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1998法國世界盃20年祭

1998法國世界盃20年祭



1998法國世界盃20年祭


2018俄羅斯世界盃將至,近期有不少文章,重溫近屆比賽的經典。要數筆者最有印象的一屆,首推1998法國世界盃,這個發生在20年之前的球壇盛事,給香港球迷留下了最多的回憶。

事先聲明,本文章無意分析當日賽事。雖然世界盃備受矚目,但畢竟在歐洲球季之後進行,球員都拼得八八九九才為國效命,縱使關乎國家榮辱,但論觀賞價值,卻遠遠不及球會級賽事,而這個情況到近年更加明顯。

1998年世界盃,是香港最後一次由兩家免費電視台,足本直播全部64場比賽,加上該屆賽事擴展到32隊,比賽場數增加,不少賽事都安排在香港黃金時段上演,是一個全民足球的月份。還記得當年無份播波的收費台,當年夏天曾推出一句口號,叫「世界點只一個波」,確實當年不只睇波咁簡單,因為球場以外同樣精彩。

每一屆決賽周,無論是官方、非官方、認真還是惡搞,都出現各式各樣的主題曲,1998年的夏天,就出產了兩首近年最具影響力的主題曲。先講中文,在1990及94世界盃,有譚詠麟的《理想與和平》以及黎明的《獻出激情》,都以宣揚和平友誼為主,奈何偏偏獨欠激情,直至1998年,李克勤親自作曲填詞的《球迷奇遇記》,終於唱出球迷的心聲,堪稱近20年最家傳互曉、最有氣份的世界盃主題曲,只怕《國歌法》立法後,大家無得再「起來起來起來」。之後李克勤再接再厲,分別於2002及06年推出《Victory》及《我著十號》,但論人氣似乎還不及1994年曾志偉及林敏驄的《搞事世界盃》。



至於英文官方版本,相信絕大部份人,就只會數得出一首,但這一曲至今仍然成為不少足球節目的配樂,這就是Ricky Martin的《The Cup of Life》,試問球迷又怎會未聽過「Here we go! Ale, ale, ale! 」。



香港要到2003年才實施賭波合法化,但其實大家還有印象的話,在合法化之前,波盤已經講到成行成市,而其實一切都始於1998年,當年隔離埠正式為球賽開盤,成為亞洲首個足球博彩合法化的地方。由當屆世界盃起,香港本地的報章都開始講盤,自始之後,想找深度分析的足球文章,就只能夠轉到網上。還記得當屆世界盃,亞洲電視的「波神戶口通」亦應運而生,答問題鬥多積分,為當年ATV殺出一條血路。

相比起1986年的「上帝之手」、1990年的「米拿角球旗舞」、1994年的「白必圖抱仔式慶祝」、2006年的「施丹頭槌」,1998年的世界盃卻缺乏了一些經典時刻,印象最深就只有碧咸出後腳踢施蒙尼領紅,英格蘭互射12碼僅負之後,藝人彭芷晴即場喊到豬頭,但當屆就出產了一個最奇奧的不解之謎,就是朗拿度決賽失準事件,究竟就甚麼陰謀,或許可以在電影《賭俠1999》找到答案。



當屆其實也有經典時刻,不過就在球賽以外,就是「阿叔食煙」事件,相關片段與「足金金猴」和「岩布仙尼生日歌」一樣,只有香港球迷才能看得津津樂道。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