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脫亞入歐等於全盤西化?

脫亞入歐等於全盤西化?



脫亞入歐等於全盤西化?



福澤諭吉的「脫亞入歐」主張,看似是全盤西化,但細閱《脫亞論》的原文,在第四段乃如是說:

我們日本的有識之士……幸運地依靠帝室的神聖尊嚴,斷然推翻舊政府,建立新政府。國內無論朝野,一切都採用西洋近代文明,不僅要脫去日本的陳規舊習,而且還要在整個亞細亞洲中開創出一個新的格局。其關鍵所在,唯「脫亞」二字。

所謂「一切都採用西洋近代文明」,主要指的只是政治體制,若真的要全盤西化,所有日本皇室的神道教相關儀禮,理應一併廢除。《脫亞論》的核心立場,是認為中韓過於守舊,若當時維新略見小成的日本,不與他們劃清界線:「支那、朝鮮政府的陳舊專制體制無法律可依,西洋人就懷疑日本也是無法律的國家……假如朝鮮國對人使用酷刑,日本人就會被推測也是同樣的沒有人性。如此事例,不勝枚舉。」

《脫亞論》之成敗與當世意義

如此看來,《脫亞論》的主張,反為與陳雲教授所揭櫫的「港中區隔」原則,頗有相似之處,都是先與大陸地區的當時文化區隔,獨善其身,改革自身文化,也便利外洋國家不將香港或日本與中國大陸混為一談。故檢視脫亞主張的成敗,及其當代意義,而對港人身份今後的存續,更有必要。

日本被西方打開門戶時,所簽訂的通商條約,有確立領事裁判權,及設立租界等等的條文。後來明治維新之主要目的,就是要把這些條文廢除。一八九四年的《日英通商航海條約》與《日美通商航海條約》,上述西方國家的特權予以廢除,意味日本「文明開化」的地位得到初步確認;及至日俄戰爭,英美媒體大多視日本為文明的一方,可算是達到了《脫亞論》之基本目標。

然而,在一九一九年,日本在巴黎和會提出《人種的差別撤廢提案》,條文大致可譯為:「各國平等是國際聯盟的基本原則,各締約方同意盡快給予所有聯盟成員國的外國國民,在各方面平等和公正的待遇,不以他們的種族或國籍,而加以法律或事實上的區分。」

上述條文與當代的平權概念有出入,那是指成員國不得立法歧視,來自另一成員國的僑民,成員國內部並無建立民族國家的少數族裔(例如日本帝國內的韓裔人),不在保障範圍。

即使如此,大英國協代表團內的時任澳洲總理曉士,及時任美國總統威爾遜,感到一旦開先例,最終將會動搖其國內的種族法例。最後投下棄權票,令動議不能一致通過而被否決。後來一九二四年的美國修訂的《移民法案》,把日本人的移民配額下調至每年一百人,與中國人看齊。

以上兩件事,乃脫亞主張的大挫敗,象徵近代日本與西方蜜月期的終結,也是太平洋的其中一項遠因,在大戰期間,日本反變成英美「黃禍論」的樣板反派。當二戰終結而冷戰起,美國提出「自由世界」的概念,把日本納入其中,脫亞與否一度顯得次要。

當下美中新冷戰的勢態漸成形,中國不論官民,對外益發霸道無比,意外地賦予了《脫亞論》新的參考價值(放在今天的語境,也許應改名為「脫中共論」):如何不要令外國人以為自己是「強國人」、免去將來在種族衝突中殃及池魚,及怎樣拆穿中共假借平權概念作擋箭牌的偏局,恐怕已不只是香港人,還是台灣人、其他海外華人,以至入籍於歐美及大洋洲諸邦的各東亞族裔,也要共同深思的嚴肅課題。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