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一場紅樓夢

亂世一場紅樓夢


回顧中國百年,每逢亂世,都是《紅樓夢》大熱之時。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之後,時人有詩一首:「說部荒唐遣睡魔,黃車掌錄恣搜羅。不談新學談紅學,誰似蝸廬考索多。」詩後有注寫道:「都人士喜談石頭記,謂之紅學。新政風行,談紅學者改談經濟,康、梁事敗,談經濟者又改談紅學。」

《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神遊太虛幻境〉,警幻仙姑向他傳達榮寧二公的口頭指示:「吾家自國朝定鼎以來,功名奕世,富貴流傳,雖歷百年,奈運終數盡,不可挽回。」從來知識份子就以《紅樓夢》盛極而衰的至理中,看透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得以好好安頓心靈。

忽然想起《紅樓夢》第六十三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就將床邊的台灣里仁出版社的《紅樓夢校注》拿來,歪身躺著,隨意翻看。這一回是寫大觀園最後一場歡宴,此後連串賈家壞事,尤氏姐妹慘死、鴛鴦以死明志、王熙鳳病重,接著就是抄檢大觀園,紅樓女兒風流雲散。

1987年央視版《紅樓夢》電視劇第廿四集,同樣以原著回目〈壽怡紅群芳開夜宴〉命名。筆者反覆觀看幾十次,如今再看,感受至深 - 目下香港政治氣氛肅殺,權貴張狂。此集最後,說到妙玉因為受權勢所逼,不容於世,寄住於賈府大觀園的櫳翠庵,她認為古往今來只有兩句好詩:「縱有千年鐵門檻,終須一個土饅頭」。《紅樓夢》的好處是只只陳事實,背後卻有極大想像空間。也許長期受權勢打壓、無處容身的妙玉,縱然佛門清修,也難忍心中怨恨,所謂「佛都有火」;以詩言志,其實古今好詩千萬,在客觀上可謂毫無道理可言,她卻是偏激地指認古往今來最好的詩只有這兩句 - 這既是妙玉自身寫照,也是出家人的唯一悲願。說的是,巴結權貴之人,登門造府不斷,要做一條耐用千年的鐵門檻,但是所有人終須一死,歸宿也只是一個土饅頭。

說到1987版《紅樓夢》電影劇,真是拍出空前絕後的影視成績,中共在1978年改革開放,至1989年血腥鎮壓為止,有大約十年時間的黃金歲月;1987版《紅樓夢》電影劇,就是這段最開放自由思想下的見證。此劇最大膽的創新是不依後四十回的所謂「原著故事」,而是以周汝昌等紅學專家的《紅樓夢》探佚成果,從第五回的太虛幻境預言金陵十二釵等紅樓女子結局,以及脂硯齋等批注後事線索,改寫坊間流行的一百二十回結局。眾所周知,第八十回後不是曹雪芹原著,最壞是人物性格完全走樣,張愛玲甚至痛罵後續者是「附骨之蛆」!所有《紅樓夢》影視作品中,只有1987版紅樓夢電影劇敢於「返本開新」,還曹雪芹原創的本來面目。結果出來,好評如潮,二三十年來,不斷重播,再重播。有趣的是,同樣是央視,2010年的新版《紅樓夢》電視劇,號稱投資空前,服裝佈景道具講究一流,並且標榜一百二十回全本劇情;但在繁華背後,內容生硬空洞,播出之後,劣評浪湧,一浪接一浪;更有趣是,與此同時央視於深夜重播1987版《紅樓夢》電視劇,其收視比正在播出的新版《紅樓夢》電視劇更高。同樣情況,也出現在香港的無線電視 - 2015年深夜重播《大時代》,收視率高之餘,並且迅速成為全香港市民及娛樂圈的話題。

紅樓夢醒,一切新不如舊。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80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