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熱血時報創作歌手阿A 談亂世娛樂與香港愛情

專訪熱血時報創作歌手阿A 談亂世娛樂與香港愛情

專訪熱血時報創作歌手阿A 談亂世娛樂與香港愛情


今期封面專訪熱血時報創作歌手阿A,談亂世娛樂與香港愛情。

「太平盛世時,娛樂是錦上添花;亂世之中,娛樂更有療癒作用。」阿A說,自己在寫歌、作詞的過程中,亦同樣被療癒。「2017年開展的『古詩唱遊』唱作計劃,透過將華夏古詩詞改編成歌曲,令我對華夏文化有深一層了解。及後又有『香港愛情』計劃,以我創作的歌曲配合Eric的插畫,演繹不同作家筆下與香港有關的愛情故事。除了推出唱作畫集,更三次搬到舞台上公演!每一次創作,我自覺比上一次更成熟;對於華夏文化和香港,所懷著的愛意更深。這份感情化為動力,期望我的歌聲與音樂感感染更多人,喚起大家對香港的愛。」

2019年中開始,因為《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的抗爭蓆捲全香港,不穩定的時局令社會上瀰漫著抑鬱、不快樂的氣氛,彷彿連去消遣娛樂也是罪過。同時,不少公眾活動如演唱會、長跑比賽都取消;有電視台台慶更臨時改為錄播。至於熱血時報,七週年台慶依然如期舉行,場內更是坐無虛席。

「時局紛擾,我們更需要娛樂。身為創作人,這段日子更應該專注於製作能夠呼應時局的作品 - 當然,你必須對時局有透徹的了解,不可人云亦云,否則成品只會受眾的麻痺情感,無法產生振奮人心之效。」


期望我的歌聲與音樂感感染更多人,喚起大家對香港的愛

2019年中開始,因為《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的抗爭蓆捲全香港,不穩定的時局令社會上瀰漫著抑鬱、不快樂的氣氛,大家都活得很累 - 每日留意網上流傳的日程表,媒體充斥著抗爭者與警方對峙的資訊,更時刻直播暴力畫面,令人無法抽離;日常生活又受地鐵封站、提早關門,以及巴士改道影響,無論身處何地亦無法確保人身安全。另外,身邊抱持不同政見的人又不時為時局爭論不休......

夠了!快窒息了!娛樂、消遣時,心裡總是戚戚然,「不少人都會有『社會如此混亂,不少人都在受害,甚至失去生命,我怎可像個沒事人般去吃喝玩樂呢?』這想法,包括我身邊的親友。」熱血時報創作歌手阿A說。大家對阿A的認識,想必是來自熱血時報網台橫線節目〈國立大台〉,每逢星期三都有黃洋達出題讓阿A寫歌,先有2018年輯錄的《古詩唱遊》作品集,2019年又有《香港愛情》唱作畫集,以及三場舞台演出;目前則有「中國四大美人」唱作計劃。

「太平盛世時,娛樂是錦上添花;亂世之中,娛樂更有療癒作用。」阿A說,自己在寫歌、作詞的過程中,亦同樣被療癒。「2017年開展的『古詩唱遊』唱作計劃,透過將華夏古詩詞改編成歌曲,令我對華夏文化有深一層了解。及後又有『香港愛情』計劃,以我創作的歌曲配合Eric的插畫,演繹不同作家筆下與香港有關的愛情故事。除了推出唱作畫集,更三次搬到舞台上公演!每一次創作,我自覺比上一次更成熟;對於華夏文化和香港,所懷著的愛意更深。這份感情化為動力,期望我的歌聲與音樂感感染更多人,喚起大家對香港的愛。」阿A笑言,要不是因為黃洋達,他的生產力才會如此強。

多得〈國立大台〉唱作計劃 每星期鍛煉寫歌作詞

「撇開音樂製作、宣傳與發行的成本不說,創作要有靈感,但靈感不是說來就來。黃洋達每星期在〈國立大台〉出題,每個題目都有深度、富啟發性,而且有深厚文化歷史根基,因此他會花上一節時間闡釋來龍去脈;那些資訊是我無法從別的地方所能獲得的。創作過程無疑痛苦,因為只有一星期的時間,就要寫歌、作詞,然後在節目上即場唱出,再交由黃洋達品評,實在一點也不容易。不過,若由我自己一手一腳去籌劃,沒可能每星期按照主題寫好一隻歌 - 肯定會花上數倍時間。」他坦言,每當收到題目要寫歌,往後一個星期都睡得很少,皆因要花時間在創作之上。

阿A的本業是歌唱老師,並會開班教授夏威夷小結他(ukulele);曾向多位知名歌唱、聲樂導師及專業樂手學藝,並研習不同的發聲系統與歌唱技巧如Speech Level Singing、Estill Voice Training(師承國際認証名師Naomi Eyers)、Choral Singing及Musical Theatre Training等。「這些課程令我學懂運用不同的喉部肌肉,才能成功演唱《愛你娘親x2》而不傷聲帶啊!單是熱時七週年台慶當日,連用演出在內,我合共唱了六次!」

身為熱時主持人 永遠站在抗爭者一方

不少音樂界「行家」都知道阿A在熱血時報任主持,他直言「熱狗」身份並未有為他的事業帶來影響。「音樂界的朋友當然關心社會!但只有極少數人因為我在熱血時報網台任主持而絕交;學生方面,即使知道我做主持、出作品集,甚少表示反感,反而好奇,唱片已不再流行了,怎麼你還作歌、出碟?有時因工作或聚會關係遇到其他音樂人,講起社會形勢,他們會主動提問 - 或者,在他們眼中,『熱狗』似乎知道比較多,情緒也相對穩定吧。」

阿A家住油尖旺,工作室亦設於同區,這段日子常常遇到示威活動,或多或少受到影響。「不少學生都因為交通不便或擔心個人安坐而無法前來上課,唯有暫時停學。有幾日因為港鐵關站加上路面的事態,令我幾乎無法出門,幸好有熱血公民義載車隊幫忙,我才能及時回到熱血時報直播室。」即使生活與生計都受到影響,但他並沒有怪責抗爭者的意思。「我與熱血時報一樣,站在抗爭者一方。雖然生活有些不便,教學方面的收入亦減少了,但我沒有太大感覺 - 既來之則安之!我有愛錫我的家人,亦有自由的創作空間,更有熱血時報的節目與及唱作計劃,每一日都很充實。」


亂世裡,活在真實中、克勤小物,慎選有質素的娛樂

「反觀身邊有些音樂人會因為時局面焦燥不安,自問沒有這情況。他們看到抗爭運動的畫面及相關資訊,反應會很激烈,與平時判若兩人。在他們眼中我是異類,否則怎麼可以如常生活?但我倒想反問,為何不可如常生活?」阿A淡然地說。「大環境我們沒有能力改變,個人可以做的,就是『克勤小物』,做好手頭上有能力做好的事。我熱愛音樂,愛唱歌,愛創作,於是做〈國立大台〉與〈劈啪樂壇〉的主持,同時寫歌、唱歌。承蒙黃洋達錯愛,予我推出作品集的機會,更多次踏上台版。」是的,不少公眾活動如舞台表演、演唱會、長跑比賽等都取消;有電視台的台慶更臨時改為錄播。至於熱血時報,七週年台慶依然如期舉行,場內更是坐無虛席。

他又補充:「相反,我們更加應該珍惜娛樂的機會 - 暫且把不快擱下,不要想太多,讓自己專心享受。哈維爾說『活在真實中』,你手中的戲票、演唱會入場劵,也是真實的呀!你去看電影,欣賞舞台演出,不代表你不關心時局、不愛香港啊!我今年的大project,開宗明義《香港愛情》,既是向滋養香港文化的愛情經典致敬,亦給大家愛上香港的理由。」

故此,阿A認為大家必須篩選有質素的娛樂。「香港人已被營營役役的生活磨蝕得忘記了愛情的單純,也忘記了如何愛這片土地。《香港愛情》不單是一張專輯、一本畫冊、一場演出,更是一部文化紀錄。大家可藉此重新認識香港,可能是你還未出生的香港,或是你未有留意的香港。從黃洋達的導讀裡,你或會發現,原來香港曾經是這樣可愛。」


「時局紛擾,我們更需要娛樂。身為創作人,這段日子更應該專注於製作能夠呼應時局的作品。」對於近期非常流行,甚至打入主流電台頒獎禮的《榮光歌》和《煲底》,他認為兩首歌的歌詞,皆無法完全呼應時局。「作詞人必需要針對主題作出深度而且全面的研究,才能寫出稱職的作品。否則,若只把一切訴諸情感宣泄,唱的時候雖然可以打動人心,但當情緒隨著唱歌發泄過後,還可剩下甚麼?前述兩首歌都是這樣,在我看來只屬一般的流行歌曲。」

「因此我很欣賞《香港城邦歌》的歌詞。國師陳雲文采風流,以對稱的句式,層層遞進,訴說從古至今的香港歷史,單是歌詞已是一首優美的詩歌,非常值得細味。即使歌詞帶著強烈的情感,但卻是堅實、有力而且莊重;歌詞裡面載有對香港未來的希望和盼望,令到歌者與聽眾對香港更振奮更有歸屬感,亦更尊重和愛這片土地。」至此,阿A認為沒有歌詞能與《香港城邦歌》相提並論。「《香港城邦歌》就是香港之歌。若要找一首代表香港的歌曲,肯定是它。」


《香港愛情》網上版:即上 http://www.passiontimes.hk/4.0/music.php ,登入後可透過PayPal買碟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6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