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穩賺生意變成坐食山崩

當穩賺生意變成坐食山崩


2020年武漢肺炎對IT及物流以外的各行各業造成致命打擊,尤其娛樂事業,受累於各地封城、社交距離令及限聚令,相關事業場所關門的關門,倒閉的倒閉。單論香港的戲院,執筆之時仍未知何時重開,雖然已有荷里活發行商急不及待宣傳造勢。

長時間的禁令下,強國有至少六千多家戲院倒閉,美國AMC瀕臨崩潰,香港的合和集團也將戲院經營權轉讓予一中型院線;同時,製片商亦更進取地尋求其他發行渠道,影視串流服務進一步成長,要求戲院將獨家播放的限期由九十日,大幅縮短至十七日。外內夾擊下,戲院將面對另一煩惱,被視為「救命符」的年度大片《天能》(TENET),有傳發行商華納電影要求將分成提高至百份之六十三。雖則對美國戲院的影響較大,但隨時會擴散至世界各地的戲院。

先來講解一下戲院的收入來源。最直接的收入,是戲票收入的分成 - 正常情況下大概五成;亦即是說,每張一百元的戲票,戲院收到五十元。其次,是收取售票的交易費用,平時在網上進行的售票交易,幾元至十元左右的手續費,幾乎淨賺。還有定價遠高於超市、便利店及小吃店的食品和飲品,無需分成,是可靠穩定的收入來源之一。

還有最後一種直接收入:院內的廣告宣傳費。戲院容許電影發行商擺放紙板、海報及數碼海報等宣傳品;牆壁貼紙、掛板、電梯貼紙、圍欄紙套等,會按量按時收費。與小食一樣,屬戲院百份百擁有的收入,卻只限於中型及大型戲院,因為迷你戲院並沒有足夠的廣告空間。至於其他收入,包括包場、發售禮劵、與銀行/保險公司合作的推廣活動、第三者禮品的上架費、戲院會員的會費等。

同時,大型院線會借戲院經營副業,如咖啡室、快餐店、書室等,正常經營的話可再帶動額外收入。

相對而言,戲院的成本主要是業主的底租,以及利潤分成、折舊、人事成本、場地維護、基本水電等。基本上,戲院的經營成本很穩定,正常情況下,戲院人流夠多的話,就可從發行商及觀眾兩邊「抽水」,在成本接近不變(人手及食品來貨成本變極有限)的環境下,多開幾場就很容易賺到盡。

然而,現在的戲院是零收入,或須限制人流,且無法販售小食;甚至連營業時間,也因市況縮短,收入直接受打擊。但上述的成本可調節的空間有限,戲院經營者就要「硬食」;同時獨佔期縮短,大片的分成下降,構成進一步打擊,處於被動的戲院只得坐食山崩。

與資深的行家朋友預計,影視行業將經歷至少兩年的低潮(基於製作延誤及戲院重拾虧損等因素),而這已是最樂觀的結果。或者,同業們,特別是營銷和公關界別的朋友,是時候學習多一門技能,以便轉行。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8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