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陪著你走》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陪著你走》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陪著你走》


週六下午,陽光普照,然而好天氣卻不會改變他的習慣。
他名叫智健。此刻他在家中陽台坐著,翻看一本老舊殘破的相簿。

『不介意的話,可以請我吃一件紐約芝士蛋糕嗎?聽說這是你們餐廳最出色的甜品,亦是我太太生前最愛吃的東西啊。』

智健回憶當天在餐廳跟那老伯伯相遇的經過。他們談得投契,感覺相見恨晚,但他怎也無法預料,那竟是老伯伯活在世上的最後一天。他為老伯伯送上蛋糕後,對方轉眼已不辭而別,在冷冰冰的公園結束一生。

這本相薄是老伯伯的遺物。智健每個週六也會仔細翻閱,感受老伯伯的一生,包括和妻子相愛的片段、與及最愛死後獨自浪跡天涯的寂寞印記。

「我可以做得到嗎?」
「做得到甚麼?」

智健在喃喃自語時,剛完成家務的女友小潔,走到陽台從背後擁抱他。

「我剛剛在想,老伯伯做不到的,我能否做到啊。」
「啊,原來是這件事情。」

小潔微笑,輕輕放開智健,伸伸懶腰,舒展剛完成家務的疲勞筋骨。
智健回頭望向她。

「我是認真的。」
「我知道,我們不是正在努力儲蓄嗎?很快我們便會有足夠旅費啊。」
「但我卻有不祥預感。」
「唉呀,別把神經兮兮的餐廳經理職業病帶回家,學會樂觀一點,好嗎?。」
「那… 好的。」

智健依然相當不安,因為他的直覺向來準確。

「甚麼?放假三個月環遊世界,你是瘋了還是想辭職不幹?」

果然,當他向老闆提出放假要求,對方勃然大怒。

「但你不是曾經同意嗎?你還稱讚我的決心和浪漫啊。」
「這是多久前的事情?」
「一年多前。」
「我的天!一年多前的事情,枉你還好意思說出口!」
「但這可是我們的君子協定,代價是我已一年沒放過假…」
「亞健,你也要懂得變通。這段時間的轉變,包括社會不景氣、人手緊拙和生意額大幅減少的問題,你也有目共睹吧。」
「這我當然知道,但…」
「知道便好了。來,我們談談更換食材供應商的事情吧。」

在苦苦追迫和哀求之下,老闆終於「格外開恩」,批准智健放假兩星期。
智健無可奈何,被迫放棄「三個月環遊世界」計劃。

「埃及金字塔、從阿根廷到南極、英國駕車從海角前往天涯、到巴西馬拉簡拿運動場觀看比賽、還有羅馬鬥獸場,全都泡湯了。」

回到家,智健無力坐在沙發,哭喪著臉。

「啊,是嗎?不要緊啊,反正『三個月環遊世界』本來就很勉強。」

坐在身旁的小潔,一臉不以為然。

「對不起,小潔。」
「為甚麼要道歉?這又不是你的錯,是你老闆出爾反爾罷了。」
「唉,有時後我真不理解妳的豁達。沒辦法環遊世界,妳不會失望的嗎?」
「失望總有一點,但又可以怎樣?像你這般自怨自艾,還是哭個呼天搶地?」
「這…」智健語塞,不懂應對。
「智健,讓我問你一句:這次旅程真是你想要的嗎?」
「對,我想與妳一起環遊世界啊。」
「是嗎?」

小潔好整以暇,拿出一張旅行社的報價單,遞向智健。
看見抬頭寫著的「台灣環島單車遊」,智健呆了。

「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東西。」小潔輕捏他的大腿:「你經常努力鍛鍊肌肉力量,不就是為了這個行程嗎?」
「但環遊世界可是妳的心願…」
「你錯了。跟你在一起,陪著你走才是我的心願,到那裡並不重要。」
「嗯… 我說句老實話,可以嗎?」
「儘管說出,別吞吞吐吐。」
「妳雖然也有踏單車,但環島遊的消耗,坦白說,我怕妳會吃不消。」
「啊,原來是這樣。」

小潔說罷,輕拉智健的手,放在自己肌肉結實緊緻的大腿。
她瞇起雙眼,風情萬種。

「你們這些男人,偶爾也要留意女人身上其他地方,察覺一下我們身體的微細變化啊,別一味說著『妳的嘴好軟』、『胸部又大了』或『屁股很渾圓』的膚淺評語,呵呵呵…」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