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反抗中共,源於啟蒙:二之二

反抗中共,源於啟蒙:二之二



反抗中共,源於啟蒙:二之二

(攝:Thomas M)

香港人對中共的看法,六四屠城有劃時代意義;但以此為中共可使用的手段,卻是大大的妄自菲薄。2003 年七一大遊行,阻止了廿三條立法;雨傘革命期間,佔領行動每次大規模升級,都始於當權者的愚蠢暴力。中共當權者有以千億計的資金在香港,港府的財政和外匯儲備也上萬億,所以港人其實大大高估了中共對港人施暴的意志。

多年來,中共試圖以當年大煉鋼、一天等於二十年、十五年超英趕美的狂妄意志,「打造」出多個超越香港的國際大都會,但大陸至今都遠遠趕不上香港的文化、體制優勢。這是香港無可置疑的軟實力。相比之下,大陸的軟實力日趨負數:君不見自詡精英的大陸人,出國旅遊處處闖禍,犯盡眾憎,成為全世界的笑柄?大陸每日注入香港的新移民,就是這類人:他們正正就是在大陸的扭曲體制之下突圍而出的成功者;換言之,大部份都是把十四億人民踩在腳下,盜取了十四億人的民脂民膏的權力階級,是操守最低下的渣滓。

東方之珠,代表文化軟實力

香港開埠以來一浪接一浪的移民,都有開拓者的勇氣和胸襟;他們冒險來到香港以後,默默耕耘,勤懇上進,香港因而綻放光芒,成為世所仰慕的東方之珠。現在的新移民,以靠著造假,靠著裙帶關係來港的為主,擁一技之長來港貢獻良多者絕少。這種殖民手段,不單邪惡,更是愚不可及,因為這樣做只會把香港的優勢消滅殆盡,對中共也毫無好處可言。

香港人之為香港人,以文化為驗證標準,從來都不分種族。頂級的運動員、享譽國際的音樂家、學貫中西的才俊,港人都張開雙手,歡迎他們到來。足球員山度士是英葡混血,毫無漢族血統;但他在香港土生土長,粵語是母語,所以香港人對他親如子侄,毫無芥蒂,譽他為李惠堂、姚卓然、胡國雄的繼承者。演員喬寶寶、記者利君雅,都是南亞裔人,也毫無漢族血統;但他們操流利粵語,對香港文化有深入骨髓的了解,所以香港人也把他們當作自己人。

何謂港人,以文化為基

以文化為基,並非香港首創,華夏世界自古有之。古代講華夷之辨,孰漢孰胡,都是以文化為基礎。胡化漢種是胡人,漢化胡種是漢人,在南北朝時如此,隋唐時也是如此。香港人講本土,秉持的就是一個「別」字:不是說血統上和漢族有別,而是文化上跟大陸有別。在香港橫行肆虐的大陸人和大陸移民,在這意義上並非華夏子民,而只是胡化的漢人,等於是胡人。香港本土派有「民族論」之說,所說的顯然不是血統,而是文化。

現存的《春秋》是魯《春秋》,用魯國紀年,但兼寫列國。一方面標示本國與別國之別,另一方面上溯西周以還的文化傳統,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始終以文化為根基。上文說過:孔子本宋人之後,有殷商血統,但說「吾從周」。這話有千斤重,也是以文化為根基的鐵證。

西方民族主義興起前,閱讀文學、評論文學無分國族,後來才有英國文學、法國文學這類的自我設限。自此,與融會古希臘、希伯來文明的近世歐洲文明漸失聯絡。然後又有所謂「比較文學」,自詡打破舊傳統,不知一切本來就如是。從文化角度看,講「民族」,意念上容易與文化脫軌,而汲汲於血統的純正,少不免會自斷源流。西方講「民族」既已呈現這類偏離王道、橫生枝節的妄分妄合,後來者自無必要重蹈覆轍。香港講本土,講自主,昭然有古代華夏的傳統為基,更應以文化為主導,可免捨強取弱、捨本逐末之虞。

華夏公共倫理,見於家族傳統
華夏文化向無西方模式的公民社會,但有源遠流長的家族傳統。家族於古代有顯赫者,過了超過一千年也引為模範;而以古代顯赫者為楷模,就是以源遠流長的儒家倫理為典範:講智仁勇、講人畜之別、講孝悌忠信。這都是華夏人深入骨髓的文化精粹,而公共倫理就藉此文化基礎的興衰而或隱或顯。中共得天下,各種運動無間斷,華夏家族傳統徹底崩潰,更須倚賴地處邊陲但傳統得以維持的華人社群,方可謀文化復興。

讓香港人知道華夏文化的正溯在地理、政權的邊緣;讓香港人知道暴力的槍桿子只能馬上得天下,而唯有文化方可治天下;讓香港人知道華夏歷史中的治亂興衰,就是文明與不文明的角力;讓香港人知道文明可賴軟實力來降服野蠻;凡此種種都是啟蒙。相信不費一兵一卒而可以憑源遠流長的華夏文明去抵抗中共的粗暴,源於這種啟蒙。

(原文刊於第三十一期《熱血時報》,於2015年6月28日免費派發。請支持文化抗共,訂閱《熱血時報》: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regform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