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力救濟、破舊立新的年代

自力救濟、破舊立新的年代


今年適逢甲午年,好多人都相信有大事發生。果然,僅僅半個月,香港就發生幾件影響深遠的事件。一為傳統媒體紛紛墜落,淪為政府打手,肅清反對聲音,具體例子為商台辭退李慧玲,以及謝志峰以港台公器偏袒大陸人殖民香港。二為上星期日,廣東道的驅蝗行動,成為族群抗爭的先聲。

這幾年,港人如果心水清,理當知道傳統媒體不可為。電視台、報紙、電台,全都消滅內部非議政府的聲音。政府亦務求令所有傳媒,成為政府的口舌。那些即使標榜為民發聲的傳媒人,在本土議題的試煉下亦無所遁形。謝志峰就是一個典型:一個自稱愛中國,支持大中華思想、民主回歸論的加拿大公民,在港中衝突上,偏幫大陸殖民,並要求港人「包容」。當有事的時候,他自己可以和家人逃至加拿大(事實上他已逃過一次),留下港人受苦。至於李慧玲,一如網民所言,是「支持民主」還是「支持民主黨派」,在五區公投、反國教等事,早有定論。更遑論最近那個聲援她的行動,將所有唔支持她的人,稱為「與民為敵」。這種以民主為幌子,做某個政黨或政治勢力打手的朝秦暮楚之徒,何足道哉。

際此舊媒體沉淪之時,新媒體反而迅速冒起。面書(雖為交友網站,但其訊息傳播力,卻是連電視台、報章也望塵莫及)、網上電台、新聞網站對香港政治的影響,反而更為有力。驅蝗行動,正是本港年青人,運用新媒體進行政治活動的結果。而新媒體的崛起,亦導致另一轉向,那就是香港政治性質的改變。

此次驅蝗行動,只有一二百名網民參與,但幾年前,仍然在網上被人譏笑、辱罵的本土意識、族群政治,已經成為實體政治的一部份。甚至乎,族群政治以及所延伸的衝突,將是未來香港政治的主流。只要有留意星期一新聞報道的人,都會看到,主流媒體,是如何刻意抹黑此次行動;政府官員,又是如此緊張的進行譴責和威脅參與者。往日數萬人甚至數十萬人到政總,政府官員的回應總是胸有成竹,睇死你班香港人行完就算。為何一二百人在廣東道行個多小時,政府官員就如臨大敵?因為他們無準備,亦不知如何準備、面對族群鬥爭。當日筆者所見,警方明顯無法控制情況,如果有參與驅蝗者和愛港之聲的人打架,警方根本無力制止。事後,行動組織者天河明人稱,驅蝗行動陸續有來。其實,何止驅蝗行動,族群衝突,更應如此。想突破中共殖民、政府賣港、財團壟斷、政治冷漠,港人只剩這一條路。

今日香港需要的,已非喊冤、哭喪式的請願運動,而是拳拳到肉的抗爭。港人如繼續迷信議會抗爭、假日遊行、和平示威等方式,並且拒絕認清中共以殖民手段滅港的事實,其子孫必世代為奴。筆者奉勸港人不要心存僥倖,以為移民可保平安。在當今越發高漲的排華情緒下,做他國移民,終將成為當地族群衝突的犧牲品。想自保求存、得榮華富貴,就只有守護香港,遵從本土一條路。留在此地者,就必須抗爭,不要妄想坐享其成,以為政治冷感是避風港。這場族群大戰,無論何者勝利,對偽善的中立者,總是最殘忍的。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