天以後,阿振為怕再見那恐怖少女,每夜放工都寧願改搭地鐵到另一個地方轉車回家。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