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零感染卻率先被勒令停業 150間機舖貼大字報無聲吶喊

零感染卻率先被勒令停業 150間機舖貼大字報無聲吶喊

零感染卻率先被勒令停業 150間機舖貼大字報無聲吶喊


一場瘟疫,對行業影響各有不同,其中被政府勒令停業的所謂「高危行業」,影響就更加是滅絕式。

3月27日,政府以防疫為由,率先要求6類「表列處所」停業14日,在列表中排行榜首、但卻從未出現過感染個案的遊戲機中心,自3月28日傍晚6時關閉之後,14日又14日,至今還未重開。


當政府日前再宣布將「限商令」延長多14日,在列表中排行榜首的機舖,亦都率先發出無聲吶喊,在拉下的捲閘外貼上「我要生存!我要就業!我要營業!」的標語,並有大量同業響應,成為全港首個集體表態不滿禁令的行業,引起廣泛關注。持牌遊戲機中心商會秘書羅小姐接受本報專訪,指有超過150間機舖參與今次貼大字報的行動。


局方下令前無預先通知

羅小姐透露,政府於3月27日召開記者會,宣布遊戲機中心於「限商令」中榜上有名之後,遊戲機中心商會透過律師與民政事務局及食物及衞生局,於4月3日開過一次非正式會議,反映業界情況,並查詢為何政府作出「限商」決定前不預先通知。

遊戲機中心商會成立已35年以上,羅小姐形容與局方一直緊密聯繫,惟該次非正式會面之後,一直欠缺交流,局方只曾以電話通知業界代表一聲,有關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的一筆過10萬元資助。

建議參考食肆模式

事實上,業界曾希望參考食肆模式,即為顧客探熱、戴口罩、座位減半、「一部開一部閂」,羅小姐更指,當香港於1月22日出現首宗個案時,業界已經高價收購口罩,讓員工及顧客使用,以及加強人手消毒。她指機舖屬於老行業,過往曾經歷過沙士等大挑戰,但一直能夠維持零感染。對於今次被視為「高風險行業」,羅小姐慨嘆完全不是那回事。

自千禧年之後,經歷了沙士、金融風暴、豬流感、反修例示威,直至第一輪抗疫基金,羅小姐指機舖「一蚊都未收過政府」,而且一直是零感染,但卻成為了首項被要求勒令的行業,感覺相當諷刺。


為了復業,業界4月17日再電郵局方,指已經準備就諸,包括提出可行措施,讓局方及公眾加強信心,得到的卻是Note And Thanks的「Auto Reply」。

4月21日,政府宣布限聚令等措施進一步延長多14日,即去到5月7日。對於政府再加時,羅小姐稱業界感到失望及徬徨,及後有同業提出「要營業」、「要就業」、「要生存」的訊息,近日的大字報就出現了。

逾半員工逾65歲未受惠

政府於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中,提出向遊戲機中心營運者,提供10萬元的補貼,但卻以每個牌照計算,而且不分規模大小,顯然絕不足夠。羅小姐稱,業界曾提出兩級制賠償,滿足不同規模機舖實際需要,惟未獲接納。

事實上,機舖亦聘用了不少高齡人士,有逾半員工是65歲以上,讓他們自食其力,根據法例是毋須供強積金,故政府提出補貼一半薪金的「保就業」計劃,未能涵蓋有關員工。

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早前接受電台訪問,承認由於65歲以上人士毋須強制繳交強積金,在保就業計劃未必涵蓋,他們可以申請中高齡就業計劃。羅小姐稱當向勞工處了解該計劃之後,獲得的回應卻是「應該唔適合」。


遊戲機無長開反而多毛病

除了基本舖租、薪金等支出,在停業期間,亦有一些鮮為人知的問題出現。羅小姐指出,過往機舖年終無休,長開冷氣,只是在凌晨時段休息數小時,故店內濕度得以控制,適合電子零件運作,惟近期春天潮濕,電子零件長期不開,已經出現壞機情況,要換零件或底版,成本可想而知。

面對未來,業界暫時未計劃下一步行動,現時最希望是爭取營業,最理想當然是5月8日能夠馬上復業。

至於政府提及的10萬元所謂「及時雨」,偏偏遊戲機中心就來得特別慢,至今仍未能申請,就連申請表亦未有,據悉要等到4月27日才有得申請。反之財委會於4月18日通過撥款的當日下午,會址資助計劃已隨即接受申請,可見遊戲機中心面對著種種的刁難。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