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昔正今陳巧文

追昔正今陳巧文


雨傘革命失敗之後,政局猶如有如一池死水,忽然令人想念陳巧文。

陳巧文當年被《蘋果》追蹤報道她的私生活,以污損其形象。《東方新地》的狗仔隊跟蹤她至長洲,封面刊出陳只穿背心和內褲的性感擦牙照片,內文必然也不會去得去哪裡──描寫陳行為怪誕、校內遭人排擠、和外藉男友過著「淫亂」的生活。

當年她到底做了甚麼錯事,要遭這種無情對待?只因她當日舉雪山獅子旗,公開支持西藏人民有權自決前途。她的主張,跟今日的香港旗和建國遙相呼應,本質上別無二致。但有大量大中華主義者如黎智英,跟中共有默契地共同打擊她。這些骯髒舊事,今日的人也許不知道、或早已忘得一乾二淨,更甚者將之視為社會運動的禁忌歷史,緘口不提。縱然《蘋果》一直以來,利用其龐大的輿論影響力操縱政局,打擊異見積犯累累,時至今日依然是大部份港人心目中的民主大報。人心是非不辨, 才最令人痛恨。

陳巧文往時的果敢勇毅,她罵社民連、罵長毛、罵千篇一律的抗爭手法,今日事實證明,她對了;當時誰人罵過、嘲弄、鄙視甚至傷害過她的人,今日都應該誠懇地跟她道歉,這不只是追認她激越超前的抗爭行為,還有具眼光的見地。認錯是改善行為的第一步,若果連錯都不認就難以進步,如學聯般腐化。

有人用今日的標準看當年的陳巧文,覺得她只是講常識而已,並非值得推崇備至。可是以今日的標準去評定前人所做的事,有如用噴射戰鬥機去跟初代飛機比較,當然會覺得時人很小兒科。但這種態度是驕矜狂妄;因為回想四年前,只有陳巧文和一小眾人去反逆主流抗爭模式的大潮流,他們是有份開拓今日局面的人。謙虛一點承認今日自己的慢,還她一個公道,才算為自已的錯判負責任的表現,並以她為榜樣,用未來的視野超越現在。

有人批評追思陳巧文和道歉很矯情,反觀現下人人愛借古諷今,又是否矯情?矯情是造作,是做多餘的事,是虛偽地的演戲。矯情這形容詞,不適用於借陳巧文抨擊今日令雨傘革命失敗的人。全因她所做過的事,已經成為歷史的一部份。她跟其他先烈本質其實沒有兩樣,分別只差在她仍在生;可惜當時她勢孤力弱,失敗了。今日大家講她當時的一切是常識時,捫心自問,這種常識,大家當時有嗎?即使有,敢在愚昧的社會提出來嗎?

所以陳巧文既是先知,也是先驅,是用行動貫徹理念知行合一的表率,比那些打著「無畏無懼」這種騙人口號的領袖,更顯其貨真價實。當時她超越了大家,走在最前,背了一身冤枉。雖然倘若她沒歸隱,到今日也可能變得落後,也許會變成另一個如黃浩銘的村長,或老屁股長毛。但這都不要緊,因為她撒下的種子,已經長出苗頭,做到承先啟後,這已經足夠,她無愧於香港人,即使要用上四年才爆發雨傘革命;四年,對於一個社會的變革進程來說,不長、很短。可是大陸的侵掠速度如疾火烈風,香港沒有這種閒時間慢慢求變,能否闖過生關死劫,全看短期之內衝破動武的思想拘束。

陳巧文的遠見和敢為,怎說都值得今人學習和宣揚。如今她雖然已經不在,但她的身影卻與我們同在。追昔正今,三省吾身。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