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致6.15殉國烈士悼文

致6.15殉國烈士悼文



致6.15殉國烈士悼文

 

「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Help Hong Kong」。

—2019年6月15日

 

一名男子在金鐘太古廣場死諫。死前,他掛的橫額,留下了他的遺願給我們,也是給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遺書。

他是為香港而死的。他是烈士。我們應為其悲壯而哀,也要為港共迫死一個香港人、斷送了一條生命而哀。

港共政權要落地獄。6月10日凌晨,6月12日,港共濫暴,向示威要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市民,開槍鎮壓,傷者不計其數,被警察扯走的男男女女,受了多少的侮辱,更是不得而知。只知道港共多管齊下,連日追捕涉事者,求醫的人,不少已陷囹圄。殷成湯時,野獵網開一面,留下三處生路;兵家圍城,攻三留一,以免敵軍拼死一戰,留敵一條生路,也是給自己人的一條活路。

到了今日下午,林鄭月娥在政府總部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稍稍叫人鬆一口氣;卻堅持6.12期間警務人員執法是理所當然,天公地義,更贊成及同意警務處定性當日示威為「暴動」的決定。總的來說,林鄭月娥領導的港共政權取態就是懶理市民意願,死不悔改,死不退讓,縱使多名本港、外地記者追問會否引咎辭職,仍是不顧顏面,置若罔聞。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下午5時許,正式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宣布收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恢復二讀辯論預告。

如果,如果林鄭月娥與一眾涉事高官在昨日下午鞠躬下台,承擔責任,那男子還需要死諫,以死明志反惡法嗎?很可能不會,不,是斷然不會。

但人已死了,一切都回不了頭。他是被迫死的。中共是殺人政權,現在港共也是殺人政權。

他是不該死的,不該死的。現在,再看一遍林鄭在昨日下午的記者會上的說話:她曾經努力縮窄分歧,希望釋除疑慮,但見到數以萬計市民參與遊行及集會,在示威活動更出現嚴重衝突,多人受傷,她感到痛心,她認為出現這些情況,作為負責任政府,一方面要維護法紀,同時要審時度世,保障香港最大的福祉,包括令社會盡快回復寧靜,避免再有執法人員及市民受到傷害。

希望釋除疑慮?那為何人們猜疑政府會再推惡法?保障香港最大的福祉,盡快回復寧靜,那為何不放棄秋後算帳?

多人受傷會痛心?現在死人了。這通統都是官腔,掩飾冷酷的追殺。該死的官腔,迫死人的官腔。

該死的,不死;不該死的,死了。不該是這樣的。

他是烈士。我們應為其壯烈而恨,也要為港共迫死一個香港人、斷送了一條生命而恨。

我們要復仇。

殺人者,要跪下,向死去的跪下,為自己犯下的罪孽悔過,還債。但殺人者不會自動自覺,甘心而為,所以要有人記着,看着,迫着,才有可能發生。

仇恨,可以使人找到人生目標。活下去,為死去的活下去,看那殺人者如何作,承繼意志的人,代死去的看着、追債,直到兩清。不然死去的不會安息,活着的會一直復仇。

活着的要記住,活着才能見證報仇雪恨一刻,所以要活着,好好的活着,為死去的活着,別令死去的仍要為我們而憂,令他安息是我們的責任。這是好好活着的意義。

願死者保佑,給我們力量和意志復仇追債。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