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獄中反思小記

獄中反思小記



獄中反思小記


活了26年,2014年的聖誕節最難忘。

2014年12月26日,Boxing Day,這年的聖誕節禮物由裁判官為我揭曉──拒絕擔保,即時還押。

從被捕一刻起我從沒幻想過可以安然無恙離開警署或法庭。自928群眾為了支援學生而衝出夏慤道一刻,已有被捕的心理準備;被防暴隊舉起長槍瞄準指嚇一剎那,已有流血犧牲的覺悟;從首次被捕那天起,已有面對監禁的意志。所以,這一切,既來之,則安之。

第一晚躺在囚室的寒玉床上,並沒治癒身上仍未痊癒之傷,反而令我輾轉反側,徹夜難眠。閉起雙眼我最掛念誰?必定是前線的戰友,特別是堅守旺角多時的義士。 胡椒噴霧、催淚彈、黑幫衝擊旺角、反包圍成功、金鐘道、龍和道、光復旺角、金鐘大台、包圍政總等一幕幕場面不停徘徊腦海中……

然而,被警棍重擊之傷,遠遠不及被同路人出賣之痛!所以才有跟理念相近的人成立「學生前線」之意。可悲的是,我們的定位腹背受敵,壓力之大非事前所能想像;可笑的是,被捕還押,失去自由之身時才有一絲喘息的機會。

鐵窗可監禁我的自由之身,監獄可阻擋我接收資訊的自由,卻永遠禁止不了自由的思想。反思整場雨傘革命,可以馬後炮地說關鍵在於928之後的幾天,特別是最多人的929當晚。簡單而言,當時的領袖或群眾都恐懼、都誤判、都應該愧疚。只有少數人清醒知道要速戰速決,遺憾的是這關鍵少數未能推動大多數去行動。

詳細的分析,以後有時間會再跟大家討論。我由心底裡真誠的相信,只有揉合和理非非及勇武派的力量,革命才會真正的成功!但面對高牆與雞蛋的問題,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這條路會很難行,但我無怨無悔。


(本文原載於作者面書,標題為編輯另擬。)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