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至清則無普選

水至清則無普選


「遮打革命」踏入第53日,凌晨時份,金鐘有示威者不滿革命氣勢陷於衰退,於是將行動升級,衝擊立法會。而事前已知這行動有意佔領,仿效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中佔領立法院的反服貿學生。

正當金鐘守眾猛烈地衝擊的時候,工黨張超雄替補了社民運黃浩銘的村長角色,結果被民眾送走,及後行動才剛有突破,外圍的強玻璃碎裂、有少許抗爭者進入立法會大堂內的時候,警察就趕到,驅趕了最前線的群眾,也建立了防線。張超雄這個微小的阻擋,為警方偷取了關鍵時間,可謂厥功至偉。

佔領立法會的行動失敗,泛民帶頭公開譴責,與村民一起厲聲批評,然後割席,這些事不用有預知能力,我也一早就知道,因為這些事早就發生過,歷史只是不斷重覆。而拿這場革命跟太陽花學運作對比,來顯出他們有「人家的衝擊特別勇」這雙重標準的文章非常多。早前反對東北前期勘探撥款的行動,這些泛民和村民,早已完全露出他們的醜態,不斷重提,是必須的,卻作用不大。同理,就今次事件再跟太陽花學運並列來比較這些人的嘴貌也一樣,那些人不管是否出名,在今時今日不過是嘈音,反駁必須有,但態度上要輕視。

有人批評衝擊行動很正常,只差在批評的角度是否合理;衝擊的人很可疑、是鬼、令〈雨傘運動〉蒙上暴力的污點等,通通在放屁;批評行動盲目冒進欠缺溝通,似乎很言之有物,實情卻是在裝孔明。這場「遮打革命」從928爆發以來,發生了無數次事前欠缺溝通的行動。然而當大家鼓吹「沒有大會、人民自發」的理念時,這是理所當然的常態。可是大家的批評都不像針對這次衝擊立法會般猛烈。全因行動的成果將他們的嘴塞住,如各佔領區之所以出現,事前也欠缺溝通靠蠻幹爆發出來,要是有組織有計劃地討論行動細節,尋求共識,恐怕到2047年也未有一場像樣的抗議──正如胎死腹中的「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一樣。

所以,我希望大家重新思索世上很多事情,不管是反抗、革命、研究甚至發明,都沒有必然的成功,只有不斷地嘗試,在混亂中尋求出路徑,過程中必然是跌跌撞撞,極難一蹴而就。「摸著石頭過河」是最確當的描述。另當大家享受著無數文明成果之際,請想想這些成果在未成功獲得之前,一切嘗試皆可以批評成盲目冒進的行為,而這些人,皆為窒礙進行思想保守的愚者。

人民跟政府和警察鬥統制完整和紀律是無疑是以弱擊強,對混亂的恐懼及潔癖才是令革命衰退的主因,害怕變數,追求穩定,尋求虛無縹緲的「中間派」支持,害怕所謂民意逆轉失民心等等,都不過是將自己怯懦包裝得堂而皇之的藉口。人民的革命,就是需要無數變數出現,變數越多越大,政府和警察就越難以估計,最明顯的例子,是旺角於10月17日凌晨被警察以移除障礙物為藉口清場後,當晚旋即上演一場彌敦道奪回戰,人數之多,氣勢之強,反撲的堅定,無出其右。而成事之前,有哪位「軍師」逆料得到,得手之後,有哪一位敢批評這是盲目冒進的行動?秩序必然由混亂來打破,這是常識。所以昨晚多位勇士,是革命的先驅者,我感激他們冒險作出嘗試,有意做出與太陽花學運一模一樣的事,卻被寸民杯葛,欠缺支援,然後受萬箭穿心。這才是最需要檢討的地方。

香港一直以來被諷為「超穩定結構」,官商勾結,中共赤化,八個字道出了所有問題的徵結,所以,有句說話叫「水至清則無魚」,希望大家好好思考。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