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道強國的精液逆差

陰道強國的精液逆差



中日因為尖閣諸島的主權問題,一直鬧得不可開交,繼2012年9月爆發的大規模反日暴亂引發不少笑話後,今日大陸人又獻新猷,揚言為了反日,要到日本召妓,渲洩小日本霸佔釣魚台的憤怒,同時替日本侵華時期的慰安婦報仇雪恨云云。

此舉確實其情可憫,其志可嘉,愛國之心可昭日月。可是小日本啊,跟某些妓女大國不同。日本人的風俗娘,向來只為本國人服務,不喜接待外國客人,特別是一身土氣的「中國人」,絕不見錢眼開。那麼在風月場所滿布,著名的歌舞妓町裡打轉,操日語的妓女又是甚麼回事?

《池袋西口公園》系列小說的作者石田衣良,曾在這套作品中寫過,大部份到日本留學的中國留學生,皆是出身是貧困地區,即是那些未富起來的大部份人,均幹著日本人不願幹的低下層工作,男人多做餐廳洗碗、搬運工等體力勞動工作。因為工時長,收入又微薄,加上要寄錢回大陸的家人和還債給人頭集團,所以大陸女人很多時也會選擇出賣肉體以償債。那些操日本語的所謂「日本」妓女,其實大部份都是大陸女人,每日服務世界各地有性需要的客人。上述的雖然是小說情節,卻根據事實改編而成,然而這些早就不是秘密,前陣子在電視播放的港台節目《華人移民史——渡東瀛》上露個面的皮條名人李小牧,就是靠將拉皮條的經歷著書成名。他的著作印證了事實,不知道大陸憤青是真的不知道,還是但求滿足自己對日本AV女優的意淫妄想,而裝作不知道。中國人到日本嫖妓意圖報仇,最終卻弄成嫖客、拉皮條、妓女,一條龍都是中國人,可笑不可笑?

再說想透過召妓洩憤,令我想起許多年前社民連的某個角色。那個人一談到釣魚台主權,被大中華愛國的高尚情操驅使下,就揚言要到一位同黨女神曾經服務,現已結業的新花都夜總會,找個日本小姐來「宣示主權」的偉論。真像今日說著相同事情的愚蠢大陸人,當時他被黨內的女權份子鞭撻得體無完膚。現在這位大中華愛國主義的仁兄好像已經貴為一村之長了。此乃屬舊聞一則,就此表過。我想指出這種言論的是愚昧之處是,若果光顧性服務可以成為民族主義渲洩憤怒的出口,那麼每日輸進來自世界各國大量精液的陰道國家,豈不是日日上演世界聯軍侵掠?這種「精液逆差」,任你大陸人再暴發,即使到日本能大舉應召日本人妓女,也扳平不來。

所以一個這樣智障的低等物種,難怪美帝都不想共產黨倒台,因為萬一鬼國土崩瓦解,蝗蟲破籠而出四處亂飛,那就糟了,肯定會為世界帶來嚴重的社會災難。

社民連行委「宣示主權」事件的參考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42903741434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