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女權主義,總是太遲

女權主義,總是太遲



女權主義,總是太遲



一九九四年,立法局議員陸恭蕙爭取新界女性原居民的土地繼承權,來得好合時,因為新界佬的田地賣得七七八八,兒子都沒有幾畝地可以繼承,沒什麼可以分給女兒。女權運動是遲到的,而且是片面的。農民丟失土地之後才去爭取土地繼承權,爭取女權之後不會顧及男人的權利或整體的權利。更且,女權運動是反對傳統的,令它在九十年代之後落入新自由主義的圈套,令女人陷入更為深刻的性剝削之中。

英國《每日郵報》一月三十日報導,房東要求女租客用性愛交換房租,這在英國變得普遍起來,有二十五萬名女人是用性愛交換免租。戰後的女權運動,到了二十一世紀慘敗。敗給了左膠和新自由主義的結合。農民被奪去田地,趕入城市打工之後,樓房也無法擁有。高地價政策,將男女同工同酬的運動打敗,女性即使工作也變得赤貧。現代的性剝削比起舊社會更為殘酷。舊社會還有人倫道德禁制這些男房東的卑鄙無恥行為。然而現在這些卑鄙行為,公然寫在招租廣告,而女性主義認為這是身體自主,不容別人指指點點。在此期間,一級方程式賽會剛好宣布,因女權主義者抗議,賽車女郎取消了。一大批女子失去仍算是健康和體面的賺錢和出名機會。所謂身體自主,只是容許在暗室進行。

當男人失去田地的時候,女人去分享職業平等、教育平等、政治權利平等,是沒多大意義的,因為最有力的保障─永久擁有的家族田地,已經被搶走了。女權運動由於大部分是社會主義運動的分支,故此它是剷除傳統的,而不知道傳統也是反抗資本主義剝削和壓迫的有力基地。女權主義者不會想到恢復農耕社會、永業田地,和教廷的性別平權,主教和教宗都該給女人平權。

錯失時機輸打贏要 女權主義者勾結新自由主義


你在街上舉平權示威牌的時候,資本家及政府在高樓上看着你。你遇到的,是深不可測的社會計謀。貿貿然玩平權,你死咗都唔知咩事。女權運動之後,女人返工要被逼化妝,而且要更頻密輪番替換衣服,衣櫥及梳妝台的女性化程度比起以前更高。為什麼?權利平等總是圍繞職業領域及公共權力領域,女人有權出來打工、同工同酬、投票權、教育權、公共傳播的女性形象平權之類,這些都是現代國家賦予國民的權利、資本家給予工人的工作機會權利。現代政府會這麼便宜你嗎?資本家會這麼便宜你嗎?

女人在生物上的平等權利呢?不受經痛折磨及生育之苦的權利呢?要男人平等地懷孕及哺乳的權利呢?自己及孩子不從夫姓的權利呢?戀愛、婚姻、家庭、性別的生物差異帶來的保護感,這些女性在平權運動的時候保存的聖地─女權主義者停止追求的生物及家庭的平等權利,反而被同性戀及LBGT騎劫了,他們代女人去爭取了,他們將女人的聖地佔領了。同性戀婚姻,將女人的夫婦名義正式平等了,不稱為夫婦,稱為配偶或partner。父母的名義也勢將被同性戀婚姻取消了。女權主義者錯失時機、輸打贏要,在九十年代之後玩弄女性身份政治,與新自由主義勾結,最後徒勞無功而且助紂為虐,連男人憐憫娼妓或被性剝削的女性也被認為是高傲的男權體現,可憐的女子無人施加援手。

人權法馴化香港人 男人放棄傳統勇武角色


至於在一九九五年彭定康時期通過的人權法案,也令香港人陷入和理非非的鬥爭之中,九七之後被共產黨一網打盡。原本用來保護香港人的人權法案和反性別歧視條例,結果馴化了香港人,尤其是男人,放棄了傳統的男性勇武角色之後,與女人一樣,沒有誰比誰勇武。於是特區政府的警察向女示威者狠下毒手,推撞女性示威者落地,血流滿面,卻反告她用乳房襲擊警察,令示威的男子瞠目結舌,企嗮響度。記得以前唔係咁……。

始終,你要讀一點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原典,但你毋須跟住社會主義者那條路去做婦女平權運動。你也要付出同等的理性顧慮和道德責任。你被踐踏權利,唔代表你大嗮,可以報復及預期社會會包容你在得到平權之後的失德和失態。大家要在婦權運動的絕路上回望,回到政治鬥爭的原點,我們要的,首先是理性和道德,之後才是解放和平權。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English Version: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4-08-2018/45110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