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及時擁抱》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及時擁抱》


一大清早,才剛剛起床,文昌和心兒已在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吵架。

「夠了!妳不想聽的話,我便不說了,我懂的!」文昌大吼。
「我那有說過不想聽?」心兒一臉無奈:「你別這麼敏感,好嗎?」
「我就是這麼敏感和麻煩!」文昌聲嘶力竭:「你就當我是『情緒勒索』吧!」
「唉,你先冷靜下來,好嗎?」心兒仍然耐心:「難道你想自己再次崩潰嗎?」

說到「崩潰」這兩個字,文昌登時更添怒火。
他青筋暴現、大發脾氣,瘋狂地吼叫了數聲後,便馬上奪門而出,衝進剛到達的升降機,用力拍打按鈕。

「媽的,崩潰崩潰,難道是我想的嗎?」文昌雙眼通紅:「累積了這麼多鬱結,找個發洩對象也有錯嗎?」

離開了大廈,他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閒逛。想呀想,他才發覺自己未吃早餐,肚子正咕咕作響。他隨意走進了一間茶餐廳,然而因為正值早餐的黃金時間,裡面坐滿了客人,他被安排與一名老伯伯在「卡位」併桌。性格孤僻、向來不習慣與陌生人同桌的文昌,在無可選擇下也只好硬著頭皮坐下,牽強地向面前的老伯伯微笑點頭。正在向侍應下單的老伯伯,也先友善地點了點頭,方才繼續點餐。說著,本來目無表情的侍應,聽罷老伯伯的點餐,竟不禁皺起眉頭。

「亞伯,點的這麼多,你真的吃得完嗎?」
「嗯,麻煩你了。」

面對著老伯伯的不置可否,侍應沒有繼續追問,繼續招待其他客人去了。

雖然肚子咕咕作響,但向來吃得不多的文昌,只是點了火腿蛋三文治和冰咖啡,然後便逕自滑手機,靜靜等待食物的到來。食物送到後,他便靜靜地低頭吃著,並一邊注視著手機內容,沒有與老伯伯有任何交流。然而一會後,正沉迷在一段網上短片的他,卻被侍應的吆喝聲嚇了一跳。

「亞伯!我就說啊,你吃不完的話別點這麼多!」
「對不起…」
「一句『對不起』便可以任意浪費食物了嗎?你這是為老不尊啊!」

文昌一看,也被桌上的情景嚇得呆了。這個瘦弱的老伯伯,真的吃得下兩人份量的早餐嗎?不過,對他來說,浪費是一回事,侍應的惡劣態度卻是另一回事。

「只是多點了食物,需要這樣喝斥他嗎?」文昌插嘴。
「先生,你有所不知,他是個『慣犯』啊!」侍應老沒好氣:「他每個星期也是這樣的,有錢也不用這麼過份吧。」

文昌看著老伯伯的臉。
他的眼神,倒像是充斥不屈,卻也帶著無可奈何的悲哀。

「好了,不如這樣吧。」文昌想了想,說道:「只是今天,讓我幫一幫老伯伯,跟他一起分享食物,確保不會浪費,這可以了嗎?」

一臉不屑的侍應,喃喃說了句「真多事」之類的話便離開了,沒再留難老伯伯。鬆了口氣的文昌,轉頭望向老伯伯。

「年輕人,多謝你替我解困。」老伯伯一臉感激。
「別客氣,只是舉手之勞罷了。」文昌回答:「但話說回來,你也別怪我直言,點這麼多食物卻吃不完,確是有點浪費啊。」
「這… 真的對不起,我…」

欲言又止的老伯伯,拿起咖啡輕輕呷了一口。
這時候,一滴眼淚,竟從他的眼眶落下,滴了在杯裡。

「對不起,對不起。」文昌忙道:「我不是有心指責你的,我只是…」
「只是好奇,對嗎?」老伯放下杯子,拭去眼淚:「不要緊的,年輕人,這不關你的事。」
「那為甚麼…」

這時候,輪到陡然想到甚麼的文昌,變得欲言又止了。
世故的老伯伯,一點也沒有介意。他只是笑了笑,聳一聳肩,好整以暇地接續文昌未說完的話。

「你想問我為甚麼要一個人點兩個餐,對嗎?」

文昌漲紅了臉,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我的老伴已離開近半年了。」老伯伯回答:「這份早餐是我為她點的。」
「啊…」文昌吞下了沒說出口的「原來如此」,怪責自己為甚麼沒有想到這麼簡單的事。
「我的兒子早已移民外地,在他鄉落地生根,很多年沒有回來探我們。」老伯伯繼續:「我和老伴每天一早起來,一起去晨運和吃早餐,然後回家看電視,享受著退休生活。偶爾我們會外出遠足或與朋友飯聚,只是我們很多年也是一起過,很少離開對方獨自行動。說來奇怪,可能是老夫老妻,習慣了,若沒對方在旁,反而很不自在。」

文昌沒有插嘴,繼續聆聽老伯伯的故事。

「我們的生活很簡單,很少吵架或爭執。」老伯伯微笑:「大概,我和她也是不喜歡爭執的人吧,所以很多時候,我們的生活也平淡如水,就是… 嗯,就是除了那一次以外。」

說到這裡,老伯伯微微顫抖著手,不斷吞口水,心情明顯起伏不定。

「你還好嗎?」文昌關心問道。
「不用擔心。」老伯伯搖頭:「年紀大了,說起往事,總要定一定神。」

文昌舒了口氣,繼續聆聽。

「那是個星期一的早上。」老伯伯緩緩說道:「我們一向習慣七時起床,但那天她竟然不肯起來,像個小孩般肆意「賴床」,不停說著要多睡一會,拒絕出門。我很奇怪,因為這情況多年來從未試過,當時我想她是在鬧情緒吧。說著說著,我開始變得急燥和不滿,和床上的她不斷爭論。最後,我便賭氣地獨自出門去了,打算吃完早餐後買外賣回來,誰知道…」

說到這裡,文昌已能猜到接下來發生甚麼事了。

「我真的很後悔。」老伯伯一臉唏噓:「回家看到她依然躺在床上,面色發白,沒有了呼吸。除了打電話報警以外,我只能抱著她冰冷的身體不斷抽泣。我很捨不得她,尤其是夫妻多年,想不到我倆最後竟是以爭執作為結束。自此以後,無論到甚麼地方吃早餐,我也會習慣點兩份。這種心態可能是懷念,亦可能是裝作她依然健在,奢望她偶爾會回來一起吃吧。」
「對不起,觸及了你的哀傷。」文昌說道。
「別這樣說,我才應該感謝你聽我說往事呢。」老伯伯像有所頓悟:「我在想,也是時候忘記過去了。畢竟生前的她是個不喜歡浪費食物的人,我這個做法既不會令她回來,亦不會令她感到快樂。所以年輕人,今天我需要你的幫忙。」
「你的意思是…」文昌大惑不解。

「依你剛才所說的,跟我一起分享早餐,可以嗎?」老伯伯笑道:「就當是慶祝我和你的緣份。」

這頓早餐,文昌和老伯伯邊吃邊談,一點食物也沒有浪費。
然而文昌卻沒有忘記家中的心兒。

吃完早餐,文昌與老伯伯不捨地道別,約定了下次再吃早餐傾談。急忙離去的他,帶著心兒最愛吃的「熱香餅」早餐,決定要跟她道歉。

嗯,文昌就是不希望自己會像老伯伯一樣,抱著遺憾地與愛人道別。

他決定了,每天也要擁抱最愛的心兒,而不是把她當為發洩情緒的對象;
他決定了,每次的道別也要充滿愛意和快樂,而不是抱著衝動怨恨的心。

他終於明白「及時」的重要性。

【也許他們還是會偶爾爭執,但重要的是懂得及時擁抱,活在當下,對嗎?】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