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 Tone,即係……

JM Tone,即係……




我們一直恥笑Janice Man的JM Tone,可你不能怪她,畢竟在三年級前她都在international school,即係國際學校讀書,所以自認為「英文底子打得幾好」,之後升讀荃灣的屋村中學,會考傳聞只有兩分,英文自然荒廢了,出席活動時甚至連一句英語也蹦不出來,只能尷尬地說:「Yea….and then….多謝你地呀 (揮手)」。
 
JM到底是上進的,香港崇洋,英語文盲MK妹上不了檯面,從0靚模到模Art再到踩紅地氈的演員,交友圈子提升了n個層次,連老公都是外國讀書的「海歸派紅三代」。聽多了ABC腔,雖然被野雞中學誤了一身好底子,學不來他們的英語,卻十足模仿了ABC腔的精髓——不是流利的英文,而是蹩腳的中文。

十年磨劍,她終於練成了JM Tone,瓊姐概括其三大特色:
一、語句間一定要加Yea
二、假設對方聽不懂,每次說完英文單字後,哪怕再簡單,必定再以中文解釋,讓你學懂Killer即係殺手,Perfume即係香水。
三、R音異常準確,即使Cleansing Foam沒有R音,也要咬字清晰地說成Cleansing Forrrrrrrm。
除此之外,應該還要加上第四點,可能慣了咬牙擠出英文單字的R音,所以連廣東話也仿傚ABC口音,硬要說成「幾想rrrn」、「碎rrr花style na」、「兩rrrn間餐廳」,R音還可以混合雙語使用,比如去rrrr NewYorrrrrrk食corrrrn。
 
這種偽ABC腔很煩,很多人以為由於中英夾雜,不過Code-mixing從來是香港人的習慣,日常交談完全不摻一個英文字反而困難。也有人嘲笑她讀錯音又用錯字,把Camel,即係駱駝色,讀成cam-mel;又說「上天會deserve一個好好的人等緊我」,大概混淆了deserve與reserve。英語不好縱然會被歧視,可是還不至於昇華至一種tone,JM Tone最礙耳的不是英文那部份,而是好端端的一句廣東話被她的造作弄成四不像,一會兒要「拍攝一個Ummmm Beauty妝的demo」,一會兒「gain咗muscle」、「個人開始muscle咗」, 這已經不是Code-mixing,而是既不合英語文法又聽著別扭的中文,所以特別刺耳。
 
JM Tone令人想起港媽的「你唔eat quicker,我就唔帶你去playground play架啦!」, 他們同樣把廣東話放在卑微的位置,即使自己的英語是有限公司,也情願說著顛三倒四的鬼話,卻不肯好好講人話,不光令人聽著突兀,更是智力的損耗。
 
新加坡的Singlish以英語為基礎,混合了華語方言和馬來文詞彙,比如Want go makan?makan是馬來文吃飯的意思,這句即是「要去吃飯嗎?」新加坡人李慧敏直指新加坡人接受街頭訪問時,不論以英文還是中文作答,很多都語無倫次,因為語言和思維緊密相連,Singlish不用照顧文法,加上中英文詞彙不足,讓人無法表達深層次的思想。JM Tone與港媽Konglish異曲同工,連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都不知所云,還能指望說出什麼真知灼見?
 
Metal Gear Solid V引用羅馬尼亞哲人Emil Cioran的話:「One does not inhabit a country; one inhabits a language. That is our country, our fatherland – and no other.」
我們棲息於一種語言,而不是國家,母語才是真正的祖國,如果連母語都變得支離破碎,這個地方必然是亂七八糟的。

(圖片來源:今日VIP截圖)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