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Joey遊記 — 序

哥本哈根Joey遊記 — 序



How did we end up here for 39 days? 從頭說起吧。在美國畢業後,原本打算打點好搬回家的東西便回港,兩至三星期大概可整理好所有事情,就訂了9月1日的機票,訂好隔離酒店,預備隔離21天。

但就在畢業過後不到一星期,港府突然更改入境限制,將美國定為高風險國家,未有打疫苗的人,即使是香港市民,都不得入境。我沒有打算打疫苗,亦不會為回港而冒險,想了想,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個中轉國家先待21天再回去。(而且就算當天我屈服了,去打了第一針,要等28天打第二針,再等14天才算完成接種,加起來要42天才能回港,所以到中轉國21天其實真的比較快。)

我先查看從美國入境,不用打針不用隔離的國家有哪幾個,然後再看看香港的中風險地區,對比出來後,可以去的國家一隻手數得晒,然後再看從哪些國家可以順利回港(有些地方,例如盧森堡,回程需要經高風險地區轉機,所以不行),到最後只剩下三個國家選擇。查看機票後,價錢比較合理的地方只剩一個,就是地球其中最快樂城市——哥本哈根。

對哥本哈根的印象...除了小美人魚像外都沒太多印象。對小美人魚像有印象,是因為從小家裡就有一個迷你版,就在媽媽的針線盒裡(巧合地是一個丹麥藍鑵曲奇盒),是媽媽住在丹麥的朋友送贈的禮物。另外我最愛的玩具Lego是丹麥公司,可惜Lego Land離哥本哈根很遠,所以跟我的旅程也沒多大關係。

本來有擔心要在哥本哈根逗留21天會悶死(後來是因為香港隔離酒店沒有房間,所以21天就變39天了。),但原來這個北歐的小小城市出乎意料地有趣,而且在全球瘋狂防疫的時候,是難得可以呼吸到自由空氣的地方。以流落異鄉來說,相信哥本哈根應該是最幸福的選擇了。



(逢星期四、日更新)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