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鐵馬陣贈屯門友賀羊年

鐵馬陣贈屯門友賀羊年



鐵馬陣贈屯門友賀羊年

年三十晚,開 Facebook 就見到熱血時報貼了鐵馬陣相。政府為屯門友挑選的羊年新春大禮真特別:罕見鐵馬陣設計橋底空間一個。

咦?熟口熟面,好似幾個月前防佔領的陣式,難道有團體打算年初一開年?看清楚,原來話是在屯門友愛邨,房屋署瘋狂放鐵馬封鎖公共空間,應該又是嚴打小販。

嚴打小販由桂林夜市事件已引發激烈討論,但就算不論嚴打至此是否做對,用鐵馬封鎖整個公共空間的方法,可能我見識少,實在聞所未聞。請看那些相片,鐵馬陣不只是一兩支鐵柱阻止較大車仔進入,而是三角形陣式排滿整個空間,跟佔領時的路障設定一模一樣,差在未放多一個鐵馬在上面。這做擺法,是不讓小販進去,也不讓大家進去,絕大部分的公共空間都不要了。

小販要嚴打,遊人如果人多想一齊坐下也嚴打。路留一條,花圃留一面,你可以氣結,但你不可以指責他把整個空間都封鎖了。

看,你還能進去,有路的。看,你還能進去坐坐,只要你不介意變相被鐵馬圍困。你不能說政府沒有開放這個公共空間給大眾使用,只不過你使用得愉快與否,是你的事。你感覺不良而不用,也是你的選擇而已。凡事做到這麼盡,就是今天的香港政府。大至假普選,小至一個橋底空間,總之你們就袋住先啦。

梁振英叫大家做溫馴的羊,他領導的政府,無時無刻都在訓練香港人這一點。甚麼都包容,慢慢地對抗爭無效感到厭煩,沉默的大多數制止出來反抗的人搞事。香港人,大多潔身自愛,眼白白看著一切發生,可能最多都是私底下笑罵兩句而已。

文明人對著野蠻人,有時是輸到貼地,就像今天我去辦年貨,看到大陸人拉著小孩在街邊射尿,射程和水量都勁過水槍,我好想開口罵,但一想到如果大陸人「禮貌」地把小孩轉向我與我面對面「商討」,我的鞋子會變怎樣?想著想著,小孩水槍便發射完畢了。是很沒種,但香港在面對「咁都做得出」的事時,有多少人能克服這種心態?

對著野蠻政府,香港人卻總是無法克服自己是文明人,有些事太激進的行為「做不出來」的心態。新年流流,誰會想無端端開年去動鐵馬?只要敢擺,政府的鐵馬愛擺哪兒就哪兒。愛擺三角形、四方形、六角形,都可以。

今天的香港,只要敢講得出口,誰奈何得了?只要敢做得出來,誰阻止得了?梁振英說出口是多餘,香港人本來就是溫馴的羊,最多咩咩叫兩聲而已。不過他的政府做事去到這麼盡,咩咩兩聲都是他不會「縱容」的。

訓練香港人包容忍耐到叫都不叫的事情,再千奇百怪,都陸續有來。新一年,新氣象,大把戲給香港人看!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