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領匯

七十五.領匯



上月六日,領匯開始第一次招股期間,以盧少蘭為代表的公屋居民,在立法會議員鄭經翰、陳偉業等的支持下,向高等法院提請司法覆核,期間房委會為求令領匯能在十六日上市,曾要求法庭將盧少蘭本來二十八日的上訴期縮短到少於二十四小時。盧少蘭最終在無代表律師的情況下在上訴庭敗訴。但是,由於終審法院沒有權力像高等法院的原訟庭及上訴庭縮短上訴期限,形成領匯的不明朗因素,最終房委會宣佈擱置上市,而公屋居民亦「成功」阻止領匯上市。
一月一日,報稱有五萬人上街聲討所謂反對領匯上市的「幕後黑手」大遊行,並在皇后像廣場舉行集會,把公屋居民反對領匯上市的司法覆核喻為「阻人發達」的行為,並且高呼口號要求「鄭大奸」下台。

地下房間裡,地上放住一盞射燈,照射住一個男人躺在床上四肢被鎖,易空細心地在他的胸膛弄著二十多條鎖鏈,弄得密密麻麻。
接在男人身上的鎖鏈那端,傷口處滲出血,而另一端,易空將它扣在兩邊的十二對鈎架上各連上一組滑輪器械。看起來就是兩邊各十二條鎖鏈,從男人胸前如網狀拉出,掛在兩旁,十分簡單。

男人醒來,易空有禮地說︰「第七十五位死者勞先生,你好!」
勞先生感到胸前多處痛楚,一看之下,大驚道︰「這……這是什麼意思?」
「勞先生,人的骨架中,肋骨有多少條?」易空問道。
勞先生訝道︰「什麼?什麼肋骨?」
易空笑說︰「是二十四條,左右兩邊各十二條。」
「那……又如何?」勞先生驚慌地說。
「我已在你的每一條肋骨上鈎,然後連到我特製的裝置上。嘿嘿……」易空滿意地說。
勞先生緊張地看著那一條又一條的鎖鏈。
「勞先生,不用緊張,一會兒當整副胸骨拉出時,你一定會很爽!」易空期待地說。
勞先生一臉茫然,嘴唇顫抖地說︰「這是夢嗎?」
「不!這是最真實的一刻。」易空認真地說。
勞先生急忙叫道︰「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呀!」
易空安然地看著勞先生,待勞先生叫得累了,說︰「你真可憐……花了這麼多氣力,還是沒有人聽到。」
勞先生怒目凝視著易空,說︰「你會有報應的。」
「哈哈哈哈……報應!?哈哈哈……」易空忘形地狂笑。
勞先生說︰「你笑什麼?」易空繼續忘形地笑。勞先生再說︰「你笑什麼啊?」
易空一副忍著笑的臉,非常滑稽,說︰「好了!好了!不笑了。那麼……你還想說什麼?」
勞先生說︰「你可以放我走嗎?」
易空再也忍不住狂笑︰「哈哈……」
勞先生一臉無奈,嘆了一聲,道︰「唉……你究竟想怎樣?有什麼好笑?」
易空把臉哄到勞先生面前說︰「不是很好笑嗎?我已經把你弄成這樣,難道我還會在這時候放過你嗎?對了!對了!你剛才才說我有報應!我放了你,就真的有報應了。這不是很好笑嗎?哈哈哈……」說罷,又狂笑起來。
勞先生啞言。
「無話可說了吧!那麼事不宜遲,現在就讓你痛快吧!」易空雙目如發光地說。然後,易空按了一個按鈕,那二十四條鎖鏈立即拉緊,把勞先生的胸膛扯開。

勞先生放聲大吼︰「啊……」
鎖鏈在如鞭揮動,一連串撞擊,空中血肉亂濺,勞先生的胸膛亂七八糟,瀉出內臟,身體在失控顫抖抽搐。

易空看著勞先生那副扭曲的死人臉孔,笑著︰「嘿嘿嘿……」

一月十七日,前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逝世。趙紫陽因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中,持有反對武力鎮壓及同情學生的態度,事件以血腥鎮壓告終後,在十三屆四中全會,趙紫陽被撤銷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和中央軍事委員會第一副主席等所有職務,僅保留其中國共產黨黨籍;至三十日,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中,趙紫陽再被撤銷其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委副主席職務。趙紫陽被全面罷免黨內外所有職務後,就開始被軟禁十五年。

翌日,香港立法會新任議員梁國雄在立法會提議為趙紫陽默哀,被主席范徐麗泰以「立法會歷年來只曾為港督尤德及中共元老鄧小平的去世默哀」的理由而否決。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