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為什麼你們不能鎗口一致對外?

為什麼你們不能鎗口一致對外?



為什麼你們不能鎗口一致對外?


前天衝擊立法會的事件,毫不意外地導致了所謂的「撕裂」、「分化」和「團結」的爭論。基本上這並不令人意外,在遮打革命發生以來,我在示威區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冷靜點!我們不要被人分化,要團結一致我們才能嬴!」

團結。這的確是個值得思索的問題。

早在要民主黨「票債票償」,到2011年「左膠」開始被普及使用,然後2013年「本土優先是歧視」,到之前的「提防左膠散水、議員抽水」等,都總會有人說,你們的敵人是政府,我們先一致把鎗口對外!我們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

電影《蝙蝠俠:黑暗騎士》裡面,有一幕是這樣的。

當時檢察官 Harvey Dent 正在和 警艮 James Gordon 說有關貪污警察的問題。Harvey 認為應該要先處理掉貪污的黑警,更指出,他並不信任 James 身邊的警員。可是 James 卻持反對意見,認為應該先把黑幫送上法院。

也許 James 也覺得,為了打擊肆虐的黑道份子,應該先團結一致對付外敵,即使是黑警,處事方法不同都可以是我們的一份子。如果先行處理了黑警,可能會造成分化?在這個時候就不要削弱我們本就為數不多的人手了……

結 果是什麼,大家都記得的。他們沒有先處理貪污警察的問題,而是基於緩急輕重,優先通過了「丹特法案」(不執行審判直接羈押罪犯)。理據是,通過法案後,可 以根除葛咸城內的暴力及組織犯罪。而結果大家都知道的──Harvey 和他的女朋友 Rachel 分別被貪污的警察捉走作為人質,Rachel被炸死,Harvey 變成了雙面人,蝙蝠俠變成了「黑夜之神」。

世事沒有如果,無法得知如果當日先決定「安內」──先把貪污的黑警一網打盡,再「攘外」──推行丹特法案,結果是否會有不同。我只是疑惑,所謂的「緩急輕重」,是如何界定的呢?

你可能會說,虛構的電影情節不能作準,那讓我們來看看歷史。

戰國時代,當時著名的縱橫家蘇秦就曾經為了燕國的利益考慮,制定了合縱抗秦政策。當時憑他出色的口才,先後順序說服了趙、韓、魏、齊、楚五國一同抗秦。由於當時六國都害怕秦國的勢力,故此六國合縱聯盟很快就成立了起來,蘇秦成為了合縱聯盟的盟主,同時兼任六國的相國。

六個國家名義上是團結在一起抗秦了。可是最終一統六國的是秦國。那中間到底是怎麼了呢?不是為了相同的目標(抗秦)而團結了嗎?

是的,合縱政策在蘇秦英明的領導下,秦國的確有十五年不敢兵出函谷關,但合縱政策的缺點在於六國之間的互相猜忌及利益衝突。而秦國的縱橫家張儀正正就是看中了這一點,策劃了一個打拉結合的對外策略:

秦國先是把距離最近的魏國的佔領地退還回去,同時又往魏國遊說,遊說魏國和秦國搞好關係,結果魏國向秦國獻出上郡、少梁十五縣的地方,從此,秦國佔領了黃河以西地區,在地理上取得了主動的優勢。

對於燕國,秦王把女兒許配給燕國太子,以此拉攏。合縱聯盟很快就出現了裂痕,而秦國,亦藉此不花一兵一卒就獲得了更大的報酬。而隨著秦國運用這樣的策略愈來愈純熟,所得的利益就愈來愈多,韓、趙、燕、楚都在這種戰略下敗下陣來,爭相送土地給秦國。

而張儀亦同時到魏國進行臥底活動,暗中聯繫秦國出兵攻打魏國,而魏軍被打敗後,齊國見有機有乘,也來攻打魏國,觀津一戰,魏國大敗。

這時張儀就對魏哀王說,連親兄弟都會為了財產分家,六國之間矛盾重重,根本不可能真正團結一致,合縱聯盟最終定會失敗。為了魏國的利益着想,還不如依附在秦國強大的羽翼下吧。而魏哀王被說服了,背叛了合縱聯盟。

後 來張儀重施故技,對楚懷王分析齊、楚結盟的危險,鼓動楚國和齊國斷絕關係,並讒言如果楚國能關閉絕齊,秦王就會把六百里土地獻給楚國,並讓楚、秦聯姻,結為兄弟之國。而昏庸的楚懷王看在龐大的利益下答應了。而當時秦國說好了會給楚國的六百里地,則是被張儀一口咬定只有六里,當發現上當了後已經太遲了,齊國 為了懲罰楚國,便和秦國結盟進攻楚國。

楚懷王惱羞成怒,於是先後起兵討伐秦國,結果被秦、齊兩面夾擊大敗,失丹陽、漢中等地後,楚懷王組織反攻到秦國的藍田,被秦軍猛烈反攻之際,韓、魏兩國趁火打劫,結果楚軍背腹受敵大敗,秦國取得了漢中,加強了關中和巴蜀的聯系,而楚國最終只能割地求和, 從此元氣大傷,從此對秦國已不足為患。

張儀從公元前312年開始,就運用縱橫之術,相繼出使趙、燕、齊,讓東方六國紛紛與秦國交好。就這樣,張儀利用各個諸國之間的矛盾,或使其歸附於秦或拆散其聯盟,而蘇秦的合縱政策至此徹底失敗

彼此團結的一個大前提,就是合作的對象都有著基本的信任,理念和目標一致,互相幫忙求同存異,這樣才有團結的基礎。而更重要的是,彼此間並沒有利益衝突。合縱政策無法長久而最終被瓦解的原因,歸根究底就是利益作祟。

當時六國成員之間各懷鬼胎,有成員被秦國攻擊時,其他的成員國不是作壁上觀,就是趁機分一杯羹。當你在前門抗敵,你的盟友卻在後門放火的時候,是不是一開始就各自為政更好?

正如「團結民主派,抗衡建制派」這個理念已經存在了很久了,但卻從沒有實現的可能性,正正是因為各個政黨都有著選票的考慮,各個政黨都希望為自己爭取到更多的選票。當有著明顥的利益衝突,如何有互相合作和信任的基礎?

又正如所謂的「右翼法西斯」、「城邦本土派」,他們對遮打革命的立場很清晰:這是背水一戰,「不成功,便成仁」。他們不需要什麼階段性勝利。他們需要的,是得到「公民提名」和「廢取功能組別」。

但所謂的「知名社運人士」(所謂的「左膠」),他們卻是以「道德感召」作招徠,他們要的是「讓公民覺醒」、是「把運動的種子播出去社區」、他們不介意退場,不介意示弱,只因為他們期望「下次還見到大家」。

除了雙方的目標和期望不一致,雙方亦無法建立起信任的基礎。當一開始明言「不會主導這個運動」的人,開始改口為「大台已經成立,不明白點解仲有人要挑戰呢個 大台」;當所謂「勿忘初衷」、「堅持到底」的人,都在撰文要示威者思考縮小示威區,都在思考著退場的機制;當口口聲聲要升級行動的人,築起人鏈阻止其他參與者去升級行動,當升級行動的人需要支援的時候對其視而不見,甚或明言要把他們交給警察,然後口口聲聲指責衝的人都是「鬼」和「搞事份子」的時候……什麼都還沒爭取到的我們,可以如何去信任,這些人真的會和你們一起留守直到政府肯讓步,而不是在半路中途把你交出去?

看到這兒又會有人來說我搞分化了:小妤你這個熱狗想騎劫嗎?三子是第一個提出佔中這個概念的呀。雙學當初衝入公民廣場,才會有這個「雨傘運動」呀。你怎麼可以說他們是別有用心?

既然如此,就容許我來翻一下舊賬。

從928施放催淚彈,到10月3日旺角被暴徒圍堵,到示威者被光明磊落,到學生被爆頭打至骨拆,金鐘「大台」的反應是什麼呢?叫人「棄旺銅,留金鐘」。

然後當旺角的市民堅守,捱過了一次又一次的衝突後,這些呼籲「勿忘初衷,遠離旺銅,留守金鐘」的組織,就巴巴地走過來,聲言要重奪旺角的話語權。

我真想問一句,當在打仗,將軍在士兵需要人解圍時不顧士兵死活,帶隊離場讓餘下士兵孤軍作戰,及後士兵成功守城後就聲稱要來接管這座城的將領,真的能相信嗎?你真的還可以和你合作?那如果雙學三子的所作所為無法取信於示威者,如何能團結?

「先安內,後攘外」,這是歷史血淋淋的教訓。

現在香港的遮打革命,正正就是處於「外憂內患」之境。我們是不是還要抱著「要團結所有人,先包容一下異見人士,先一致鎗口對外」的迷思,然後讓歷史的錯誤重演一次?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