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回歸派快啲去死吧!

民主回歸派快啲去死吧!


經常就不同題目接受電視新聞訪問,永遠作出「阿媽係女人」式評論的中大政政系高級講師蔡子強今日在《明報》撰文,標題為「路走到這裏分手:民主回歸派的落幕」, 文章並非對日前人大為政改落閘作出評論,而是蔡先生一時感觸寫下的一封自白。但文章卻把香港失陷中共的真相解開,那就是80年代民主回歸派對中共的天真和無知,赤裸裸呈現眾人眼前。蔡子強指當年港大和中大的學生贊同民族回歸,曾去函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要求中共必須在香港實行民主,而在趙之回覆中,同意讓香港實行民主化的政治制度,結果這些所謂香港精英,繼續死心塌地推動民主回歸。

蔡子強形容這些包括他在內的這些民主回歸派,擁有的是亦子之心,並非今時今日那些因投資及商易關係而投共的人可比,因為當年中國仍是一窮二白,而他們支持民主回歸,還要頂著不少壓力。即使後來發生六四事件,他們的信念也沒有變,仍視自己為中國人。其後年年出席六四,也只是要求平反六四,不為顛覆中國。因為在他們眼中,六四只是國家民族歷史上的重大傷口,總有癒合的一天。

相信各位看到這裡,已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甚麼赤子之心,那根本就是白痴,把香港的未來作為自己投注的愛國本錢,在六四後仍不懂反省和悔改,繼續視中共為合法政權,這些人只能用「無藥可救」來形容。六四不是國家民族歷史上一個傷口這麼簡單,六四是一場對學生和人民的屠殺,只有把中共推翻,對殺人兇手進行審訊及判刑,那才是合法合情的做法,而不是冀望這個殺人政權能自我完善,終有一日為六四作出平反便可以的。

蔡子強又指他們這一群大中華撚,能在中港矛盾發生時,起一些緩衝作用,讓社會不致於走向極端,步向民粹、排斥大陸,造成政治撕裂。這一種講法實在是本末倒置,就是你們這班推動港中融合的撚人,不去考慮香港的實際情況,盲目的配合中共的殖民政策,港共政權才可以不斷引入大陸人來掠奪港人資源,導致港中矛盾愈趨嚴重。本土派之興起,一方面是對抗大陸人的入侵,另一方面就是要站出來揭穿你們的真面目,真正的為港人發聲。

蔡子強又指民主黨在上一屆政改中,即使面對排山倒海的指摘和醜化,仍是力挽狂瀾與北京達成協議,只是希望與中共開啟良性互動,但現在結果卻是事與願違,政局發展仍是各走極端,走向撕裂。而日前人大為政改落閘,令到他們這一批民主回歸派,感到前所未有的氣餒、沮喪,以至憤慨。因為他們過往30年相信的一套,或許是錯了。民主黨落得今時今日神憎鬼厭的地步,仍是死不悔改,或多或少就是因為有這一班回歸派學者,處處為他們美言,讓他們以為2010年真的做對了。這一班人,到現在仍未肯承認自己有錯,並非為了個人尊嚴,只是為了日後再次投共留下空間。

蔡子強又引述教院助理教授方志恒的一篇文章內容,指人大的決定,標誌著「民主回歸論」的壽終正寢,「任何的對話、改革、中間、溫和路線,都已經走到盡頭不可能再繼續下去」,舊的政治格局、黨派、人物、互動模式,將會逐一被淘汰和取代。蔡認為民主回歸派敗走,雖不會一夜間因憤慨而變成「本土派」、「城邦派」,但中國將永遠失去一股社會上最重要的道德力量之支持,中國將要面對的,將是更激烈、更強硬、更對抗的新一代。

蔡子強在言談間仍是露出不甘心的心態,表達出一點兔死狗烹的不滿。的而且確,這一幫民主回歸派,一直就是中共眼中的民主花瓶,是收回香港的工具,是打也不走的忠犬,所以根本不會放在眼內。蔡子強自誇民主回歸派為甚麼道德力量,暗指本土派不道德,絕對不能成立。抗拒港中融合的本土派,在民主回歸派打退堂鼓的時候,肩擔起對抗中共這個惡魔的重責,無疑勇氣可嘉,而且在道德上,也比處處出賣港人利益的民主回歸派高得多。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