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茶的愛情短篇:《越洋電話》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越洋電話》


「這是甚麼?IDD?」
「IDD即是『International Direct Dialling』,中文是國際長途電話。」
「啊,即是WhatsApp call之類的東西嗎?」
「不是,IDD是每分鐘收費的,跟WhatsApp call的免費模式不同。」
「那,為甚麼有免費的不用,要用收費的?」

對於比自己年輕二十年的小江,亞木也省得再解釋,反正他不會明白,再解釋也是徒然。很多如「情懷」和「回憶」之類的事情,實在不是小江這種年輕人可以理解的。

說到底,亞木也明白當中的不合理之處。
因為他所打的這通越洋長途電話,其實老早已沒有再被接聽過。

「我很累了,我想分手,可以嗎?」

二十年前的今天,身在英國的亞木,在長途電話跟身在香港的女友家儀分手。
雖然這是段艱難的異地戀,但這卻是個全無預警的分手。

他倆在一起已有一年了,這段日子,在英國半工讀的亞木,每個月最大的樂趣,便是把辛苦省下的金錢,用作致電家儀的電話費用,跟她越洋談著彼此的生活,說著半工讀的辛酸,了解家儀預備會考的進度。還有就是,互相表達思念之情。

「我很掛念妳啊,家儀。」
「亞木,我也是。但我們好像談得太久了,不怕浪費金錢嗎?」
「別擔心啊!這星期我很努力工作,賺到的足夠談個一小時有餘,嘻嘻。」
「亞木,多謝你,但你也要小心身體,別捱懷啊。」
「好的,放心吧,我有分數的了。」

亞木說得輕鬆,但為了換來今天的一小時通話時間,他特地在日間加班工作,然後在晚上才通宵趕功課,是以通電話前,他已連續兩天兩夜沒有睡覺了!通電話過後,他也馬上要去兼職,一刻休息的時間也沒有。

但他就是毫不介意。
這通每月一次的越洋電話,就是他在英國繼續奮鬥的最佳動力。

「為甚麼要分手?有甚麼問題我也可以改。我可以改的!別離開我啊!」

拖著疲憊的身軀,在電話裡得悉家儀意願的亞木,馬上苦苦哀求,希望對方可以回心轉意。

然而這就是絕不可能。
異地戀本已不容易,加上變了心的家儀如斯決絕,在六千多英哩以外、隔著電話的亞木,又有甚麼可以做呢?
難不成他要馬上買機票回香港去嗎?這當然不可能。

『你所打的電話號碼暫時未能接通,請你在訊號聲響後留言…』

分手以後,亞木也一如以往,在每個月的同一天、同一個時間,再撥打同一個號碼,嘗試致電身在香港的家儀。然而二十年過去了,畢業後在英國繼續工作的亞木,也從未試過成功致電家儀。每一次,不是電話沒有人接聽,就是被轉駁到冷冷的留言信箱去。

「家儀,我真的很掛念你。我還可以見到妳嗎?只要妳願意的話,我可以馬上回港與妳見面,再慢慢詳談…」

每一次,亞木總是會在留言信箱說著同樣的話。
每一次,亞木也不會得到任何回覆。

即使隨著電訊服務的進步,國際長途電話費已越來越便宜,家儀還是沒有回電。
即使隨著科技的急速發展,亞木已有其他的途徑,例如電郵、面書或WhatsApp之類的通訊方法,亞木還是執意用著這個方式去聯絡家儀。

他期望有朝一天,可以在越洋電話再和家儀談話,重拾當年的情懷。

另一個好友小東,也不明白亞木的執迷,曾經好言和他商討。

「你有想過她已更改電話號碼,或是為了避開你而刻意不接長途電話嗎?」
「我不知道,亦沒辦法知道。」
「那,在面書搜尋她,或是可否問一下朋友,有否她的其他聯絡方式?」
「我不想知道,亦不喜歡這方法。」
「唉呀,為甚麼你要如斯執迷,而不肯用更好的方法啊?」
「小東,我還以為你會明白的。」
「明白甚麼?」
「明白在越洋電話和自己愛人傾談的感覺。當年你也試過的,不是嗎?」
「但,這和現在的互聯網電話有甚麼分別?說到底,IDD已是落後的東西了吧。」
「好了,那我反問你吧:為甚麼你還堅持用落後的菲林攝影?數碼的效果不也是一樣的嗎?」

小東啞口無言,唯有輕聲嘆氣。
大概,他也能明白亞木的執迷,知道亞木不會放棄的原因了。

或許,亞木所做的,就是所謂的「逃避現實」罷了。
嗯,與其用更有效的方式令自己死心,倒不如用老舊的方法令自己的希望苟延殘喘。

直至這通越洋電話,再也不能打通的那天來臨為止。

【可以的話,別要殘忍地喚醒身邊那些寧可執迷不悟,也不願面對現實的朋友。因為啊,那些老早已不再存在的「希望」,可能是他們繼續下去的唯一動力。】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
c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