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屋企人在上水的交談

與屋企人在上水的交談



話說筆者同屋企人一齊去北區嘅上水探親戚。一講到上水,相信「水貨客問題」、「大陸化」等等詞彙必然立刻出現喺大家嘅腦海入面。小弟屋企距離北區甚遠,返學、返工、約人等等,都唔會去到嗰邊。簡單嚟講,小弟可以話係十年都唔去北區一次嘅人。

一落車走圍行去搵目的地,上水俾我嘅第一個感覺係「非常陌生」,第二個感覺係「唔似係香港」,第三個感覺就係「住呢度嘅人一定係日日都病!」。當然,我都知道不論係大街小巷,抑或大小商場,都出現好多藥房同化妝品店,主要對象係大陸人。而上水點解變成咁,就係因為呢個港共政府同佢嘅抓牙放縱水貨賊!

本來周街都係藥房、化妝品店,都可以算,偏偏喺上水嘅街頭或者商場,你每行五步就會見到兩三個大陸人踎喺地下,霸住晒條行人路,打開晒個行李喺度塞水貨入去,我甚至見到有職員同個大陸人一齊踎喺度幫手執野,見到咁嘅狀況真係情何以堪!

呢個時候,就係我老豆出場。事先聲明,我唔清楚我老豆嘅政治立場,我只知道佢係好憎689、支持佔領行動,同埋係強烈反對港獨。對於小弟支持港獨,佢係表示「極度遺憾」同「唔知我入咗大學學過啲乜,點解可以有咁嘅諗法」。另外,基本上佢嘅工作同收入係同自由行消費、購物係冇關係。

老豆︰「呢啲(指住踎喺度嘅大陸人)係咪就係嗰啲所謂嘅水貨客喇?」

我︰「係呀,我當佢地係水貨賊。」

老豆︰「點解你要話佢地係賊?」

我︰「吓?唔係咩?佢地恃住自己有錢就喺度搶掠我地嘅資源,唔係賊咩?」

老豆︰「點解你諗野可以咁偏激?咁你點樣定義賊先?」

我︰「你要我定義咩係賊係冇意思架喎,我只係根據一個客觀嘅事實做出一個主觀嘅判斷,佢地嘅行為令我覺得佢地係賊。」

老豆︰「你呢啲叫做主觀?而家佢地做過啲咩先?」

我︰「佢地咪就係落嚟香港走水貨、走私漏稅、不斷掃貨推高日常用品嘅價格、又搞到啲租金貴咗……」

老豆︰「你點可以咁樣話人!?呢個係自由市場,人地要買啲咩你做咩要阻止人?就算啲野貴咗都唔關啲內地人事架,係啲舖頭唔啱之嘛。你做咩要話啲內地人係賊!?」

我︰「啊,咁如果你覺得佢地咁做係冇問題嘅,咪 okay 囉,咁我覺得佢地好有問題,我覺得佢地係賊,呢個係我嘅睇法,做咩要搞到好似我要認同你嗰套先啱?係咪要感謝佢地落嚟消費、振興經濟?唔駛講佢地對經濟造成嘅破壞架喇!」

老豆︰「好喇,咁如果調番轉,你俾人話係港燦,你又會點?」

我︰「吓,冇問題架喎!隨便!如果我周街屙屎屙尿、周圍大聲喧嘩、隨地吐痰,你咪叫我『港燦』囉。」

老豆︰「唉,你咁樣諗你冇辦法出嚟社會做野。好喇,如果第日做野,你老闆係內地人,你唔通又唔做喇喎?如果你有同事係內地人,你唔通又話唔要同佢合作呀?你咁偏激你一定冇可能出嚟社會做野。」

我︰「吓,我有咁講過咩?如果我上司係大陸人,或者我同事係大陸人,我覺得冇咩問題架喎。但如果佢地冇啦啦走去走水貨嘅話,我就會指住佢地嚟鬧囉。」

老豆︰「你咁樣諗一定唔可以住上水。」

我︰「係呀,我都覺得自己唔適合住呢度架。」

老豆︰「即係如果你係住呢度嘅話,一係就你打人,一係就你俾人打囉!」

我︰「梗係啦!」

老豆︰「你睇下你幾偏激!」

我︰「吓?我話我梗係會俾人打,就係偏激?」

老豆︰「係呀,就係因為你偏激所以先會俾人打。」

我︰「嘩,我俾人打,都係我嘅問題,咁得啦。」

老豆︰「……」

唉,其實香港呢個地方真係好可悲,有一班渴望追求民主、自由、獨立嘅人,但同時又有一班人明明俾人蝦緊都仲要覺得冇乜野,仲要喺追求自由嘅道路上拖後腿、批評幫緊大眾爭取權益嘅義士。

當然,對於香港獨立建國嘅追求,小弟係沒有灰心,因為我知道,當革命爆發嘅時候,嗰班明明俾人蝦緊都仲要覺得冇乜野嘅人,係唔會出聲,唔會走出嚟阻止,因為佢地只會喺屋企對住個電視機講︰「唉,呢班人又出嚟攪攪陣!」到革命成功之後,佢地咪又係一樣咁樣過生活!只係唔再生活喺港共極權統治下,而係喺一個自由、開放嘅香港,但一樣隨遇而安!


讀者回應