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光了木頭,下一回就到斬人頭

斬光了木頭,下一回就到斬人頭



般咸道旁的老樹,飽歷百年風霜而不倒,卻敵不過一群沒頭沒腦的傢伙,為的就是一個過門不入的「蘇迪羅」,就遭到砍首之災,令香港的「冤案錄」又開多一頁。

一個民政事務處,一個路政署,應該沒有樹木專家在其中,卻見此堆飯桶,竟借颱風之名,無端把四棵榕樹砍掉!政府的無道,在處理事情上表現的弱智,確已相當接近大陸的水平,或者某些方面已教超越亦未知!如此無知的官僚當政,又哪有可能為香港尋得福祉?反之,把香港人推向地獄的機會,看來遠比其他的可能為高!

以往學校的課文裡,其中一篇是秦牧的《榕樹的美髯》。文中他描述人們在樹下種種的活動,見證了人和樹之間的息息相關。他又把榕樹形容為「智慧、慈祥、穩重而又飽歷滄桑的老人」,卻最精彩之處,乃是作者以「我從來没有看過一株榕樹是自然枯死的。如果不是由於雷殛,不是由於斬伐,它似乎可以千年百代地活下去」結尾,恰巧亦打了政府一大巴掌!

歷史遺留下來的種種,隨著一群喪心病狂,吃裡扒外的狗賊逐步摧毀,然香港人每每只能輕嘆兩句,矯揉地做些不明所以的事來緬懷一番,然後又等待另一次憑弔的機會來臨,週而復始,一次比一次沉淪,一趟較一趟嘔心。百年基業,落在這一代的香港人手中,有獻媚投共的來破壞,有怯懦偽善、就手旁觀的等著中共來破壞,也有空著急的看著中共來破壞,彷彿這代的香港人,早就跟這個香港結下萬劫不解的仇怨,恨不得在四分一個世紀裡將之解決似的。

驀然回首,又要再過多少個春秋?墮落一旦成風,要挽救回來絕非容易,怕的是不知要耗上幾多代人才能成功?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斬光了木頭,下一回就到斬人頭!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