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但願不只是朋友》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但願不只是朋友》


「小澄,真的多謝妳再次拔刀相助啊。」
「亞光,別說這些話了,我是樂意的。」
「不不,我真的要多謝妳啊,要是沒有妳,我真的不知可以找誰收拾這些『爛攤子』呢。」
「為了你,就是兩肋插刀也可以的,放心。」
「多謝妳,妳真的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啊。」

聽見這句「最要好的朋友」,小澄登時一愣,沒法說出話來。
亞光卻繼續傻頭傻腦,沒有意識到小澄的不對勁,逕自喝著啤酒,繼續滔滔不絕地說話。

小澄和亞光絕對是要好的朋友。
然而他們是否真的是「最要好的朋友」?或者這樣說吧,一個單身男生和一個單身女生,真的有可能成為「最要好的朋友」嗎?
在亞光的角度,這是可以的。
但若站在小澄的角度,這卻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小澄暗戀亞光已有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了。

對亞光來說,視小澄為「最要好的朋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平日,他們會像「哥兒們」出外吃喝玩樂、飲酒、唱卡拉OK、經常有身體接觸。對亞光來說,他似乎忘記了小澄其實是個女生。
一個其實漂亮動人、身材不錯、且不乏追求者的女生。

「妳也別這麼揀擇啊!」亞光說道:「這樣的話,妳會嫁不出的。」
「那又怎樣?你還不是吊兒郎當,常常到處留情?」小澄反擊。
「哈哈哈,我又怎麼能和妳相比。」亞光大笑:「我永遠也是個單身貴族,與我走近的女生,只會是『一夜情』的關係,絕不會有下文的啊!」

【是嗎?那我呢?】

每次,當亞光提及自己只視女生為「一夜情」對象時,小澄也會這樣想。
她的心不其然會抽搐一下,引發陣陣刺痛。她只能強裝笑容,延續談話。

他們的關係,令小澄的好友們都為之側目,紛紛替她感到不值。

『他有甚麼好?為甚麼妳要一直留在他身邊?』
『這種男人正是人渣中的人渣,別要再理會他,快離開吧。』
『妳有那麼多追求者,真的,別為了這種人浪費自己的光陰啊!』

大概,世上唯一不清楚小澄心意的人,就是視她為「最要好的朋友」的亞光了。
但這些事情,小澄卻全不介意,因為她知道亞光需要她。她樂於成為他的「哥兒」、替他處理日常生活各種事情、和作為他的傾訴對象。

亞光需要她,她亦需要亞光,這便足夠令她默默為亞光付出所有。

這種「所有」,荒謬得令人失笑。

一天,亞光「闖出禍」來了。
他匆匆忙忙找尋小澄,為的就是要她協助,商討「一夜情」後出了的亂子。

「救命啊,小澄,怎麼辦,她真的很煩人啊!」亞光在大叫。
「是嗎?」小澄淡然:「也許是『上得山多終遇虎』吧。」
「唉呀,現在不是嘲諷我的時候。」亞光苦著臉的同時,手機又再響起了:「看啊,她又打電話給我,這已是今天的三十三次了!」
「你直接告訴她,你不會和她再見面,叫她以後不要找你,不是可以了嗎?」
「不行啊!」亞光用手掩臉,狀甚痛苦:「她說不介意每天晚上也當我的『一夜情』情人啊!」
「每天也有免費的性愛?這不是你們這些臭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嗎?」小澄別過臉。
「不不不!」亞光說著,強行把小澄的臉轉向自己:「我曾發過毒誓自己不會重複和女生上床的啊,妳一定要幫我!」
「我又可以怎樣幫…」

小澄說著這話時,亞光忽然鐵青了臉。
她馬上轉過頭來,看到一名衣著搶眼、濃妝豔抹卻俗氣得可以的女生,正怒氣沖沖地朝他們這方向走來。

直覺告訴小澄,這個女生便是亞光口中說對他死纏不放的女生了。

小澄對她上下打量,心想,唉,他竟然淪落至此,這種質素的女生也不放過嗎?但看這女生一臉攻擊性的表情,看來亞光有夠難受的了。

「我想妳扮成我的女朋友。」

小澄背後的亞光,忽然輕聲說了這句話。小澄登時呆了一呆,心頭還來不及跳動,人還來不及反應,那女生已來到他們的面前。

「亞光,為甚麼不接我的電話?」濃妝女生嗔道,轉望小澄:「她是誰?」
「她是我的女朋友啊。」豁了出去的亞光,大聲說道:「我們已在一起多年了,妳別想要拆散我們,我和妳只是一晚的意外罷了。」

濃妝女生上下打量著小澄。

「嘿,我有甚麼比不上這種老土女生?」濃妝女生一臉不屑:「她連穿衣都不懂得啊!」
「我覺得她比妳好上一百倍也不止!」亞光反擊:「而且,剛才我已如實告訴她,向她坦白,她亦已原諒了我,並答應和我結婚,妳死心吧!」

亞光和濃妝女生女生你一言、我一語的不斷對罵。站在中間的小澄,一聲不響地站在原地,默默等待他們說完。一會,濃妝女生似是說不過去,竟推了小澄一下,令她差點跌在地上,幸好亞光及時伸出傷手,抱著小澄,才令她沒有跌個四腳朝天。

「我警告妳,妳再動手的話,我可要報警的了!」
「憑你這個懦夫,你有膽嗎?」

他們說著這話的時候,小澄不知那來的勇氣,竟伸出手環繞著亞光的頸。然後,當亞光低頭望向她時,她深吸了一口氣,把自己的唇,吻向亞光的唇。

這不僅是小澄和亞光的第一次接吻,這更是從未戀愛過的小澄的初吻。

接下來發生了甚麼事情,小澄倒是不太記得,大概是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奏效了,濃妝女生好像離開了,鬆了一大口氣的亞光,隨即親自送了小澄回家。在小澄家門外,亞光抓著頭,笑得像個傻瓜般不斷向小澄道謝。

「哈哈哈,妳真厲害!」亞光豎起大姆指:「這麼棒的即興演出,我們果然有默契啊!」
「別客氣。」小澄一臉茫然,像個機械人般答話。
「唏,妳也開懷一點吧!」亞光用力拍著小澄的肩:「畢竟妳剛才替我處理了一大危機,妳這個『最要好的朋友』又幫了我,我又欠妳一次了!」
「嗯。」

小澄的心,痛得不得了。
她只希望亞光盡快離去,讓她可以回家大哭一場。

「對了,不如這樣吧。」亞光雀躍說道:「我替妳實現一個願望吧!來來來,別客氣,只要是我能力範圍可以做到的,我一定會替妳達成!」

小澄強顏歡笑。

【別再視我為「最要好的朋友」了,當我的男朋友,可以嗎?】

這句說話,是她想說出的願望,然而她還是說不出口。

「今天很疲倦了,讓我先回家休息吧。」小澄裝作快樂:「這個願望,讓我想想,留待下次再跟你說,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那再見了,『最要好的朋友』!」

目送著亞光一蹦一跳的離去,小澄的淚水,登時有如洪水決堤地湧出。

【再見了,「最要好的朋友」,我們明天見了。】

但願不只是朋友,只是當你喜歡的人已把你當成了「最要好的朋友」時,你還有甚麼可以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