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粵語是香港官話,不是母語

粵語是香港官話,不是母語



粵語是香港官話,不是母語


1997年之後的「母語」,是控制香港人,將香港人洗腦的政治話題;而此話題由首任特首董建華,以「母語教學政策」引入。甚麼時候,你會被問及自己的母語是甚麼?在外國。例如你去法國定居,移民官會循例問你的母語是甚麼,因為你在法國是外國人、是移民。法國官員會不會問一個看來是法國人的國民,他們的母語是甚麼?不會囉。他們會感受到被冒犯(being offended)。

母語是令你自我與故國故土脫離的觀念,將香港人與新移民等同的觀念,你的母語是廣東話,新移民的母語是普通話,大家咁高咁大。之後政府說你懂得普通話,而新移民不懂得廣東話,於是要你講普通話。你跟住政府的問題來團團轉、自己回答說我的母語是廣東話,你就中計,自己瀨嘢。你變成在自己家園內的陌生人(stranger in one's home land)。因為你跟住講母語這個觀念,香港就變到阿媽都唔認得你。

你以為共產黨好蠢?不會囉。港共政府高層,有一群專家,他們在玩弄邪惡的群眾心理學與語言改造(共產黨無樣叻,最叻呢樣)。例如廣東話明明是講「早晨」,頂多是跟隨雅言,講「早安」,但一群在香港土生土長、五六十歲的港官,偏偏跟隨北方土語,講「早上好」。

陳雲重申,粵語是香港官話,是香港一百多年來的中文官方交流語,不須辯論,也不能改變。除非你自己蠢。香港教育局在聘請大陸學者,否定廣東話是香港人的母語,將粵語貶為方言。問題是:母語是甚麼?

我告訴大家吧。母語這個觀念極之危險。母語源自歐洲的民族土語(native or vernacular language)的觀念,用母語教學的觀念,將粵語列為香港人的母語,必然一敗塗地。1997年之後,董建華提倡母語教學,當時大家以為是廣東話教學,但其後卻出現普教中,在香港人的兒童年齡群體裡面製造普通話為母語之基礎,這顯示了母語是個迷惑香港人的觀念。

粵語不單是到目前為止大多數香港人的土語,更是南方官話。粵語是中原華夏雅言之南方流傳,既是華夏南方之交流語,也保留了華夏古語(主要是隋唐官話)的寶貴語音、語調、詞彙和文法,傳承了華夏古代文明,旁及百粵(南方的眾多粵族)語言和文明。

如果用母語的觀念來看,香港須採用複合的語言政策(composite language policy),將普通話(北方官話)就列入教學語言。

香港好多本土運動的鼓吹者(尤其是港獨派),不明白我的學術判斷,他們將香港話(俗化的香港土語)列為香港人的母語,卻不知道這正是中了共產黨的奸計。因為一旦在香港的新移民比例多達三四成,香港土語就沒有地位。同時,堂堂大學學生會的官方電郵竟然用香港土語(鄙俗的廣東土話)寫作,而非簡潔文言,更令大陸留學生認為香港是蠻夷之地,加強了他們講普通話時候的高傲。

粵語是香港官話,是香港人在正式場合的中文交流語。粵語是不是你的母語,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香港官話。這個夠清楚了吧?

香港人的幸運,是當年英國殖民者採用雅言的觀念。清朝時,英國派遣殖民官上廣州跟隨清朝翰林太史學習中文與《四書》,並在省城的學館書齋學識優雅言談,及後殖民官將廣府話列為香港的交流中文,而且將廣東話雅化、純化,將粵音提升成為雅正的電台語言和教學語言。如果當年英國殖民政府採用土語或母語觀念,應該會把粗話連篇的圍頭話、客家話、潮州話、河洛話及蜑家話等目為香港的交流語,而不是當年雅正的廣府話。大家可以比較一下廣州的電台,由於不是用雅言,故此他們用的粵音是粗鄙土氣的,自丟身價,更令北方人不尊重廣東人。至於馬來西亞的粵語廣播和客家話廣播,亦是粗鄙的土語而非文人雅言。

我是客家人,但我也會講好粵語和推廣雅正的粵語,因為粵語是雅言。一旦採用武斷的母語觀念,我是應該排斥粵語的。台灣人講的閩南話是古漢語遺留,但台灣的本土運動行了歪路,因此台灣人推廣的是民間的土話,不是雅正的閩南話。

最後必須一提,廣東廣西的語言極之繁多,廣府話是經過長期的時間考驗而成為兩廣之交流語,期間沒有官方勢力推廣或壓迫,端的是兩廣人民的共識;兩廣人民長期認同廣府話為雅正的交流語,自有深刻原因。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8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