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支持《說唱劇場:香港愛情》 與香港文化談一場戀愛

支持《說唱劇場:香港愛情》 與香港文化談一場戀愛

支持《說唱劇場:香港愛情》 與香港文化談一場戀愛


目前的香港,不是一個容得下愛情的城市。

那個為了成全白流蘇范柳原而陷落香港,已成過去。

沒有愛情,也就沒有情趣,沒有歷險,生活淡淡似是湖水。無論喜愛異性或同性,有性需要時可用流動應用程式找對手,翌日一覺醒來又是一條好漢,不用花時間培養感情,也不用躊躇如何表白,更別說約會、吃飯、看電影......

非關局勢,而是此地人人搵錢至上,有樓有高潮 - 生理反應與物質與財產緊緊相扣,多乏味呀。

《水滸傳》中,西門慶情傾人妻潘金蓮,王婆獻策說要贏得美人歸,關鍵在於「潘驢鄧小閒」 - 當中的閒,就是閒心、閒暇。你對上一次「得閒」是何時?

港人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周身唔得閒」、「得閒死唔得閒病」,彷彿空閒就是不對,就是罪大惡極。大表弟於楓葉國求學,每趟長假期返港,雙親都為他安排一連串節目。平日一整個上午或下午,跟不同導師打羽毛球;每個週末週日,不是參加長跑比賽就去行山;還有大大小小飯局聚會、家族旅行等等。表弟悄悄投訴說,返港後沒有一刻停下來!

那麼,你最想做甚麼?小朋友回答:「甚麼也不做!或者,做自己想做的事。」續道:「不過,他們不喜歡看到我沒事做的模樣呀......我只想多睡一點,窩在家裡,看看電視或打機。」

「假期不是用來休息的嗎?平時要應付考試測驗已經夠忙,每年只有趁著寒假和暑假回來順道休息一下。大學畢業後投身社會,屆時我再也沒有跟寒假和暑假一樣長的假期了。」他又疑惑:「得閒都有罪嗎?」

一言驚醒夢中人!香港的生活節奏,一日比一日急速,為了不致落後只好趕頭趕命。這樣的土壞,如何能滋長愛情?

多得黃洋達,多得〈國立大台〉,還有762、阿A及Eric,每星期的《香港愛情》系列提醒大家,在鹽水文化氾濫之前,這裡曾經有過不少刻骨銘心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 - 這才是非物產文化遺產!每回收聽都感到揪心;揪心在於心底裡知道老好日子經已遠去,而且一去不返,日後迎來的將是無盡蒼涼。姑且借調張愛玲《半生緣》結局一句,「香港,我們回不去了。」

對於愛飲喜茶、嗜吃海底撈的一群,香港文化的存在與否著實無關痛癢。但身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說唱劇場:香港愛情》無疑是這片土地的輓歌。正如早前國師陳雲接受熱血時報封面訪問之結語:「與中國成為了『命運共同體』後的香港沒有希望,但你有」,與香港談戀愛?不了。

但,與香港文化談戀愛,對於身土不二的一眾義民而言,是必須的。

大家的支持不單給予熱血時報繼續營運之動力,亦讓一眾創作人得到實質支援;此後,他們將會用心製作更多佳作,以文字、音樂及平面創作,文化抗共。

「在這兵荒馬亂的時代,個人主義者是無處容身的,可是總有地方容得下一對平凡的夫妻。」(張愛玲《傾城之戀》)當中的「夫妻」不區泥於男女;不過,唯有,才能讓文化傳承、滋長。

購票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prime/hklove.php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0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