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勿忘初衷」──寫在遮革失敗後

「勿忘初衷」──寫在遮革失敗後



「勿忘初衷」──寫在遮革失敗後


(前言:這篇文章算是小妹在整個雨傘革命的一點感想、疑問和總結。銅鑼灣剛於星期一被清場,心情複雜抑鬱,故內容可能較為混亂,請見諒。)

遮打革命失敗後,朋友知道我還是會響應「購物團」後問我,其實你還有必要去旺角嗎?你以為還有得玩嗎?沒有的了。購物團都只是苟延殘喘而以,維持不了很久的。而且,溝嗚團已經變成了遊行,變成了快樂抗爭,已經失去了原先想佔回馬路的決心,現在出來的,都只是花生友,頂多起哄一下,報復一下潮聯,做不了什麼的。

所有人都說,遮打革命,已經走到盡頭了。沒有所謂的勿忘初衷,只有左膠的「深姦細作」,連所謂的「被遺忘的據點」銅鑼灣都被清場後,這場革命,就真的落幕了。如發了一場夢,夢醒了,大家就繼續那種「正常生活」,庸庸碌碌地在被自由行、水貨客、化妝品、藥房、連鎖店侵佔的街道上行走,繼續勞碌半生嘗試去買一間永遠買不起的房子。

但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我們928所吃的催淚彈,1003被黑社會暴徒指罵、非禮和毆打,之後的日子,吃胡椒噴霧,被警渣打爆頭、打至骨折的人,多不勝數。但我們除了得到一身的傷痕和對警渣的憤怒之外,我們得到了什麼?贏到了什麼?除了嘗到了警棍胡椒催淚彈的滋味,可以在將來對自己的子女炫耀一下外,我們得到了什麼?我們甚至,連公民廣場也要不回來,甚至,連叫689下台也做不到。

我們,得到了什麼?得到了一首新的歌曲可以在「下次」遊行時播放嗎?我們佔馬路佔了七十多日,然後我們提出的訴求,一件都無法達成。我們,是完全的輸得一敗塗地。那些人,怎麼還有顏面,說什麼我們羸了人心,令全民覺醒了?

朋友反問我說,難道你真的認為,政改這件事,是靠你們出來瞓一下街,佔一下馬路就能成功嗎?你真的以為,單靠做什麼藝術品,這個政府就會讓步嗎?其實從一開始,他們就知道政府是不會屈服的。現在只是更加印證了,其實這個政府是真的麻木不仁而矣。

可是我不明白。

難道在928當天,你們會想得到689會放催淚彈?在922罷課開始的時候,有誰會想得到會有遮打革命的發生?整個革命,從來就是由一個又一個的意外,環環相扣所組成的。沒有人會預料得到689真的會用催淚彈去對付那些學生,也不會有人想到香港的年青人會不畏懼催淚彈、可能發射的橡膠子彈和可能出動的解放軍,在無兵器的情況下,勇武地打遊擊戰,且戰且退地佔領了金鐘、旺角、銅鑼灣等地。

撫心自問,當初出來訓街,出來支持佔領的你們,不是也曾經覺得你們會成功的嗎?難道你們站出來的第一天,就已經是想著要輸的嗎?如果你們認為這是一場必然會輸的仗,為什麼你們還要出來?

既然你們也曾經相信,你們可以成功迫使這個政府讓步,你們也曾經雄心壯志,認為今次不可以失敗,但是什麼令你們失去了必勝的決心? 是不是日子變安逸了,所以你們就覺得沒有必要贏了?因為今天催淚彈的煙已經消散了,所以你們忘了當初的憤怒?是不是你們想贏的決心,敵不過政府的拖字決,所以你們就甘於認輸?難道你們口中的「保護學生」,就是這麼的廉價,可以隨便被取代的嗎?

直到今天,如果要總結遮打革命失敗的原因,除了是由於「世代之爭」,金鐘「大台」的建立,無可否認的確是失敗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

在佔領的開首,提倡的「沒有大會,只有群眾」,除了是提防左膠散水,提防飯民和三子騎劫和趁機收割得來不易的果實之外,更重要的是「沒有大會」的這件事,正正就是我們需要爭取的東西的精粹。正正是由於沒有大會,所以每一個人的聲音都能被聽見,每個人都不會被代表,誰也可以自由表達意見。

我們口說要爭取真普選。但我們實際追求的是什麼?公民提名?廢除功能組別?不,這些只是表面的東西。說穿了,我們真正要的是一個公平公開的制度,是一個可以由我們所掌握,屬於我們的未來,每個人的聲音都能被聽見,不會被政府和權貴所代表了。

這個才是我們所謂的「初衷」,什麼走進社區,什麼成為全球最文明的示威城市,什麼讓公務員得到半日的假期……等等的,全都不是當日群眾走出來的原因,甚至,亦不是當日「罷課不罷學」的初衷。人民站出來,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能由他們自己去掌控。

也許有人會說,不。其實我只是單純被87顆的催淚彈挑起了怒氣,只是單純想出來表達一下支持學生和反對政府的情緒。

可是,當你們看見學生被警察打,看見手無寸鐵的人被放催淚彈很憤怒。你們不要看見學生被施以肉體的暴力,不要看見學生被無故拘捕。這樣不也是為了讓學生可以自主嗎?這個就是你們所講的「初衷」啊!從什麼時候開始,「讓學生自主」的這個念頭,會變成了「深姦細作」?變成了「遍地開花」?

我們爭取的,是所謂的「命運自主」,是所謂的「自己的香港自己救」。可是才過了幾天,金鐘的「大台」,就趁暮旺角警氓合作的這個時機,趁亂成立了大會,以「要保護群眾」為名組織了「糾察」。

之後,金鐘的「大台」罄竹難書的罪行,糾察的惡名昭彰,他們做過什麼,字數所限,不在此詳述。我只是覺得很悲哀。為什麼你們這些人,這麼容易就可以忘記你們的「初衷」?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放棄了自己的主張,放棄了對自由自主的渴望,而甘於把自己死套在「團結」的這個迷思中,任由大台和大會去代表你?

當初學生衝進公民廣場,你們會出來支持,不就是建基於你們相信學生,相信學生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嗎?到928,這個無恥的政府用催淚彈對付學生,威脅要開鎗時,當時所有組織的人都叫示威者撤退,學聯也好三子也罷,所有大人都說基於安全考慮,下次再來過吧。當時沒有大會,沒有糾察,沒有人鏈,沒有組織,但示威者憑他們的智慧堅守下來。你們不也是看到這樣,才決定要出來幫忙佔領的嗎?

為什麼你們對示威者,對學生的信任這麼脆弱?你們曾經稱讚過這些學生決非池中物,你們曾經感慨過幸好還有這些年輕人,香港才不至絕望。在放催淚彈後,你們這些組織,這些「成年人」,就已經公開呼籲學生們撤退了!當時學聯已經撤回了各大學繼續開罷課大會,聲稱有人會留守到最後一刻,而「佔中」的那些人,則孤單地留在當時「命運自主」的大台那兒,「留守到最後一刻」。

請問一下,如果學生依言撤退了,會有遮革的發生嗎?沒有。如果在10月3日,旺角的勇士響應「金鐘大台」的呼籲,棄守旺角,全數撤回金鐘,會有今天的鳩嗚團嗎?

七十多日以來,你們這些「成年人」就已經不只一次証明了你們的判斷有多大的失誤,這些年青人的判斷有多有智慧和準確了。你們怎麼還敢用一副「我是為了保護你們,所以你們應該聽我的」的嘴臉,去阻撓示威者自發的行動?

三十年來,飯民已經用滿滿的敗績,明白地告知了香港人,他們一直沿用的抗爭方式,只是浪費時間,他們什麼都不會爭取得到。那為什麼,你們卻堅持暮,硬要學生和示威者,依照舊有失敗的抗爭方式去做?

今次的革命,我們輸得一敗塗地。我知道很多人,包括我在內,都非常的挫折。很多人都在說着,我們還沒有輸,我們可以 Be Water,可以慢慢和他們耗下去。的確,流動購物是否可以成為主流的抗爭的路線,是否可以再次延續遮打革命,還是未可預料的。可是如果經過這次革命失敗後,香港人還是走不出那種要人領導的套路,還是放不下對「大會/大台」的執著,我們還是不明白其實我們的「初衷」是要命運自主和自由,那樣,香港就真的沒有希望了。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