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野家末日風景

吉野家末日風景


好一段時間未食過日式蓋飯,附近又未有すき家,勉為其難食了一餐吉野家。老實,2019年後已因為「獅子狗」已delete吉野家app,加上飲食習慣改變,沒有入門幫襯之意欲。

然後兩年間,吉野家一間間倒下,以往的大型店、旗艦店都消失了。聽說,最近連樂富中心的分店也變成譚仔,牛肉飯不是香港人至愛嗎?

終於今日忍不住,去了一次吉野家。一上餐廳,指定「防疫措施」,沒甚麼可投訴。但連收銀櫃也空無一人,姐姐四處打掃忽略客人,就未免有點那個吧。

想點野菜牛肉飯(多菜),但特價飯無法在點餐機下單,唯有等收銀姐姐緩緩上前打單。到取餐位,行過昏暗的食堂,除了一些印巴人士閒座吹水,就是幾個講普通話的媽媽與孩子在大聲討論功課。還有一兩個老人長在閒坐消磨時間。換了是すき家的話,該是大排長龍,人潮籠絡不絕。回想,是2018年的話,午餐時間的吉野家可會如此凋零?

取飯,要了一杯牛汁。以過往吉野家而言,飯不會有太多汁,要多點牛汁杯自行調節;但我今次錯了,蓋飯本身已juicy,結果一倒,就變成湯飯。曾經覺得,吉野家是少數能集持基本合理質素和味道的快餐店;但經此一役,我被肉汁徹底打敗了。

聽說中國有不少鬼城,建築物林立但人跡罕至,因為樓宇供應嚴重過剩,這些沒有人住的城鎮仿如末日後類絕種的荒漠。在今天的吉野家,我體會到「鬼城」的荒涼是何等回事。

然後,我聽不見廣東話,只有大媽嘈吵的普通話,在催促子女完成功課。最前排的南亞人,則在竊竊私語。

用膳完畢,本想多座一會refresh,但這種氣氛太不舒服,於是動身離開。在門前,我看到各式宣傳單張,還有賣凍肉產品的凍櫃。店家已用盡各種辦法吸引食客,但眼前所見,普遍途人並不為所動,店面依舊冷落。

吉野家是日本品牌沒錯,但由香港公司經營;香港公司做錯一件事,品牌就被打落十八層地獄。細心想想,身邊朋友同學都積極準備離開,留下來的都是看情況再決定後路。耳邊所聽,跨國大公司都正在撤資,或轉移核心業務。但,又好像有班強國人準備入城「填補」空缺。

香港的名字沒變,但變了質的話,還是香港嗎?香港,最後會變成這家怎樣努力也是徒然,令人想速速離開的吉野家嗎?

或者,這樣的吉野家,預視了未來香港之下場。

按:すき家可加快開分店的步伐嗎?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